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7 变故

    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路。.

    若倾城想起方才的那官人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本以为多少是有点本事的,可到头来还真是个绣花枕头不中用的东西,也不知道最开始那衣服是怎么一下就挣破了的,莫不是(身shēn)上的肥(肉ròu)太多,直接撑破的?

    听着若倾城的笑,众人“吁”了一声停下马看着她大笑。

    青衣呢喃自语道:“有这么好笑吗?”无痕点头称是,说不是一般的好笑。

    若倾城爽朗的笑了一阵子,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那官人笑还是因为其他的事(情qíng)而笑……些许只是压抑久了想放声大笑吧!

    这次上路马就没有再停下来,而是一路奔驰,直到接连赶了两天一夜到了无尽林边缘之时一行人才歇了下来。

    若倾城看着眼前那素有“迷林”之称的无尽林,眼底闪烁着不明的光。

    一路上显少说话的无迹道,“主子,就让我进去吧!”

    连一向沉着稳重的青衣也道,“让无迹与我去就行了,主子就停在外面。”

    若倾城淡淡笑道,“如果这样,我还用得着一路赶来吗?”顿了顿又道,“我把你们一直当做我的亲人,所以雪儿这次出事我肯定要负责的。何况,我也想看看这所谓的无尽林到底有什么神秘之处?”

    青衣隐隐着急道,“我们也不知道那楚之是否在这深林之中,要是……”

    若倾城打断道,“就算不在我们也要试一试,雪儿等不起了。”

    若倾城看着纸鸢与魅烟道,“你们也没有跟着我多长时间,所以也犯不著跟着我一起拼命,这次进去有可能就出不来了,你们自己做决定吧!”

    纸鸢与魅烟异口同声的道,“一切但凭主子吩咐。”

    若倾城爽朗笑道,“好,这次就让我们进去闯一闯,这所谓的无尽林是否真的那么可怕。”

    “是。”众人沉声道。

    “驾——”

    随着一声(娇jiāo)斥,只见尘土掀起,几匹矫健的马消失在了迷雾漫漫的森林之中。

    ……

    一(日rì)后。

    “什么?”尉迟寒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焦急的问道,“你确定,她们真的进了无尽林?”

    魅鬼觉得额头冒出珍珠般大小的汗滴,“是的,王妃一行人进了无尽林。^/非常文学/^”

    其实就在若倾城恢复容貌的同时,尉迟寒就已经知道了若倾城的真实面貌,这倒不是因为魅烟,而是因为他早就已经怀疑,趁着一行人离开便派了人跟踪。

    而跟踪的主要目的却不是调查若倾城的真实面貌,而是为了保护若倾城的安全,不过若倾城的真实面貌的知晓倒是一个意外收获了。

    知道这个事(情qíng)之时他欣喜过、沉思过……种种复杂的(情qíng)绪萦绕在心底却迟迟得不到纾解,他在想,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安全从小就把一张清新秀雅的面貌掩藏在那么丑陋的面具之下。

    她该有多大的伤痛才能造就这样的隐忍!

    一想到这些,尉迟寒的心底也隐隐的痛了起来,午夜梦回之时,他想,这辈子他能帮她抚平那伤痕累累的心吗?

    尉迟寒是再也忍不住,抬脚就往外面走。

    魅鬼道,“主子这是要?”

    “去找王妃。”深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欣喜,可随即又被浓浓担心掩饰住了。

    没等魅鬼再说其他的话,就见尉迟寒人影一闪走出去了很远很远。

    尉迟寒知道,先下有许多事(情qíng)等不得的。

    因为从他的王妃一离开帝都,帝都这趟水就被搅浑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王妃的魅力,可还是被这么一茬事给惊住了。

    他的王妃到底是有怎样的秘密呢?他发觉就连他这做相公的也只是从来没有认清楚过。

    ……

    “怎么转来转去到处都是迷雾,这里是哪里啊?”若倾城就郁闷了,这时候要是有个指南针该多好,就不用这么没有边际的乱钻了。

    青衣板着一张脸,“这样下去我们真的可能走不出这里。”

    就连平时一向嬉笑怒骂的无痕也察觉到了事(情qíng)的严重,再没了平时那般的高兴。

    若倾城凝目望了望天,却是看不出此时的时辰。

    无尽林终年大雾弥漫,就这般(情qíng)况下去,怕他们还没有找到出路之前就已经饿死在这里了。

    可一时,她竟是想不出办法来。

    难不成真要这样耗下去?

    就这样,几人在无尽林兜兜转转了好几天仍旧没有找到出路,连走到了哪里也不曾知晓。所幸的是几人一直结伴而行没有失散。

    可是接下来的这一(日rì)却是发生了诡异之时。

    带来的水已经用完,几人来到一跳小溪边,几人站在不远处等着纸鸢打水过来,本来先前还在眼皮底下的人可转瞬之间竟是没了踪影。

    最先发现的无痕,无痕嚷嚷道,“怎么打个水都还没有打来。……”惊呼一声,“刚才还在那里的人呢?”

    众人这才发现,纸鸢已经不知所踪。

    几人一阵好找,仍是没有找着人。

    若倾城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从进了这无尽林之后的第二天开始她就觉得有人在跟踪,回头却总是什么都发现不了……纸鸢的失踪算是肯定了她的想法。

    若倾城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却没看出什么来,压低声音,“有人跟踪我们。”

    “什么?”无痕不相信,她们这群人虽然算不上最顶尖的实力,但在外面也算是个中强手了,不可能有人跟踪他们会不知道的。

    无迹皱着眉头,微微点头,“我也有所发觉。可是每次却什么都发现不了……”

    无痕因为这话连忙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可除了浓浓的白雾之外,十来米能见距离之间就只有灌木树丛……他不相信道,“不可能吧!这要是有人跟踪我们应该发现的啊!”

    若倾城思量了半天,却也没得出什么来。

    那暗处之人能在这无尽林跟踪她们,又游刃有余,显然是极其熟悉这无尽林……而且跟踪了这么多天也没见那人下毒手,那人应该没有敌意的,可为什么纸鸢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

    就在若倾城陷入沉思之中时,忽地就听见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若倾城不假思索,飞掠了出去,“跟上。”后面几人自不敢落后,连忙跟了上去。

    当几人掠过一片灌木丛后,前方豁然开朗,竟是有百米半径的圆方空地。空地上还有一条条一米间宽的粗线。若倾城脚尖点地,(身shēn)形便如蝴蝶翻飞了起来。

    等再次落下,若倾城眉头皱的愈发的紧了。

    青衣问道:“主子,看出什么来了吗?”

    “是一个五星图阵。”

    若倾城在脑中搜索了半响,才恍惚记起这图阵应与那消失的华夏族有关,却也没有详细的资料记载,因为从华夏族消失过后,很多关于那个种族的文化就已经消失,就连没消失的也因各国的打压见不得光!

    所以若倾城能够知道这些也实属不易。

    这无尽林怎么与那华夏族扯上了关系……或许这图阵不过是华夏族留下的遗迹,并没什么,而是她想得太多了。

    可是在这无尽林平静的走了这么多天过后,先是纸鸢失踪,又是被“引”到这儿,她相信不会是巧合。

    但不是巧合,她们被引到这儿的原因又是什么?

    忽然青衣却道,“主子,我记得这五星图阵应是——生死劫。”

    若倾城皱着眉头没听懂,其他几人同样给予相同的目光。

    青衣双目似望向远方,没有神色淡淡道,“所谓‘生死劫’是华夏族最为厉害的一种咒法,生死皆在一念之间。”声音飘渺不定。

    若倾城忽地厉喝,“你不是青衣,你是谁?”

    此言一出,剩下几人皆吃了一惊。

    无痕向来与青衣最为熟悉,可看了几眼过后,仍是道,“主子,她就是青衣啊!”

    若倾城不理会无痕的话,疾步走到青衣的面前,一字一句沉声道,“你不是青衣,你是谁?”

    只见“青衣”双目凝视若倾城,半响,忽地“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小声穿透力极强像是要刺破几人的耳膜。

    随着那笑声,无尽林深处惊起一群鸟儿振翅翻飞,就连那最深处的猛兽也隐隐有了暴动的(情qíng)形。

    无痕捂着耳朵,挑着眉看着面前的“青衣”,“青衣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若倾城也是此刻才感觉到无尽林的可怕之处,青衣一直跟在他们的(身shēn)边,是什么时候被别人下手控制了心神,竟连一点都不曾发觉。

    正在若倾城焦头烂额之时,无迹忽地道,“雪儿。雪儿,你这是怎么了?”

    无迹抱着雪儿,只见雪儿依旧闭着双眼,可忽地浑(身shēn)颤抖了起来,颤抖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伴随着颤抖,雪儿那本就白皙的脸颊竟是愈发的惨白,白得如透明的纸。而那双唇也乌黑发紫了起来。

    一直没有发病,却只因“青衣”的几声嬉笑竟成了这般……

    若倾城顾不得其他,奔到雪儿(身shēn)边就开始渡气,可却丝毫没有作用。

    “没用的,一切都没用的,你们参不透这‘生死劫’别说是她,就连你们也会丧命于此。”

    “青衣”大笑,指着圆圈的另一边,那薄雾淡淡散开,一堆白骨堆积成山……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你们都会死在这儿的。”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