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2 爱意

    尉迟寒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情qíng),那就是当他们准备离开那个深坑时,他的心里为什么会那样的疼,疼到他再也提不起脚,再也不能挪动一步……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因为她有了危险。非常文学按 ctrl + d 快速收藏 "请 看 小 说 网"

    尉迟寒推开她的那一刹那,惊慌的脸上终于带上了一丝笑。那一刻,那长矛明明已经插进了他的(身shēn)体,他却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反而有种满足的感觉。

    当他抬头对上她满脸的惊惧,甚至是听到那一声凄厉的叫喊时,他竟是前所未有的开心。

    因为他知道,她在乎他!

    若倾城看清那张脸时,脑子里有那么一霎是空白的。她不清楚他为什么忽然会出现在这里,可当她看见那鲜红的血时,她慌了,愤怒了。

    随着那一声凄厉的叫喊,只见大(殿diàn)里忽地银光一闪,那只银狼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银狼一出现,就有些不高兴的咋呼道,“随便乱叫我做什么?我很忙的……”话没有说完,银狼也看见了这般的状况,再加上那石人好像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竟是全部朝着银狼攻了过去。

    银狼看着那些朝自己本来的石人,伸出前爪一挥,那石人竟是轰然砸在了墙上。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每个石人都被挥到。

    银狼也趁着这个空闲的时间,大咧咧的怒骂道,“我早就说过,你的生死不关我的事,还把我叫来做什么?”

    可这话才一落地,那些被砸在墙上的石人又重新站了起来,并迅速的朝着银狼攻去。

    银狼见此,没有办法,只得应付。那些石人在它的眼里不堪一击,可最可恶的就在于那石人竟是不死之(身shēn),越战越勇了。

    若倾城看它已经拖住了石人哪还有闲心再去理它,几步上前,就把尉迟寒搂在怀里。看着怀中那张失去血色的脸,若倾城就知道,他伤得不轻。

    着急的出口,“你别急,我这就带你去看大夫。”说着就要抱起尉迟寒走。

    尉迟寒却一手握住她的手,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有声无气的道。“来不及了……”眼光伴着那话竟是暗淡了下来,灯枯油尽一般毫无光彩。

    若倾城心神不免一慌,可她知道,现在的她不能慌,要镇定下来。

    怒骂一声,“你tmd的乱说什么,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尉迟寒明显没有想到她还有这么彪悍的一面,一时竟是愣在了那里,他不过是想看看她梨花带雨的摸样,难道真有那么难,心里暗叹一声,还是别期望那些不实在的事(情qíng)了……谁叫他的王妃无论是什么样他都喜欢呢!

    “来不及了,都伤成这样,就算去看大夫,也会有伤口留下的。非常文学”那长矛虽然插得深,但所幸的是没有伤到要害之处,只要没有伤到要害,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休息几天的事(情qíng)罢了……至于放才那样说,纯粹是为了满足心里的小九九……

    若倾城愣了一愣,这才想起检查了他到底伤在哪里,伸手就撕了尉迟寒的衣服,一看,暗自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是心急则乱啊!

    “你……虽然我现在还带着伤,虽然这里的环境不怎么样,但如若你硬要的话,我还是可以将就。”尉迟寒一副就义的神色,暧昧的说道。

    若倾城一时没有听懂,等回过神想起他说的什么时,却觉得这话有些……她狠狠地瞪了尉迟寒一眼,忽地又是想起她现在这副面貌……。

    一看她的神色,尉迟寒就大概想到了她心中所想,“我早就知道了。”

    若倾城定睛看了他两眼,自然知道他口中的意思,想想也是,凭他的本事,怕……既然知道,她就不必扭扭捏捏了,索(性xìng)坦然的看着他,“你伤口还在流血,我先给你简单的包扎一下吧!”

    不等回话,若倾城直接撕开尉迟寒的内里的衣服,准备了一小块开始包扎。

    见鬼的,她觉得她现在的样子肯定很好看……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他光着(身shēn)子,耳根竟又红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若倾城总觉得他时不时的就往她(身shēn)上蹭……草草的包扎一番,若倾城开口说,“好了。”

    她抬头对上那双眼睛,猩红的带着侵略,她明确的感觉到眼前这人的气息变了,变得有些……她一看,他的喉结上下不停的翻滚着。这厮莫不是又在乱想什么了吧!

    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跳得那么快,就要蹦出喉咙眼了,“嘭嘭嘭”,一下又一下的。

    两人谁也没有出声,气氛颇有些暧昧。特别还是在若倾城(身shēn)子前倾,尉迟寒(身shēn)子后仰的(情qíng)况之下。

    若倾城暗自恼怒,现在这姿势,像是她忍不住要饿狼扑食一般。再看尉迟寒的那模样,竟是有些委屈……

    正在若倾城思考怎么打破僵局时,忽地,一个石人被砸向了这边,还是尉迟寒的动作快,抱着若倾城避了过去。

    等若倾城回神,也不顾此刻她就尉迟寒的怀里,而是恶狠狠地瞪着那罪魁祸首银狼。

    银狼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哼!都说她的死活不关它的事(情qíng)了,这遇见了危险竟然还把它叫来,最可恶的还是,当它帮忙解决事(情qíng)之时,她竟然躲在一旁,像是个……饥渴的女人要开荤了一般。

    它是真的看不下去了。虽说它不是人,可也不能这样对待它啊!

    “给你最后一分钟,要是再不离开这里,我什么都不管了。”银狼狠狠地说着。

    尉迟寒清楚的记得这只银狼是跟随着他王妃“吼”出来的。看来,他的王妃还真不是一般人物啊!这一张张底牌真够大!

    若倾城听着银狼的威胁,也没多在意,心里更是暗自得意,你要是走现在就走,谁稀罕。可这话也只有在心里说说罢了,毕竟那些石人在银狼的攻击下都没有什么事,这要是换成了她,不知道是死了多少次了。

    若倾城正准备离开,就想起刚才是因为打开那个木盒而引发的这一切,她倒要看看了,到底是什么稀世珍宝竟然埋这么大的陷阱。

    “你等等。”算是交代。

    若倾城一掠,就来到了那石桌旁,她不假思索的就拿起了那本古书,正准备打开看看,就看见那些石人竟然放弃了攻击银狼,而改朝她这边攻击过来。没有多想,把古书往怀里一揣,边跑还不忘叫道,“银狼,帮我拖住他们。”

    也不知那银狼是不是听进去了她的话,反正她看见那些石人一个又一个被挥倒在地。

    若倾城飞过来驾着尉迟寒就开始跑,“你刚才是怎么进来的?”还不知道回去的那道大门到底有没有打开,便问了尉迟寒,他既然能进来,那么证明这里定有其他的出路。

    尉迟寒笑笑,指出了方向,跟着他的指引,两人的没有走冤枉路,没一会儿就回到了当初的那个五星图阵落下的坑底。

    若倾城看着此景,暗叹,真是想不到,那里竟然还与这里相连!如若当初不是走得快了,说不定早就发现了这里的秘密。

    “哎!抓稳了。”若倾城皱着眉头看尉迟寒,他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比她重了不少啊!

    “放心吧!我很轻。”尉迟寒恍惚看出了她的担忧,开解道。

    若倾城腹侧,轻,轻个鬼!你那些肌(肉ròu)都是做摆设的不成。

    懒得理会这厮的抽风,若倾城脚尖轻点,运足了力气就往上飞。

    咦!还真是很轻。

    若倾城疑惑的看了尉迟寒一眼,见他脸色更加惨白,便知道了原因是为什么……

    若倾城到今天也算彻底的明白了他的心意,要不然,那一下他大可以当个旁观者,或是出手帮忙一下,也不用替她挡了去。

    正是因为如此,若倾城的心里也乱糟糟的,说不清楚在想些什么。

    其实从很早的时候若倾城就想过,她以后要找个什么样的人陪伴,或是孤独终老……其实她是相信(爱ài)的,不过令她不敢笃定的是,为了(爱ài),男人会放弃左右拥抱的艳福吗?

    毕竟在这里,别提皇亲贵族,就连普通的富户也会三妻四妾的……

    她一直想,要是找不到那么一个“一生一世,白头偕老”之人,她自不会伤心难过,大不了就是一个人……可现在?

    当初离开王府的时候,她与他说过,等一切尘埃落定,他的王府里还没有女人,她会回去的……那时,他答应了。

    但现在,却是一辈子,他会答应吗?

    两人终于出了深坑,一落地,若倾城就看见有人急速的奔了过来,最前方的那人她认识,是魅鬼!

    那行人一上来,先是叫了主子,然后是叫了一声“王妃”。

    那异口同声得若倾城都只有惊叹的份儿了,当然更有不自在。

    以前都没过这些感觉,忽然竟是有了这样的异样,连她自己都有些不习惯!

    尉迟寒对于手下的反应十分满意……

    “主子受伤了?”魅鬼问。

    若倾城避过头去不看这边。

    尉迟寒轻轻地咳了两声,“没多大的伤,不碍事的。”

    魅鬼也不笨,自然是看出了什么,也不再回答。

    尉迟寒忽地问道,“王妃可知道这无尽林怎样走?”

    若倾城愣着,还是尉迟寒捏了捏那只抓着她肩膀的手她才反应了过来,“我……不知道。”见众人失望,“银狼知道。”

    说话间,银狼一下子就从深坑里面跳了出来,把魅鬼等人吓了一跳,准备拔剑伺候,若倾城连忙开口解释了一番……

    在这期间,尉迟寒一直抱着若倾城的肩膀……她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

    ------题外话------

    现在四点半,还在码字,待会儿晚上七点钟的火车,明天能够到家,可是家里是农村,没有网,更不了文,从后天开始更新,假期之间不会再断更!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