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忽悠、再忽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我终于回来了!时间是挤出来的,会努力更的!谢谢亲们的支持!

    清儿会在阳光直照的树下,冬(日rì)午后的阳光,照得人浑(身shēn)暖洋洋的。她(身shēn)后的大树至少有近百年的树龄,三、四个人才能围住的树(身shēn),直好把她纤细的(身shēn)体挡得结结实实。

    从不远处的石桌边看过去,哪里能看到人影?石桌边的主仆二人,只当四下无人,声音毫不顾忌地说起了私密语儿!

    “姨娘莫要担心,这庵里的菩萨格外灵验,定能保姨娘早(日rì)生下公子!”听声音,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小丫环,言语间带着明显的讨好!

    “姨娘!姨娘!姨娘长在嘴上扯不去了,是不是?”那个清儿听着似曾相识的声音却满是怒火,明显不忿,不知是对着她的丫环,还是为了姨娘这个(身shēn)份。

    “翠儿该死,请夫人责罚!”清儿听到丫环将头叩到地上的响声,不自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同样的皮(肉ròu)包着骨头,怕已经磕破了皮,见了血。

    “嗯······”那个姨娘这才满意的应了一起,懒懒得说道:“起来吧!这次就不罚你了,不过不许有下一次!”

    “谢夫人开恩!”丫头又叩了响儿,不过她低下的脸上是明显得不屑。

    “嗯······私下里倒也罢了,人前可不能…···”姨娘语说间明显带着警告的意味,想来府中的女主子也不是个软弱可欺之辈,她也就在背后·在一个丫环面前摆主子的谱儿。

    越听越觉着耳熟,清儿皱着眉思量了许久,答案似乎就在嘴边,却怎么也想不起。若是她转过大树,看一眼那位外强中干姨娘的模样,定会吃惊不小。

    这位姨娘不是旁人,正是当年海城驿丞之女孙佳音!想当年她随家人来到京城,顺里成章的成了陈家树纳的贵妾。以她卑微的家世,竟被陈家树看中·倒是引来一阵不小的议论。

    后来不知打哪儿传出一些谣言,说孙佳音并是驿丞的亲生女,是义女!至于她的(身shēn)世也极为曲折,影影绰绰间竟指向镇远大将军府……

    联想到陈家树曾经同李清儿定过亲,新婚后不久又撇下新婚(娇jiāo)妻去海城……回来又莫名其妙-得娶了小小驿丞之女······

    一切似乎杂乱无头绪,可又象是有迹可寻。非常文学再加上陈家孙姨娘平(日rì)极少出门,真正见过她容貌的人又少之又少,不知不觉竟做实了她传说中的(身shēn)份。

    扣在陈家树头上“薄(情qíng)人”、“负心汉”的名头也被揭去,与他交往的儒士、世家子弟,无不伸拇指胜赞。他对孙姨娘更加的宠(爱ài)·不知是移(情qíng),还是真得对她生出几分真(情qíng)。

    纵然是宠(爱ài),他也不敢真得让孙姨娘越过正室秦氏,一个有半个月歇在秦氏屋里,有十天是在孙佳音的屋里过夜。秦氏成亲多年一直无所出,倒是孙氏生下一个女儿,之后有过二次(身shēn)孕,却都没有保住。

    经过两次流产,孙佳音的容貌大不如前,虽用脂粉遮盖·可颧骨上淡淡的斑印还是清晰可见。秦氏又极为体贴得将自己的贴(身shēn)婢女送予陈家树做了姨娘,孙氏的地位受到了危险。

    对于两次莫名其妙-得流产,孙氏一直怀疑是秦母动得手·可没有证据……顾忌到秦氏的后台,她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愈发得小心,急于生下儿子,真正在陈家立住脚!听闻静月庵的菩萨灵验,她这才领着丫环,烧香祈福。

    翠儿看着陷入沉思的孙姨娘,满腹不忿,想她是陈府的家生子·运气不佳被分配到姨娘的院子。前途无望·还要时不时得受孙氏的责罚……

    看看天色,翠儿只得大着胆子提醒道:“姨娘······天气不早了·不如给大小姐求张平安符……”

    提到自己(身shēn)上掉下的(肉ròu),孙氏皱了皱眉·眼神中是掩示不住的嫌弃。明明是她生的,名字却被陈家树有意叫成清儿。

    陈清儿!

    她的女儿竟和一个痴傻的疯子同名!每每想起,就觉着(胸xiōng)口堵得慌,连带她看着女儿也不喜。不过陈家树却对膝下唯一的女儿,痛(爱ài)有佳,当着他的面,她这个娘当然也不能差,暗自盼着早早生个儿子傍

    “是该回去了!”孙佳音有气无力地扶着翠儿的手起(身shēn),二人才从石桌旁走下来,抬头猛见眼前立着一个人,惊愕得抚住(胸xiōng)口。“啊……”

    孙佳音惊恼不已,才要怒喝,却见一位尼姑手打无量,挡去她们的去路。“小师傅这是······”她强压怒火,语气不善地问道。

    “阿弥陀佛!请施主见谅,是贫尼莽撞了!”来人正是清儿,她连连歉,退后一步方才抬起头。看清对面人的相貌,暗自庆幸有错失良机。

    孙佳音主仆却是一愣,没想到静月庵里竟还有如此绝色的尼姑,竟一时忘了要回话。

    “贫尼明平,方才多有得罪……还请施主不要见怪······”清儿面露愧色,犹豫片刻,打量了孙佳音的面相,才又道:“不如贫尼送施主几句,就算是陪罪了。只是还施主禀退左右,容贫尼给施主细说。”

    孙佳音半信半疑得让翠儿退下,只剩下她与清儿。

    “方才贫尼见施主面相极佳,小时家境一般,却深得家中长辈疼家。及笄后又嫁入富贵名门,同如意郎君(情qíng)投意合,是难得的旺家、旺夫、旺子之相。”四下无人,清儿才说起内(情qíng)。

    孙佳音面露喜色,“我命中有子?”

    ‘主不只命中有子,而且命中有三子!一个个是栋梁之才!”清儿又端详了一会儿,“施主的夫婿也是了不得的人物,出(身shēn)名门,有宰相之才,终有一(日rì)夫贵妻荣!”

    “夫贵妻荣?”孙佳音欢喜过后又露愁容,她只不过是个妾,何谈夫贵妻荣!一句话正戳在她的心窝上,“一派胡言!”

    “施主息怒!”清儿淡淡一笑,“施主当下只不过陷入暂时困局,切莫自报自弃,伤了(身shēn)体不利于(日rì)后生养。贫尼不会看错,(日rì)后施主至少是三品诰命夫人!施主眼下只有一女,最迟再过半年,施主定会有(身shēn)孕……”

    “师傅……此话当真?”

    “绝无半点虚言!”通篇都是假话。

    “施主面相富贵,不过·……面色欠佳,应是肝失条达,气机郁结,郁久化火,灼伤(阴yīn)血,血行不畅,可导致颜面气血失和;脾气虚弱,运化失健,不能化生精微,则气血不能润泽于颜面。”清儿开始半真半假的说,“若不早(日rì)除去施主面上晦暗斑印,恐影响施主运数,甚至子嗣也会……”

    影响子嗣?这如何使得!“求师傅赐我破解之法,(日rì)后定当报答!”孙佳音一把抓住清儿的手,眼露急切,双膝一软,竟要下跪。“求师傅救我一命!”

    “这如何使得!”清儿一把扶住她,满脸得纠结。“唉!送佛送到西!今(日rì)也是你我有缘,贫尼便送你一法,只是施主可有纸笔?”

    谁出门(身shēn)上还会带着纸笔?孙佳音茫然地摇了摇头,清儿心中着急,若是错过,也不知还有没有下一次。

    “师傅尽管说,写到这帕子上就是!”孙佳音递上自己手上的雪帕,在她面前展开。

    看着雪帕,清儿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她抬手咬破食指,直接在帕上写下十二个字,递还给她。“需寻得四味药······碾成末儿,加蜂蜜制成丸,早晚各服黄豆粒大小十粒。连服三个月,必有奇效!”

    “多谢师傅!”孙佳音手捧血书,激动不已。

    “这四味药极难早,在大宋境内怕是不易寻得。贫尼才疏学浅,只知道这四味出自赤焰国,帕子上面的四味药,是它们在赤焰的药名,至于其他的……”

    “难道大宋境内就没有四味药?”孙佳音的心又凉了下来。

    “施主不必着急,贫尼从前也曾替人医治过,施主只要去胡市找石记商队的大掌柜,将这帕子递予他们,他们自会替你寻得药材。”清儿讲得信心十足,心中忐忑。“见了如面,我对他们东家曾有救命之恩,这点儿小忙他们会帮的。”

    孙佳音眼睛一亮,神色异常光彩。“多谢师傅赐药!信女无以为报,(日rì)后必来庵里还愿。”

    “再拖不得了,尽早去寻药引!若拖上半年,可就真得无力回天了。

    施主(日rì)后少食厚腻,多吃清淡瓜菜,临睡前喝杯牛(乳rǔ)安眠好睡,面色才会有红润。双拐齐下,必能面若桃花,艳如从前。”清儿把前世在办公室内里听来的美容八卦,又夸大了几分。“贫尼只盼施主切莫外传,贫尼只渡有缘人……”

    (爱ài)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还影响子嗣、她命数的大事······半分来不得马虎,只见孙佳音将雪帕折好收起。“明(日rì)便派妥贴之人将帕子送去,师傅可还有其他嘱咐?”

    “只一句,天机不可外涉……”

    且不说孙佳音如何心喜万分得离开,拄着扫帚的清儿傻傻地盯着蔚蓝的天空,不知他们何时会收到,他们一堆大男人会不会领会她药名的意思?

    尽人事,听天命······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