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毒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北辰昊明满脸笑容得给恕太妃请安,他的眼角却一直瞄向清儿的方向。当看到独自坐在一角,人却不知神游到何方的清儿,他还是惊艳了一把。

    不同于新婚时穿红色喜服时的绝艳,此刻的清儿越发显得清丽脱俗,为人母后的她气质显得温润,他愈发得放不下。

    知子莫若母,北辰昊明自以为高明的掩示,终究没有逃得过恕妃的眼睛,连在一旁一直直盯不放的苏丽婉也发现了他的异样,不觉握紧拳头,手中的帕子被揉成了团儿。

    恕妃挪了挪体,借着重新坐直的机会,瞄了一眼方才儿子盯着方向,竟然是……

    她的眼色一沉,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想当年婆婆是……如今儿媳妇一样的

    北辰昊明纵然不想离去,可外面还有宾客等待他接待,他混在女眷之中多有不便。只得依依不舍得瞥了一眼清儿,出去应酬宾客。

    清儿听着女人们低声得响八卦,谁的女儿生得好,哪家的儿子最有前途……

    正当她听得津津有味之时,众人已经给恕太妃拜过寿,一行人陪着恕太妃去后院的搭得戏台子看戏。清儿没有相熟的人,也就没往跟前凑,领着丫环不远不近得走在中间。

    她本打算当一的壁花,不想恕太妃在前面坐下,未等好戏开锣竟派人寻她。“勤王妃在哪儿呢?她可是贵客,万不能怠慢了人家。快快找来,坐我跟前儿,陪着我说说话儿、看看戏。难为她大老远得从大宋嫁到赤焰,周围又没有几个相熟的人,咱们不能再忘了她!快去!让她和我这老婆子做会伴儿!”

    清儿听得丫环的转述。脸上露出感激的笑意,心里却气得捶顿足。若是她到恕太妃跟前儿,哪里会有她的舒服。纵然事事有丫环、婆子张罗。可被人盯着感觉,哪里会比盯着别人看的感觉好。

    看戏得人成了戏中人?

    清儿来到恕妃面前,满脸得感激。“还劳太妃惦记。实不敢当!”

    且不论真假,恕太妃见清儿激动不已的神色。心里很是受用。明明知道她不靠自己边,可她的一举一动却让人感觉不到半分虚假意,每句话、每天个眼神,都象是发自真心的……

    下人捧来戏目,恕太妃先点了一则子,便把戏目单子递到清儿手里。“来者是客,也点一出儿戏。”

    清儿笑得愈发憨。“不怕太妃笑话,自小清儿就没怎么听过戏,也不知该点哪出儿……”她低头年幸存戏目的单子,端详了好久,终于让她找到了一出很是应景的戏。“那就点它了!”

    “麻姑拜寿!”接过戏目单子,下人高声传戏目。他这一嗓子,让众人一怔,恕太妃脸上浮上几分喜色。

    清儿因抢先占了便宜,无意中讨得恕太妃的欢心,也引来其他人的嫉妒。可碍于在太妃眼前。一时还真没有任何人表现出得不满,只能花样翻新得去讨太妃的欢心。

    终于太妃点的戏开锣了,听着台上伊伊丫丫地哼唱着,清儿提不起任何兴趣。强忍住打哈哈欠的冲动。目不转睛得盯着台上,生怕不小心睡着了。

    “昊海家的,这戏文如何,可听懂了?”戏文是用月亮城的方言而唱,恕太妃见清儿看戏神很高兴,她也来了兴致,一句一句得解释的给她。“兴致来时,我也好唱上几句。”

    清儿正神色专注的应付恕太妃,贤王妃苏丽婉儿走上前。“母妃,该用午饭了。不如今儿个娘且讲到这里,等用过午饭再看戏,如何?”

    恕太妃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屋用餐。用罢午餐,恕太妃脸上露出一比疲倦。毕竟年世已高,她便回房午睡,众人又回后花院看戏。没有恕太妃在,少了些束拘,众位女主子也纷纷放开,连说笑声也比原来大了三分。

    午后的天气渐,虽说坐在凉处,清儿还是感觉有些,而她前的涨满也让她感觉不适。她急需有处安静的场所,挤出多余的水,不然她的衣服就快要被浸湿了。

    借着更衣的名,清儿领着丫环婆子在贤王府丫环的指引下来到一处偏僻的所在。清儿冲秀玉使了个眼色,便独自进去更衣。

    虽说是一处隐秘的地方,清儿总觉关不大安全。让她在一处全然陌生的环境里宽衣解带,总觉着有些忐忑不安。

    清儿里里外外都查看了三遍,确定无人之后,她才闪进空间。来到温泉旁,解下衣衫挤去多余汁。

    不等她收拾停当,忽听外面有什么时候东西倒地的声音,清儿紧忙从空间里闪出。“秀玉……”

    却未听到任何的回复,清儿整理好衣襟走出去。“秀玉?有人在吗?”

    秀玉没有回答,方才跟在她边的丫环婆子,竟无一人言声。清儿心中一凛,莫不是有意外的发生?

    突然,清儿只觉得两耳惯风,有人从她后袭来。使出凌波微步,清儿轻轻闪,回过正看到一人陌生男子。“你是何人?”

    可是那人并不讲话,只是一味得向清儿扑来,想要制住她。可一连试了几次,却都未能粘上清儿的衣边。

    男子见事一直不成,不有些恼怒,满脸涨得通红得想要抓住清儿。

    “你究竟是何人?意何为?再不通报姓名,我可要喊人了!”清儿神色平定了许多,一边躲避,一边想从他口中出一点话。“清天白之下,竟敢入贤王府行刺,小心诛你的九族!”

    不想那男子竟嘿嘿一笑,“诛我九族?怕是要定你失贞的罪名!竟敢同外男私会,纵然有一百张嘴也无法说清。勤王为了名声也要休离你,赤焰第一美女也将沦为弃妇!一生在人面前抬不起来头!”

    “好毒!你是受何人指使的?”此人能出现在此,必有人接应,不敢断言是贤王府的人所为,可贤王府内必有内应。不然他也不会准确得打到此处。“好大的胆子,竟构陷勤王妃,哪个给你的胆子?”(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