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诉相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你就是石大海?”白书轩面无表地看着北辰昊海,可语气里却带着几分不满。

    北辰昊海微讶,挑了挑眉,还是拱手行礼。“若写信之人是我家娘子,我便是她口中的石大海。”

    白书轩只觉着他口气有些狂妄,倒也没听出他话语间的深意。看着面前英武、俊逸的男子,他挑不出半点不满。只是一想到外甥女高贵的份竟草草地嫁了,白书轩就不由将满腹的忿懑迁怒到他上。

    白永年的心同父亲有几分相似,虽说他与清儿才相认,可自小他就是家中唯一嫡子,与府中庶弟、妹不亲。难得有了一个他看着顺眼、想疼的妹子,却已是眼前人的妻。他妹控的心理生生被人插了一脚,心里如何会舒服?

    对于白氏父子淡淡地不满,北辰昊有些摸不着头脑。说起他们是素昧平生,何以对他怨念丛生?

    “不知白老爷叫石某来是……”北辰昊海不打算绕圈子,“我家娘子,她现在哪里?”

    “你娘子姓甚名谁?”白书轩瞪着他,“到白府寻什么娘子?”一时气恼话也讲得辞不达意。

    北辰昊海苦笑,“白老爷怕是弄错了,石某是白老爷请来的。既然白老爷弄错了,石某告辞!”讲完,便抬腿便走。大不了,爷今夜再闯白府,翻个底儿朝天,也要找到清儿。

    “站住!”白书轩气得面色大变,可想到内院望眼穿的清儿·他只得强压怒火。

    “见长辈竟是如此态度,还想迎娘子回家,简直痴人说梦!”

    “这长辈,石某可不敢乱认!未见到娘子,在下实在不敢乱认亲。万一找错了人,这乱认官亲的罪名,在下可担不起。”既然成不了座上宾,北辰昊干脆摆出一副无赖的作派,收脚回闲闲地站着。

    “你······你······”白书轩手指着他·气恼得半晌讲不出话。

    白永年连忙在一旁劝解,“父亲小心气大伤心,有事慢慢讲!”

    “瞧瞧,就他这副样子、出,如何是囡囡的良佩?”白书轩点指北辰昊海,满腹的不满。“由我这个舅舅作主,让囡囡同他和离,另外为她寻良人,定比他好上百倍、千倍!”

    “旁人如何石某不管,可哪个要拆离我同娘子的姻缘·作梦!”北辰昊海也恼了,恨不能立刻拆了白府。

    “这个梦,老夫今儿就做了!”白书轩也老当益壮的顶了回去,二人势同水火地大吵。

    何氏正陪着清儿说话,眼见时间不早,可前面一直没有消息,二人等得有些心焦。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孙嬷嬷慌里慌张得进来,“不好了,夫人。老爷和石大海吵起来了!”

    “啊?”清儿同何氏惊呼着起·清儿匆忙便要往外跑,结果一把被何氏拉住。“舅母——”

    “这副打扮去哪儿?”府内人多嘴杂,她这尼姑装扮一出门·明个儿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白府里藏着一个尼姑。

    “这可如何是好?”

    何氏皱了会儿眉,眼睛一亮。“孙嬷嬷,快去取帏幔来!”

    清儿带着帏幔赶到前厅,才踏进院子里,就听到厅堂里传出的对吼声。听出熟悉的声音,清儿加快脚步。一进门就见北辰昊海正对着白书轩大吼!

    才要喊他的名字,忽然想起她昨天讲的慌言,只得半路改口。“大海……”

    前一刻还在嚣张的北辰昊海·听声立刻被定住形。呆愣着回头·入眼得却是白色的帏帽。“清儿?”

    清儿抬手除去帏幔,眼前一晃·人已经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清儿,可算找到了!”

    也顾不得旁边有人·二人紧紧得抱在一块。“这成何体统·……”白书轩才要挑刺儿,却被何氏拉了出去,其他也跟着退出来。

    “小夫妻两个久别重逢,又经历生离死别,就让他们单独呆一会儿!”何氏却瞧着北辰晨海很顺眼,人看着虽冷薄,可他对囡囡却极好。“看着气庶不凡,对囡囡又好,蛮不错。等会儿,千万别再吵了。省得让囡囡夹在中间为难!”

    “咳咳······”白书轩轻咳着找回斯文人的儒雅,淡淡道:“哪个同他吵了,那是在辩!省得他以为囡囡没有娘家撑腰,错待了囡囡!”

    “看来还是老爷深谋远虑…···”

    “哼!”

    靠进熟悉的怀抱,清儿忍不住幸福地轻叹,她已经思念太久。抬头才要看他,却被他紧紧的吻住。

    想到厅堂还有外人,清儿轻轻地挣扎,结果却被他紧紧地抱住。才想开口,他的笑窜进去,勾引她的香舌,夺走她的呼吸······直到她快要窒息时,他才依依不舍ˉ地退出,唇却还留恋地在她的唇上轻吻。

    “这不是在梦中吧?”清儿低声呢喃,双手紧紧巴在他的上,怕一松手,就会从梦里醒来。

    “不是梦!”说着,他将子贴得更近,她甚至能感觉他下的变化。

    清儿捶了他一下,羞红着脸颊靠在他怀里。低头时正看到灰色的长袍,还恍然想起自己尼姑打扮和剃得流光的头。

    她重新抬起头,眼睛盯着他,四目相对,看得异常真切。“我现在是个地道的尼姑,还剃光了头……”说着她拉下帽子,露出雪白头皮。“这副模样……嫌弃不?”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涌出更多的是心疼。“清儿···…报歉!是我无能,未能护你周全……天下第一美人纵然是光头,也是天下第一美!你若介意,我立码剃了头发同你作伴。”他甚至从腰间拔出匕首。

    “不要!”清儿拉下他的头,“还想来个和尚配尼姑?小心包子不认你这个爹!”她看得真切,只有心痛,没有半点厌恶。

    “只要你认便好。”北辰昊海捧着她的头,在她光洁的头皮上重重地吻了一记。

    清儿嘴角带着笑,眼里却是泪花在打转。“讨厌!”

    二人又耳鬓厮磨了一会儿,北辰昊海才想起刚刚的无关人士。“那白老爷真得是你舅父?”

    清儿这才想起边还有旁人,挣扎着要推开他,他却不肯松手。“他们早就退出去了,才想起害羞,是不是太晚了?”

    清儿抬手在他腰间想掐块软,结果都硬邦邦的。他抓住她搞弄的手,沙哑的声音在她耳低语:“娘子莫急,晚上为夫一定好好疼你。这是正厅,实在是不方便……”

    她再一次被他大胆言辞,羞得满脸通红…···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