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3 面具

    青衣看着主子目光深冷,面部表(情qíng)(阴yīn)沉,就知道主子是生气了!可是当下,却也只能吞下这口气。

    “主子。”她忍不住的提醒道。

    若倾城深呼吸了几口气,摆摆手,“我没事,吩咐外面的人,不要正面相击,我们尽快撤离。”

    青衣这才松了一口气,当下通过传声筒开始指挥外面的人。

    无痕见此,有些咽不下这口气,可是经历了这么些事(情qíng),他也懂得了许多事(情qíng),当下只有捏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石桌之上,咬牙切齿道,“等着,今天失了的场子迟早有一天会找回来的。”

    熟悉无痕的几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他。

    无痕脸红,偏过头去不看几人,嘴硬道,“我还是知道的。”

    若倾城瞧此,笑了笑,无痕的(性xìng)子与尉迟轩宁有些相像,却又不同。至于不同的在哪一点,她暂时是说不出来,不过她想,要是可以,她希望两人都能以现在的(性xìng)子过下去,至少每天笑得够真够诚。

    可是当下,她没有实力庇护无痕,反倒是需要无痕的帮忙,才有可能得以实现最后的目的。至于尉迟寒,她相信,他肯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尉迟轩宁的……不过尉迟寒自(身shēn)同她一样,同处漩涡之中,只有他安全了,尉迟轩宁才会安全,才会最终的对得起“福王”的称号。

    若倾城收回思绪,“无痕,把镜子递过来。”她是再也不需要这张假面孔了。

    别说是无痕,就是无迹与青衣两人也是隐隐有些兴奋的。她们知道,主子终于要拆下面具了。

    三人的反应倒是把魅烟纸鸢两人看得糊涂了,对视一眼都没有得出答案。

    无痕动作十分迅速的不知从哪儿取了一块镜子来。若倾城单手举着镜子,最后一次看镜中那张带了十几年的人皮脸,却是有些不舍。

    她伸手,猛地一下子就撕下了那张人皮脸,在撕下的那一刹那,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之感,那种感觉不可言语,只觉得(胸xiōng)腔之间有一团熊熊(热rè)火燃烧着,顺带着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弄月斋三人都是敛声屏气的看着她的动作。

    而另外两人不知道是受气氛所动还是如何,皆是双眼直盯着她的动作,当人皮脸撕下的那一刹那,她们只觉得眼花缭乱一般,嘴唇微微张开,根本就不敢相信眼睛所看见的一切。

    眼中那张脸,那张恬静秀雅的脸,那张白皙如冠玉吹弹可破的脸……真是王妃吗?猛地闭了眼又睁开,那张脸依旧在那儿,不是梦,这一切都不是梦,是真正存在的。

    倒吸了一口冷气,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不可置信与惊讶。

    若倾城撕下人皮脸,没有一丝的犹豫,就把人皮脸往地上一扔,狠狠地跺了几脚才算解气。

    “终于不在带了。”若倾城深呼吸一口,浑(身shēn)的轻松。这种轻松不是那种处处受人压制,处处小心谨慎曾有过的。

    这种轻松仿佛就是鹰翔天空,鱼潜大海一般的惬意。

    目光(阴yīn)沉的看了人皮脸几眼,薄唇轻起,“拿火来。”无迹递上火,她接过来,扔在了人皮脸上。

    顿时,熊熊(热rè)火燃烧,只是几个瞬息,那特殊材质制成的人皮脸就随风消逝再无痕迹。

    “你们看见了。”若倾城把目光移向仍旧有些痴呆的魅烟与纸鸢(身shēn)上,淡淡的说道,“这,就是我真实的面孔。”

    现场一片冷静。

    两人皆是惊讶。一人是在若府摸爬打滚多年的纸鸢,却是不知道……想了一想,她就释然了,不光是她不知道,就是若府的其他人也不知道的。而另一人则是在尉迟寒(身shēn)边处理大小事物的魅烟,却也是没有料到,这谜底揭开的那一刹那,连一向稳定沉着的她都惊讶于赞叹不已。

    若倾城把两人的神色都收进了眼里,笑了笑,“你们可有话要问或是要说?”

    两人一愣,相继摇了摇头,表示无话可说。

    “那好,以后一切听从安排。”若倾城吩咐,见两人又是点头,却是觉得好笑,这两人的表现……不过是一张皮囊罢了,何必这么惊讶。

    “青衣,拿两张人皮脸出来。”这两人的面孔对于帝都许多人家都太过招眼了,不乔装不行。

    若倾城把两张人皮脸递给两人,“带上。以后你们就不再是纸鸢与魅烟,而是……无影、无踪。”

    两人对此倒是没有异议,可无痕却是叫嚣着不愿意了,“不行不行,她们两个凭什么取这个名字,她们根本就不配。”

    两人神(情qíng)却没有因为无痕的话有丝毫改变。

    若倾城白了无痕一眼,“方才才觉得你懂事了不少,现在看来……还有,你也不要在那儿叫,你先打得过她再说。”若倾城手指着的魅烟。

    无痕顿时咽了一口唾沫,刚才的那气势他可没忘,要是换了无迹打,应该能赢,但是他……就算了吧!可是他又丢不起这个脸,“哼,谁要和她们打。”

    “你难不成只会逃?”若倾城没好气的道,“当初叫你学那个可不是为了逃命而学的。”

    无痕这才发现主子的语气有些不善,便是不敢说什么话,只有缩了缩脑袋。

    青衣把一切事(情qíng)都吩咐妥当,请示接下来的行动。

    “走吧!”

    现在走得越远越好。而且她们要话最快的时间去无尽林,去找那所谓的神医。

    虽说一切都是在赌,但如果连赌都没赌就认输却是十分不值得的。赌,至少还有赢的机会!只要有机会,就不会放弃。

    有无迹背着雪儿,众人才出了石门,没有按着方才来的方向走,而是拐了一个弯,从另个方向而去。

    途中,好几次看着前方已经没了路,可见青衣在石门上一触,就峰回路转,又出现了路。

    魅烟虽是见多识广,却仍旧惊叹不已,这些设计比魅影楼的设计不知道好了多少。她抬头看着王妃的背影,她发觉这个王妃的背后总是有说不完的秘。

    以前她就觉得那个丑颜的王妃是配得上王爷的,而现在……

    曲曲折折的走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到了尽头,一出尽头,却已置(身shēn)在森林之中。

    若倾城转得头都花了,忍不住的说道,“这个也做得太麻烦了。”

    无痕笑道,“这当初可是您的设计图,我们不过依葫芦画瓢而已。”

    好吧!纸鸢与魅烟觉得她们今天就是来开眼界的,她们是真的不知道这个王妃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好好好,那下次我设计个简单一点的。”若倾城若有所思,忽地拍手道,“对了,这个我记得应该是我的第一个设计图吧!”

    青衣点点头,“这正是主子的第一个设计图。”

    若倾城皱了皱眉头,想想,“以后统一改口,都叫我小姐……现在江湖可没有醉香楼与弄月斋了。”

    “是。”对于这个改口,几人倒是没有持反对意见,毕竟正如她说的那样,以后在江湖上走,还是叫小姐来得方便一些。

    没有醉香楼与弄月斋?

    纸鸢与魅烟一时没有听懂,等回过神,就已经见有人叫她们上马了。

    两人一上马,没有来得及开口问,已经见马匹飞奔了出去,她们也只有跟上。

    马比马车要快多了,所以若倾城吩咐的是备马……

    只见几匹骏马奔驰在林间,不时地,惊起林中野兽吼叫与鸟儿纷飞。

    ……

    “逃了?”宫眉秀眉蹙在一起,粉拳捏紧,掐进了白皙的手掌里。

    她本来想着缓和一段时间过后再收拾她的,可不料她在这个关头居然离开了……而且尉迟寒竟然放她离开了?这不得不让她感到疑惑,她们不是很恩(爱ài)吗?怎么会出现这么一天?

    呵呵!她就知道,那两人只不过是人前秀恩(爱ài)罢了!尉迟寒是怎样的人,怎么会看上那种人儿呢!

    “尉迟寒……”夜里梦回不知道叫了这个名字叫了多少遍了,可是到头来她却只能把(爱ài)意压在心底,为他兄嫂!她不甘,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连陈书棋那般的人儿不也是反抗了吗?到头来也不是很么都没有得到,反弄得一(身shēn)狼狈不堪。

    当她知道一切都不可能的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学会了隐忍,因为她知道,只有她足够强大之时,才能有条件去谈拥有……

    现在她是没有本事变得那么强大,所以只有踩着尉迟恭的肩膀往上爬,而且她要努力的爬,到高处之时,她要站得稳稳的……到了那个时候,她会竭尽权利去帮助他!

    她要让尉迟寒知道,只有她才配站在他的(身shēn)边,只有她才能够成为他的女人,只有她才值得他去深(爱ài)!

    忽地,大笑出声,“走了好,走了好。”走了就别回来了,只有死人才可能不回来。

    可是当下,她却不能派人去……

    “老夫人的信。”有宫家带来的贴(身shēn)丫鬟拿出一封信毕恭毕敬的递了上来。

    宫眉有些着急的把信夺了过来,急急地打开,眉头舒展开来又皱紧,皱紧过后又舒展开来,可为复杂。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