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4 赶路

    临街的客栈。

    “你们说那些都是什么人啊?怎么个个长得都跟谪仙似的,那般好看,我本以为我们全阳县的县令千金就是最好看的人儿了,可今儿一见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男子偷偷看了一眼临窗位置坐的一桌人便迅速回了头,生怕那桌人发现了似的压低声音对同桌道。

    “县令千金是最好看的?啧啧……。”同桌一男子摇头晃脑的道,“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要说当今最漂亮的,还得属帝都若将军的二女儿,对了,人家现在可是昆王妃了,你们说说,那要是长得不好看,昆王会娶吗?”声音压低又说了一句话,众人恍然大悟。

    可最先那人却是不干了,立马辩驳,“谁知道是不是真漂亮啊!你说说,那若家三女儿都丑成啥样了,不是也成了王妃吗?要我说啊,这些只不过是利益驱使,联姻罢了。”

    “哼!那可是绝配——废物配丑颜。”这话一出来就被众人“嗤”了一声。

    “妄你自称消息灵通,却连那么大的事儿都不知道,啧啧……”

    那人瞧众人神色,神(情qíng)一敛,“什么事我不知道?”

    众人却是不作答,便又偷偷的像那临窗一桌人看去,嘴中仍是止不住的惊叹,这是打哪儿来了这么一群人,莫非真是九重天而来。

    却说那临窗一桌人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帝都一路往东南方向而来,去无尽林的若倾城一群人。

    若倾城坐在临窗,往窗外看去,心里忍不住的惊叹,这一路往东南方向而来,沿途风景变化,皆是美轮美奂,与众不同。

    来了这个世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走出帝都……。

    忽地,街尽头有(身shēn)穿铠甲,手持长枪的一大群人往这边赶来,途径之处百姓皆是避开。

    若倾城收回目光,淡淡一笑,“看来这次那些人为了找我可是下来不少的苦功夫啊!”顿了顿,“只是不知道到底都是什么人在找我?”

    她心中的有一种猜测慢慢得到验证了,那就是她(身shēn)上肯定有什么秘密或是东西能够引起那些人的兴趣……而且她清楚地知道,这些都与那去世的娘亲有关。

    她也问过了青衣,青衣却像是对这事早就已经忘了一般,竟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一结果令她惊讶不已,因为出现这种(情qíng)况就只会有一种结果,那就是青鸾姑姑对青衣实施了某种咒语……

    其实现在若倾城倒是理清了一些事(情qíng),她记得她曾经看过的一本书上写过,当今整个大陆上实施的咒法皆是从一个消失的种族传出来的,而这个种族名叫——华夏族,是一个消失已经了近一千多年的大族,也是曾经统一整个大陆的统治者,只是不知为何原因,在一千多年前,这个种族却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天下四分五裂,群雄涌现,战火连绵,这一场大战也是持续了三百多年才停止了下来……那场大战中逝去了将近一亿的人口,对于整个大陆都是不可愈合的创伤。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整个大陆只剩下了四支力量,但各个都知道,谁也不可能一统天下……自此是划地而制,经过几百年的恢复发展,形成了现今繁荣昌盛的四国。

    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四国中有人的野心也渐渐露了出来……

    这个天下是维持不了多少年了,到时候又会重新卷入一场大战,只是不知道那场大战过后还能有多少人幸免存活。

    其实很多人都疑惑过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么大的一个种族为什么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座废墟之城。

    很多老百姓都埋怨过,要是那个华夏族不消失,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年的战事,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的颠沛流离。

    其实很多人也探究过这个问题,想去找出华夏族消失的原因,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很多人重新走回那种废墟之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那座废墟之城也成了死亡之地……。

    若倾城仔细查了一查,那次过后,这些咒法消失的消失,流落的流落,自此,世间虽然有少数人得了咒法,但也不为多……

    她或许可以从这个方向下手。

    可是令她再次疑惑的就是,她练习的咒法可不是简单的一两个,许多咒法更是深不可测。是什么人能在华夏族消失过后能够收集到这么多咒法?反正她是重来想不到的了……而且也没听说谁收集到了这么多的咒法。

    无痕趴在桌上没有多少精神,忽地就坐直了(身shēn)子,压低声音道,“青衣回来了。”

    青衣几步就走过来坐了下来。若倾城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可以说话,青衣才面露凝色道:“不光是若家,宫家与陈家也掺了进来。”

    若倾城倒是没有多少意外,她已经料到了,她(身shēn)上肯定有什么东西让那些老不死的动心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大动干戈的派人出来……不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她们感兴趣呢?难不成是咒法?

    她能猜到的想到的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

    可是她的咒法并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使用过啊!要说以若倾城的(身shēn)份使出来,还只有那一次在若家被刺杀……可是那次她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呢!难不成是被那个救了她的黑衣人看了去……

    无痕的脸一冷,看向魅烟,“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魅烟纳闷,也正在惊愕之中,回过神瞪了回去,冷哼一声便是不回答。

    “怎么,心虚了不是?”无痕说着就要站起来准备动手,“你不要以为这里的人都相信你了……”

    “无痕。”若倾城淡淡开口,“这是不观她的事……更不观那人的事。”

    众人皆知她口中的那人是谁。

    无痕不甘,语气也有些冲,“你才与那人相处几天,就相信了他去,当初不是你跟我们说的,不要轻易相信人!”

    无痕的动作幅度实在是太大了,引得客栈内众人朝这边看来。

    无迹伸手狠狠地把无痕拽了下来,冷冷开口,“你什么时候能够懂事一些?”

    平时要是若倾城说这话,无痕还会听一些的,可换了是无迹,他就是最不愿意听的了……虽是一起长大,可他却是样样不如无迹,他心里多少是有些怒气的。

    “我懂不懂事不用你来……”无痕话没有说完,就闭了嘴,因为他看见了若倾城那冷冷的目光。

    其实无痕也说得对,当初是她教她们不要轻易相信人的,可是现在,才那么多天,她竟是相信了他……无痕方才说出来的时候她也惊了一下。

    “好了,都别说了。”若倾城平缓了一下心里的(情qíng)绪,起(身shēn),“时间也不早了,耽搁不起,接着赶路。”

    虽说就快到无尽林了,但若倾城是一刻都不能停留,需要加快赶路的进度了,照着现在这种(情qíng)况赶下去,应该还有三天时间就能到了。

    几人中虽是气氛有些尴尬,但还是听了她的吩咐,也都起(身shēn)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方才那队士兵已经把客栈门口堵了起来,接着便是一肥头大耳腆着肚子的人领着几人进了客栈。

    客栈顿时喧闹了起来。

    肥头大耳旁边一(身shēn)高马壮的人怒吼一声,“安静。”见仍旧有人小声嘀咕,抬脚便是猛地一踏,一条板凳便在他的脚下碎成了渣,“都给老子安静。”

    这次客栈中的人安静了下来,再是没人说话。

    “朝廷追查钦犯,要是有人不配合,可别怪不客气。”那人十分满意现在这种(情qíng)况,冷声的笑着,“现在所有人都把(身shēn)上带的东西拿出来,立马开始搜查。”

    若倾城错愕,本以为这些人不过是些狗腿子罢了,却不知这些人竟是趁机敛财,图谋不轨,难不成真是山高皇帝远,老虎不在猴子称霸王!

    那人一挥手,便是有士兵上前催促众人拿出随(身shēn)带着的东西。客栈之中许多人怕是已经见惯了这种现象,虽是不(情qíng)愿,却是不动声色的掏出了所有东西。

    那些士兵竟是些眼高的,一般物件还看不上,竟是挑一些值钱的物件。

    终于,那群士兵来到若倾城这一桌。

    一士兵狐假虎威怒喝,“还不把东西拿出来,难不成要等爷教训了才知道厉害。”

    若倾城懒得开口,看现在这种(情qíng)况,是暂时出不去了,竟是转(身shēn)又坐了下来,招呼站着的几人道,“看现在这景我们还坐会儿吧!”

    众人依声坐了下来。

    那士兵瞧这些人不把他放在眼里,顿时大怒,“都是些什么狗……”话没完,就被一馒头塞住了嘴巴。

    那馒头虽是柔软之物,但是如果速度太快,也是能够伤人的,只见那士兵把馒头拿了下来,吐了一口,却是掉了两个牙齿……

    那士兵大怒,抽刀便道,“给老子整死这几个不长眼的东西。”

    几个士兵依声便是抽刀上来。

    方才那个馒头是无痕扔出去的,此时也是他跳了出来,他早就是一腔怒火找不到发泄的地方,这些人也算是撞到了他枪口上了。

    只是瞬息的事(情qíng),那几个士兵全是应声而倒,砸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