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送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没了?”太子妃金棠惊骇地从榻上跳下来,动作太不小心牵到了肚子。“哎哟!”她捂着肚子又跌回榻上。

    “小心些,如今是双子了,还如此不小心。要不要找太医看一看?”苗氏紧忙上前扶她坐稳,“才过三个月,可大意不得。”

    “不要紧······”太子妃忍着痛,“娘,快将这前因后果讲一遍,人不是在静月庵里,怎么就没了?”

    “夜里头有人闯进去,把人给掳了!”

    “掳走了?”太子妃捧着肚子,怔忡了一会儿。“娘,会不会是太子……”

    勾引不成,急不可奈得掳人若是让他发现口处的······

    看着太子妃苍白透明的面色,吓得苗氏紧忙开口解释。“不是太子!原来太子一直派人守在庵外,结果还是让转了空子。如今满城都在找人,不是太子!”

    “真得不是太子?”太子妃还是有些不信,得了苗氏的一再肯定,她的心绪才慢慢平定下来!“始终是块心病…···”心才放松,她便觉着小腹隐隐做疼。

    苗氏查觉她有些不对,连忙对外头喊。“来人!请太医,快来人!”

    太子妃怀孕才满三个月,竟见了红,太子内院顿时慌作一团,太子妃怀得可是太子的嫡子,哪个敢大意?驻守太子院的当值太医被找来,一阵针灸、服药后,况才算稳定下来。

    太子也得信匆匆从外面赶回来,“太子妃现在怎么样了?”太子妃肚子里的嫡子·对他太重要了。

    苗氏从房里退出来,给他见过礼。“见过太子爷,太子妃已然无事。”

    太子见到苗氏一怔,“岳母也在,海棠她······”

    “太子妃已无大碍,不过后要卧静养,容不得不得半点马虎。”苗氏提着心,就怕太子看出什么。“府中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太子点了点头·便走进屋内探望太子妃。

    苗氏慌慌张张得出了太子院,坐上马车回府,一路想起方才自己女儿受得苦,越发觉着清儿留不得,纵然后有什么因果,她一个人担着。

    太子见太子妃无事,便坐在她边,轻声安慰了一翻。“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就动了胎气?是不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惹你动气了,要不要本太子给太子妃出气?”

    “多谢下!棠儿只是动作猛了些·往后多加注意便是。”太子妃眼中含,看向太子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这几下忙进忙出,可是有大事发生?”

    “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找个从本下手里逃出来人。”郑不想讲太多,只轻轻地带了一句。

    “那找到人了?”金海棠低头轻昵地拉着他的手,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不提她了,有没有特别想吃的?”太子一语带过,同金海棠亲密地说起了悄悄话。

    “囡囡,昨夜睡得可好?”白书轩看着还是一副尼姑装扮的外甥女·心中泛苦,又不知该如何安慰。

    清儿见他为难,便开口替他解为。“多谢舅父·一切都好。舅母把清儿照顾得很好。”

    昨晚饭时,她同舅父等人见过面。为了保守秘密,全府上下知道她的,除了舅父、舅母、表哥白永年,就只有孙嬷嬷和白福管家了。对于这个舅父,虽说还很陌生,但还是能感受他的亲切。

    白书轩点了点头,“那就好!”

    “舅父·清儿想出去……”

    “万万使不得!现在太子正满京得找人·现在出去等于自投罗网。”白书轩连连摆手,“等过上一阵·外面的风声过了,再让舅母陪你逛一逛京城。”

    清儿无奈地点了点头·白书轩猛然想起。“囡囡想出门,可是要见什么人?前晚夜闯静月庵的是……”

    “是我夫婿!”清儿没瞒着白书轩,不过也没打算完全讲实话。“夫婿打听到我的下落,找了几个要好的兄弟,想要救我出去。

    没想到倒让舅父给救了!”

    “啊?”白书轩拍了一记大腿,“舅父竟坏了你们夫妻团聚!”

    “这也不怪舅父,误打误撞地倒让咱们相认,坏事变好事!”清儿淡淡一笑,此刻说谁对谁错无事无补。

    “在怕外甥女婿正到处寻你,是不是该给他送个信?”白书轩以为北辰昊海是个草莽出,不过为绿林人,能为救妻子出生入死·不失为一条好汉。

    “那就有劳舅父往胡市寻石记商行送封信,也好让他放心。”清儿掏出好早已写好的信递出去,“这事只能让白管家亲自走一趟。”

    “原来囡囡早就写好了?”白书轩接过信,忍不住拿她打趣。“外甥女婿姓什么?哪里人士,家中还有什么人……”

    “他姓石,名大海,是石记商行的护卫小头目。赤焰人,家中还有几个兄弟,外甥女与他成亲近两年,还生了个大胖儿子。”想到包子,清儿的眼神满是慈

    “囡囡还当了娘?”白书轩做梦也没想到,“那个石大海,对你可好?”

    “大海虽说面冷,不善言谈,为人却很好。”不得已,清儿只得给北辰昊海起了个假名。不是她有意假舅父,只是她和他的份都太过敏感复杂。

    “人好就好!”虽说觉着有些委屈自己的外甥女,可总算嫁人生子,终也算有了依靠。“干脆让白福把人请到府里来,舅父正好见一见。”

    清儿点头,白福去送信,白书轩并让何氏准备晚宴客招待客人。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他才拉上儿子同清儿秘谈。

    “往后囡囡有何打算?”知道清儿成家,白书轩的计划就要做出相应的变化。“那苗氏和那个假太子妃……这仇咱们不能不报!”

    “舅父,太子妃就是太子妃,哪里有假?”清儿可不想当什么太子妃,“那么高贵之人,岂是我一个平民都攀扯得上的?”

    “那仇?”白书轩不甘心就此放那过仇人,“害了人,还能享受荣华富贵,天下岂有这种美事?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一向温和的脸上露出绝决的狠厉。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清儿摇了摇头,“眼前敌强我弱,不如避其锋芒,后再徐徐图之。一刀杀了他们太便宜了他们,不若咱们好好地活着,活得比她们长久。再时不时得送信问候他们,让他们寝食不安,时刻放在火上烤,岂不更痛快?”

    “这倒是条妙-计!”白永年满脸欣喜。

    “不过要实施这条妙计,必须先有一条。”清儿用帕子抚了抚手心,“白家先要安全出京……”

    “啊?”白书轩一怔,虽说他早有离京之意,不过仇不报了,为何还要离京?

    “知道他们底细的人不多,白家最清楚内。只要白家在一天,他们便不能安宁。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对白家下毒手。要赶在他们下手之前离开!”白家这门亲虽才认,可她不能看着白家再被害。“再则万一事败露,难保不被皇帝适怒,不如借机由明处转到暗处,也便宜行事。”

    “表妹果然深谋远虑!永年佩服!”白永年连连作揖,逗得白书轩和清儿都撇嘴偷笑。

    另一边,白福拿着信进了石记商号。“石大海可在贵商号?”

    “石大海?”石权一怔,这几天怎么竟有怪事。

    不是上门买药,就是来早什么石大海。转念一想,莫非又是王妃……“不知贵客要找什么时候人?”

    “我家主子有封信交给石记商号的石大海,您是······”白福与石权见礼。

    “在下是石记商号的掌柜石权,不知何否将信给在下看一眼。”虽说有些冒昧,石权还是开了口。

    白福顿了一下,还是递上手中的信。一看到信封上的字,石权差点蹦起来了。“这信……是给石大海的?”

    “对,是给石大海的!难道石大海不是石记商号的护卫?”见到石权异样的兴奋,白福心生疑惑。“我主子还要请石大海过府上相见,不知······”

    石权虽不知清儿隐瞒主子姓名、份的原因,可还是点了点头。“没错!没错!石大海就在后面,请稍候!”

    白福再一次偷瞄跟在自己后的北辰昊海,看他的衣着平常,倒还像是个护卫,可看他的气度、作派却没有半点儿莽汉的影子,隐隐还带着几分贵气。而他上的功夫,他也看不透!

    深不可测!这样一个男子,会是小小的护卫?

    他还真看不懂了!

    北辰昊海只顾着要同清儿见面,白福一路对他的打量,全然没放在眼里。他满心疑惑,清儿与白家又是什么关系,她怎么会出现在白家?

    清儿信上只写,她找到了亲人,难道这白府就是她口中的亲人?前途未明,石权本想陪同一起来,都被他拒绝了。他要见清儿,纵然明知可能是陷阱,他都要走一遭!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过刀山火海,他也要见上一见!

    白福引北辰昊海进了白府,才进到正厅便看白书轩、白永年早已在些等候。三人相见,谁也没说话,倒是互相打量了许久。

    “你就是石大海?”

    *记住牛书院*本站正确网址www。nppsy。com把。改成.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