第六章 暴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明明定好昨夜定时发布的,结实早上发现没贴上……

    ---------------------------------------

    自侯歪嘴明白对李氏有意,桃花便处处针对她们,不是辱骂清儿是个傻子,便指桑骂槐得讲李氏不贞。

    “明明就是娼/妇,非装得跟节妇烈女似的!装给谁看?在这还是把那收起吧!半推半就,谁都懂。只不过别玩得太过了,惹恼了他,吃苦头的可是你们娘俩!”她脸上的羡慕嫉妒恨,却瞒不过人的眼睛。

    清儿恨不冲上去给她几个耳光,偏偏碍于自己傻装的理由,施展不得。

    可任凭她辱骂娘,她又不甘心,干脆利用装傻报复。时不时得与她撞不念旧恶满怀,上、手上的的脏印“不小心”沾到桃花的上。

    “阿呀!人家刚才换上的衣服!”听着桃花的残叫声,清儿说不出的痛快。

    更有一次,她用针挑破桃花凉晒衣物的缝线的关键处,桃花的衣服慢慢开线,很巧得让她当着客人的面衣不遮体。

    小惩恶人的感觉超爽!

    海城驿馆的驿丞孙富财正在驿馆里味茶,盘算着最近流进腰包里的油水。想到再有半年,他就可能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界,不由得美滋滋地哼起了小曲。“小娘子正是二八好年华……”

    “老爷、老爷……”孙富财的贴仆役孙小宝急匆匆地闯进来。

    “何事慌里慌张的?”雅被打断的孙富财不觉沉着脸。

    “侯……侯歪嘴被打了!”一时急孙小宝喊出了绰号。

    “被打了?谁打的,因为何事儿?”孙富财倒是不是在乎侯歪嘴的生命,他是怕侯歪嘴得罪了某位贵人,连累到他……

    还有半年他就要走了,在这个当口,他可不想惹同什么祸事,他可是花了大把大把的银子,才……

    “前头带路!”孙富财再也坐不住了,不等他说明,直接起出去。

    还未来到驿馆大厅,就听到侯歪嘴撕心裂肺的残叫声。“啊――饶命!好汉爷……”

    孙富财一惊,再联想到侯歪嘴平里得意的样子,不由得紧走几步。看来侯歪嘴是得罪硬茬了!

    他一只脚刚踏进大厅的门槛儿,就看到三、四个大汉正围着侯歪嘴拳打脚踢,而躺在地上的侯歪嘴正捂着头连声哀求。“饶命!饶命!”

    待孙富财定惊仔细打量,发现这些大汉的衣着打扮象是离海城不远的驻军将士。“几位军爷消消气,请几位慢动手!”

    几人齐齐停手,回头看向孙富财。

    “在下是海城驿馆的驿丞,几位如有不满尽管对在下讲,这奴才惹有得罪几位军爷的地方,在下绝不饶他。”孙富财躬行礼,小心的陪着笑脸。

    领头的一个红脸大汉淡淡地回头扫了一眼地上的侯歪嘴,对旁边年轻的小伙子使了个眼色。“小五,让他长点记!”

    “大哥,瞧好吧!”小五兴冲冲地挽起袖子,话音未落,他的脚倒是先落下了。

    只听得,“咔嚓――”什么东西被踩断了。

    “啊――”侯歪嘴疼晕了过去。

    看着侯歪嘴变形的手臂,孙富财倒吸了一口寒气。下手也太狠了!偷偷地擦了擦额角的细汗,挂着笑脸。“几位军爷楼上请,今儿个让在下好酒好菜给几们陪理、道歉!”

    同时对后的孙小宝使了个眼色,让人把侯歪嘴抬到后面。

    解了中的怒火,几位大汉的脸色才微微好些。方才的红脸汉子这才抱拳,自报家门。“海城大营提督郑汉阳,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郑兄客气!里面请!”

    几杯水酒下肚,红脸汉子郑汉阳才借着几分酒气,冷冷地说道:“前几我们兄弟几个听人讲到海城驿馆里有个侯歪嘴,说是在驿馆里横着走!流放来的女婢只要她看上的,没有他沾不得了。”说完他气恼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孙富财看着从他手中漏出的酒杯碎沫,脑子嗡一个停住,举起酒杯掩示尴尬,差点找不到嘴在哪儿了。“咳咳……”

    “驿馆里的闲事本轮不到我们兄弟插手,可是……”郑汉阳猛一拍桌子,“实在是欺人太甚!”

    桌上另几位的脸色也愈发得难看,眼睛圆睁,像是要生撕了某人。孙富财抖着袖子拭了拭额角的汗水。“小弟这个驿丞如有不当之处,几位但讲无妨,若那恶奴有得罪各位之处,生死旦凭几位仁兄发落。”

    他的几句话说出来,才让几位的脸色稍霁,郑汉阳才又道:“旁人如何,咱们兄弟不关心,可那恶奴千不该、万不该想沾镇北将军的遗孀!”

    孙富财心中一震,镇北将军的遗孀!心下暗骂侯歪嘴胆大包天,那也是他一个奴可也惹的?

    虽说镇北侯被判斩立决,可大宋的百姓哪个不知他是大大的忠臣?不知他是被人所害?更不要提镇北将军在大宋军营中的威名……

    “就该活剐了那男!”小五怒目圆睁,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其他人深以为然的跟着点头!

    孙富财那个悔,怎么就没防备,让那狗奴才闯出这等大祸。“是该活剐了这狗奴才!想要他的命,轻而易举。只是……那奴才也是登记在册的,怕真惹出其他……连累了几位仁兄及李将军家眷。”

    偷眼见几人并未反对,孙富财才又讲道:“从前是在下对李将军家眷照顾不周,打此刻起,只要我孙某在海城一天,一定在力所能及之内,对她们照顾周全!至于那恶奴,在下也会打上几十棍,让他再不敢有半丝邪念。如他再有不轨,在下第一个不饶他!”

    郑汉阳心中虽有不甘,可也只能如此,万一真闹出人命,报到上面,他们受连累是小,只怕有心人再盯将军家眷。只得无奈得点了点头,“我们皆是粗人,不懂那些朝堂上的弯弯绕,只知道是谁领着咱们出生入死,赶跑鞑靼,保家卫国。便是英雄,咱们从心里敬着!今儿个孙兄能如此大义,咱们几个替她们娘俩敬孙兄一杯,一切就拜托孙兄了,干!”

    “干――”

    好言好语、好酒好菜,终于把几位爷哄住了!

    吁――

    恭恭敬敬地送走郑汉阳等人,孙富财再压不住心中怒火,怒冲冲地来到侯歪嘴住的院子。“来人!把侯天宝拉出来!重打二十杖!”

    大夫才接好侯歪嘴的断臂,他正躺在上哼哼,脑子里却不停地猜想,是何人对他使坏。却听到老爷在院中的怒吼,吓得他一惊!

    “饶命呀!老爷――”被拖到院子里的侯歪嘴早就没了往的威风,一边向上求饶,一边用眼神威胁院中的仆役。

    见半天无人下棍,孙富财真得急了。“怎么没人动?难不成如今海城已是侯老爷的天下了?都反了天了!”

    侯歪嘴暗道不好,只好收回眼神,低头规规矩矩地跪在院里,再不敢有任何异动。这时仆役才上来架起,举棍准备行刑。

    “狠狠地打,哪个偷耍滑重打五十杖!”孙富财坐在院子当中,品着茶看着他们打板子。

    老爷跟前,哪个不敢做假,再想到侯歪嘴平里的嘴脸,下手时都用了十二分的力。

    “啊~~”侯歪嘴的残叫声在昏暗的夜色中显得愈发凄惨……

    直到打足二十棍,孙富财淡淡地屏退左右,扫了一眼面色如菜的侯歪嘴。“心中不服?”

    “小的……不敢……”侯歪嘴恨得咬牙切齿,可脸上却不带半分。

    “若不打你二十棍,只怕明儿个你的尸首便会被丢到乱葬岗喂野狗了!”

    “啊?!”侯歪嘴惊恐地抬头,“老爷……”

    “你吃了豹子胆了?连李铭远的妻女也想沾手,是不是疯了?”孙富财抬手将茶碗扔了出去,“你长几个脑袋?”

    侯歪嘴一怔,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那对握在他手心里的母女,居然还有……

    “要想保下自己的狗命,早早歇了你的那份心思,不然下一次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孙富财冷冷地甩袖了而,心中对侯歪嘴生了几分厌弃,看来是得再寻个贴心妥当的下人了……

    侯歪嘴呆怔地跪在地上,回想几位大汉的狠决,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把命丢了……

    想到李氏和她的傻女儿,侯歪嘴恨不能啖其,可上的痛,又让他压上恨意。

    “等着瞧……”其仇不报,他侯天宝誓不为人!

    正当清儿和李氏想着要如何应对侯歪嘴和钱婆子的刁难时,突然一,一切莫明其妙地变了!

    李氏的活计比原来少了一半,她们娘俩的饭菜也比从前多了一倍,甚至钱婆子和言悦色的言语里竟带着几分讨好。侯歪嘴也没再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一切变得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清儿甚至可以在其他人眼中看到艳羡。

    一定是有人相助,可会是谁呢?

    某,趁着钱婆子心大好时,李氏向她打探原尾。

    “人比人……唉!”钱婆子感叹道:“大妹子是个好命的,虽说没了男人,可还是能占到男人的福。也不知怎么就得信儿,海城大营的军爷听说侯歪嘴纠缠大妹子,一下子来了四、五个军爷,进驿馆不由分说就暴打了侯歪嘴!连手臂都打折了,后来又被老爷打了二十棍,现在还在上躺着没好!大妹子就是有福得……”

    听着钱婆子亲得叫大妹子,李氏与清儿却纳闷了。海城大营怎么会得到消息?

    清儿总觉得每天早上出入驿馆后院的独臂张三有些来头,看他的行事作派象是个军人,难道是她的哥哥们派来的?

    她有心刺探,可又怕露了底。每次她的眼神稍在张三上打量,就会引来他意味不明的目光……

    好敏锐的感觉!在没查明他的底细之前,绝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