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招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李成业、李成林的到来,让清儿很是欢喜,其中大部分都是替娘高兴。*非常文学*9vk小说网网友手打一直让李氏念念不忘的儿子终于找到了,一家人总算团聚。

    虽说在清儿的记忆里,完全没有两位兄长的记忆,可为了款待兄长,她命石权网罗赤焰各色名产,再不就是找来做赤焰风味的厨子进府侍候。

    这段(日rì)子,李氏的脸上几乎没断过笑容,儿女聚在她(身shēn)边,她看着欢喜。虽不时想起已然不在世上的夫君和女儿,心中总会泛起酸涩苦痛。可更多得是感到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希望!

    难得来赤焰,李氏兄弟则在秀才和张三的陪同下游历月亮城,他们多半去马市寻早心仪的宝马良驹,他们想着回大宋时带些好的母马回去。做绿林好汉,非长久之计,将来贩卖马宝,也是个不错的谋生手段。

    如此又过近一个月,李成业对清儿的态度慢慢有了改善,虽不算不上亲昵,却没了生分与客(套tào)。而李成林的态度却在看到兄长也“叛变”之后,越发得固执、别扭。

    北辰昊海参加皇家晚宴未能归家用餐,清儿干脆抱着包子回娘家蹭晚饭。“娘,清儿带着包子来外祖母家蹭饭来了!”

    李氏看着笑盈盈走进来的母子,喜得迎出来,抱走包子亲了亲他的小脸。“你自个儿来没饭,领着包子来,看在包子份儿上,给你留一口。”

    虽听不懂大人的话,可听到自己的名字。包子乐得直拍巴掌。

    “包子多懂事儿,知道外祖母疼(爱ài)自己!外祖母的心肺儿!”李氏抱着包子又是一阵(肉ròu)儿、肝儿的笑闹。包子不急不恼,坦然面对,口中还不时的嘿嘿着。

    待晚餐摆好,李氏落座。清儿想将包子抱回。却被李氏制止。“今儿个就让包子坐在外祖母怀里吃!”清儿无法。只能在一旁多加注意。

    李成林和清儿分别坐李氏(身shēn)边,清儿不停得往李氏的盘子里夹菜,李氏则时不时得挑些软嫩得喂到包子嘴里,让他尝鲜。

    没多会儿,包子的兴趣由食物转到旁边的李成林(身shēn)上,咧着流口水的笑容,想要讨好小舅舅。结果却受了他一记白眼。

    李成林白了一眼之后,再次看到包子弃而不舍的笑容,不觉暗自鄙视自己。怎么连个孩子都不如?可一想到清儿小时可(爱ài)的模样,硬是狠下心,不去理睬包子。.

    不想包子也犯起了执着。前倾着(身shēn)子,伸出小手不停地抓,想要拉住小舅的衣袖。李氏看在眼里,却不阻拦。想借机让包子黏上小儿子,让舅甥之间更加亲密一些。

    经过多次的努力,还真让包子得手,拉住小舅的依袖,小家伙乐得不见眉眼,仿佛夺下敌方战旗。才要举起手上的袖子展示自己的成功,不想……

    “哇啊——”差点被甩到地上的包子,惊吓过后,委屈得放声大哭。在场的人均是一怔,连强行从包子手中夺下袖子的李成林也是。

    向来只见包子笑眯眯,如此惊天动地的哭泣还是头一次。

    看着包子委屈哭泣的小脸,清儿的心瞬时成了被挤干的抹布,皱得不成样子。鼻子一酸,她的眼泪差点飙出来。

    再装出不在意,清儿霍得起(身shēn),从李氏怀里抱回包子,强忍着泪水。“包子……实在是太吵闹了,女儿先带着他回去了。”行过礼,她便抱着哭闹的包子匆匆离去。

    李氏撑着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双臂,面对满桌的菜肴,却没了味口。看着低下头的小儿子,未开口先长叹一声。“成林,清儿她做错了什么?纵然她有错,包子又哪里得罪了你?他只不过是个未满周岁的(奶nǎi)娃!”

    “我……”李成林张口结舌,一时应答无语。

    李氏摇着头起(身shēn),迈出去两步,又回过(身shēn)。“林儿,清儿不欠咱们娘们什么?虽说她顶着清儿的姓名,却做得并不比谁差。若要恨、要怨,只管算到为娘(身shēn)上!是娘无能未能护清儿,与旁人无干。”

    李成业看着李氏心酸、疲惫的背影,回头狠狠地瞪了小弟一眼。“耍什么疯,跟个孩子过不去?”起(身shēn)跟着李氏出去,跟上去劝解一、二。

    孤零零被剩下的李成业也没了食(欲yù),想起包子委屈的泪眼,他满心愧疚。虽然不愿承认,他不讨厌包子,如果他是小妹清儿的骨血,他会是天下最终他的舅舅。可他现在却怕见到包子,生怕心里若生出半点喜(爱ài),就是背叛清儿……

    可在粗鲁的对待包子之后,李成业内疚得没了味口,还要多久?

    抱着包子负气回到家的清儿,心里酸涩委屈,眼泪顺着眼角慢慢得流。好在包子已经止住了哭声,乖乖地任清儿抱着,一双被泪水洗得黑亮的眼睛盯着清儿看。

    回到卧房,清儿把包子交给(奶nǎi)娘照顾,自己却呆呆地坐着,回想兄长来以后的件件桩桩,越发觉着他们有事瞒着她。

    会是什么事?让娘如此讳莫如深?

    莫非她李清儿并非李氏的亲生女儿,是哪个姨娘生的?

    清儿摇了摇头,能让小哥如此讨厌她,应该不只如此简单,可内(情qíng)又会是什么?要弄清真相,还得从李成林处下手……

    不知清儿想知道真相,偶然间探听到内幕的秀才和张三也是如此。他们急着探求清儿的真实(身shēn)份,如果她真得细作,死得不只是他们几个,而李家全部的亲随。当初结血盟时,她还在场。若她真得漏露一、二,绝对是灭顶之灾!

    秀才凭着自己的记忆画了许多清儿的肖像,分给出入大宋的护卫,让他们暗地里打探假清儿的真实(身shēn)份。

    这一(日rì),李家护卫商队进了大宋都城洛阳,卫队的副头程胖子约了几个久居洛阳的故友在酒楼喝酒,顺便向他们打探画中人的(身shēn)份。

    当他把画像递给从前的朋友时,几人惊艳与画中人的美貌,可最后都只是摇头。“未曾见过!”

    “如此貌美,必不轻易出门!出门时,只怕也要帏帽遮面,我等粗人哪里会知道她是何人?”另一人惋惜得摇头。

    “这副容貌,若不是良家女子,只怕京城花魁也做的!”

    程胖子见几人越说越没边,连忙收回画象,解释道:“休要胡言乱语!她是赤焰富商的娘子,是从大宋被拐卖到赤焰去的。如今出嫁为妇,想要找寻自己的亲人!”

    “菜来了!”一个店小二儿端着菜盘走了进来,借由上菜的机会,他刚好看程胖子手中的画像。画中人的美貌,差点儿让他打翻盘子里的菜。

    察觉到小二儿的异样,几人哈哈一笑,倒是程胖子机警得收起画像。小二儿带着失望走出包厢,即使是他第二次相看美人的画像,可还是(禁jìn)不住失态。只怕此生他都无缘亲见美人,可想起寻找美女人奖赏的银子,足够他买房置地,娶妻生子……

    也顾不得其他了!

    “什么?”一个(身shēn)着华服、两鬓灰尘白的中年男人打翻的茶碗。“不是早就尸体骨无处了……为何又会儿逃到赤焰……还嫁了人?”

    “没想到她如此命硬,被扔到苦寒之地,也能逃回来?”一个貌美的贵女咬牙切齿道,“绝不能让她活着,不然对咱们一大家子命都没有了!还有她必须进快除掉,若是让人查觉,满门抄斩都不够!”

    “派要把持画人的底细查清!不要莽撞行事,查清原由再动的不迟。”中年人不忘小心嘱咐道,“切不能伤她(性xìng)命,不然……若报应回来,你我岂有命在?”

    “不杀了她,弄回来招祸?”妇人不服,可语气却没有方才那般强硬。

    “别忘了,女儿已有了(身shēn)孕,若有个万一……”中年男子的话直戳妇人的死(穴xué),若不是怕女儿有事,她当年早就下手!

    当年只不过灌了些药,就让她病了一年多,丢了半条命。若真得下了杀手,怕是她要死在前头。“杀又杀不得,难不成弄回来供着?”

    “圈在眼皮底下养着!”中年男人冷冷一句,未有半点(情qíng)感。“杀不得,就半死不活得养着。养得她自己不想法!”

    妇人听了,这才露出笑容。“还是老爷主意妙!”

    “一定要增妥贴之人,绝不能露出半点风声……”

    自从上次李成林惹哭包子,清儿一连几(日rì)未曾过府探望。李氏细数着(日rì)子,心里满是对清儿的欠疚。

    李成业眼见着娘一连几(日rì)不思茶饭,便亲自陪她用餐。“娘……我同小弟离开双龙山多(日rì),早晚要回去。不如娘也同儿子回双龙山……儿子也好在娘跟前进孝,早晚在娘(身shēn)边侍候……”

    “回双龙山?”李氏一怔,眼睛盯着长子,惊讶地望着他。“这里住得好好的,为何要离开?”她已经习惯了同清儿相依为命,离了清儿……她……

    “嫁夫随夫!小妹已是出嫁之人,哪里能让她替儿进孝?”李成业想携母同归,“从前是儿子不知母亲下落,而今就更不能把母亲留在赤焰了!”

    李氏久久不语,在成林伤了清儿之后,她也再无颜面赖在清儿(身shēn)边。也许现在离开,还能保住最后一点母女(情qíng)分,若东窗事发……

    李氏不敢去想后果……

    李成业的心紧张的揪起,直到李氏轻轻点头,他的心才放下。只是眼见娘失落的**,他又无能为力……()小说骑士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