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5 伏击

    尉迟轩宁一听便是不愿意了,立马辩驳道,“要说嘴毒,谁能比得过你!”蹦到尉迟寒的面前,软声的求道,“六哥,快帮忙解开吧!这样很难受呢!”

    尉迟寒摊手笑笑,“我可帮不上忙。”

    尉迟轩宁恨铁不成钢的低碎,“我以前的六哥可不是这样。得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做榜样……”

    若倾城看着尉迟轩宁的衰样,也懒得计较了,不然还不知道他嘴里会说出什么话来,便手一松,白绫就收了回去。尉迟轩宁一个没注意,还碰到了旁边的石桌上,疼得“呼”了一声。

    “你、你……”尉迟轩宁手直发抖。

    尉迟寒眼一沉,“不得无礼,她可是六嫂。”

    尉迟轩宁不愿意,下巴抬得比谁都高,“哼!我可没有承认。”说完转(身shēn)就准备走了。

    尉迟寒眼疾手快,就把他拉住,低声问道,“交代你的事(情qíng)好像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尉迟轩宁顿时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焉焉儿的说道,“不是有人帮忙查了吗?何必硬要我去查呢?”

    尉迟寒眼一冷,“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点?每次交代你的事(情qíng)总是推三阻四的,什么时候按时完成了?”其实尉迟寒是有些担心他的,总是想着,这两年政局还算稳定,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成长,要是……

    尉迟轩宁理亏,垂着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尉迟寒却一改往常的风范,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大抵是一些希望尉迟轩宁懂事一些的话。

    若倾城算是看呆了眼,她是不知道一直冷冰冰的尉迟寒居然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倒是站在一旁的魅烟小声的提醒道,“王爷平时很少说话,但是一旦训斥起福王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的,能够说上好一阵子。”

    若倾城目光直愣愣的盯了一会儿,便是觉得有些无聊,准备撤退,可哪知道尉迟寒却是停了嘴,冲着她问道,“你这是准备去哪儿?”

    若倾城站住(身shēn)子,回头看着他,“你在这儿训斥小孩儿,我在这儿干什么?”

    尉迟轩宁听到“小孩儿”三字,本是垂着头的一下子就抬了起来,不甘的瞪了她一眼,嘴上却是不敢说什么的。

    尉迟寒看了尉迟轩宁一眼,也觉得多说无益,很多事(情qíng)还是要经历过才能成长的……何况现在的他虽然不是很懂事,但是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回去吧!”尉迟寒发话,尉迟轩宁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要知道,平时这种(情qíng)况可是还要说很久的,今儿这是?

    他狠狠地瞪了若倾城一眼,才转(身shēn)气冲冲的离开了。

    若倾城被他瞪得莫名其妙,不过转念一想,莫不是在怪她夺去了尉迟寒的关注吧?摇头笑笑,还真是小孩子啊!

    她转(身shēn)进了房间,尉迟寒跟在后面也进了房间。

    “你没其他的事(情qíng)要做了?”若倾城进屋就拿了书桌上的一本书躺在了软榻上,却是觉得他一双眼睛就盯着她看,有些不习惯的抬眸说道。

    尉迟寒进屋也算是有了好一会儿了,可是她压根就当他是透明的,不与理会,现在好不容易听见她说话,便是高兴的就坐了软榻的另一边,看着她道,“我素来就是一个闲散王爷,本是没什么正事需要做的。”

    若倾城紧紧的盯着他,看不出什么端倪,随即就低头又开始翻手里的书。

    “下棋吧!”忽地,尉迟寒这样说道。

    “下棋?”若倾城抬眸不确定的问道,“难不成你又想从我这儿(套tào)消息?”

    尉迟寒微笑,“不如说是我想放你离开?”

    若倾城一愣,确定他没有什么异常以后才道,“终于不想看见我这张脸了?”她说话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可却总觉得酸溜溜的,听上去有些别扭。

    尉迟寒嘴角的笑僵住,“你硬要这样说我也承认!”他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对她就是不同的,直到确定自己的心意过后,更是不同了,可她?

    若倾城心里有点落差,不知道落差源于什么,“你也知道我下不赢你,如果你真想我离开这儿,不如直接写一封休书来得合适!”

    尉迟寒却不接话,起(身shēn)拿了纸与笔墨来。

    若倾城看着他把东西放好,却不问她愿不愿意颇有些不快,扔了手上的书,就起(身shēn)往里间走去。

    尉迟寒叫住她,“我这都准备好了,你去哪儿?”

    “我累了,想要休息。”若倾城坐在(床chuáng)上,“如果你真想下,也可以叫纸鸢来,她也会的。”

    说起话,若倾城还是一直想着赢尉迟寒的,所以私下里是花了不少功夫,先是交了纸鸢,然后两人对垒,却不知道是纸鸢太笨还是她太聪明,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尉迟寒却是不愿意了,几步就走到了里间站在(床chuáng)前,“你真要休息?”他忽地就笑了,笑得有些暧昧。

    若倾城觉得血液的沸腾度一下子就上升了,她抬眸却是有些胆怯的看着他,“你、你……”

    “我也觉得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尉迟寒说着就开始脱衣,吓得若倾城立马就站了起来。

    若倾城笑道,“你不是说要下棋吗?我们还是去下棋吧!”补充道,“不过没有赌注。”

    尉迟寒这会儿倒是满意的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整理着衣服,“反正都是打发时间,没事的。”

    若倾城总觉得有种掉进陷阱的感觉。

    就这样,若倾城有些心不在焉的下完了第一局棋,第一局棋的结果却是让她有些悔不当初的感觉,她居然赢了!可是却没有赌注。

    “后悔了?”尉迟寒注意着她变化的表(情qíng),适时的问道。

    若倾城一愣,随即明白,“我的人(身shēn)字典从来没有这两字!”

    就这样,一局一局的下,她一局一局的赢……

    若倾城丢了手里的毛笔,有些生气的道,“难不成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加赌注了?”顿了顿,“就这么对我感兴趣?”

    尉迟寒否认,“这棋我定是没有让你的。”方才的他一个劲儿的就注意着她的表(情qíng)神态,却是忘了观察棋盘,要说让倒不如说是心不在棋上。

    他接着道,“对于你?感兴趣是感兴趣,但现在我更倾向的是自己去发掘你的秘密,就像是翻一本书,等真正的入了迷才知道它的精彩。”

    若倾城错愕,难不成他已经发现了什么,她定睛盯着他,希望从那深潭似的眸子里发现一些什么,可是她看见的就像是黑夜里的北极星一样明亮的眸子以外,却是再没有什么。

    但她却被那道明亮的光深深吸引。

    若倾城有些慌神了,如果她的秘密被发现,他会怎样?

    像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尉迟寒道,“放心,至少在现在我还没有发现什么。”

    他是说谎了。

    若倾城一听就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倒是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算,离离开准备的最多还有三天时间……她现在是没有信心从他的监视下逃脱的。

    “我们重新赌一盘吧!”若倾城坐直(身shēn)子无比认真的说道,“加赌注。”

    尉迟寒微微怔忪,他定睛看着她,“真要加赌注?”

    若倾城肯定的点头,“至于赌注还是我赢了就放我离开,至于你赢了……你说什么我都会同意的。”

    她真的是豁出去了。本来没有雪儿这件事(情qíng)她还可以等的,可是现在却是及不容缓了。

    尉迟寒笑道,“我说什么都会同意?”他笑,眉眼与唇都在笑。

    若倾城暗自咬了咬舌头,这张嘴真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可这会儿却又容不得她反悔了,无奈又坚定的点了点头,“对,不过违背伦理之事……”

    “放心,我还不需要一个女人为我杀人放火呢!”尉迟寒笑着道,“那这盘棋你可要注意了哦!”

    ……

    魅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嘴里叫道,“王妃,不好了,不好了……”脚下一个趔趄,就差点摔倒在地。

    若倾城眼疾手快,白绫飞出就把魅烟扶住。

    她皱眉看着魅烟,“这又是出了什么事?”

    魅烟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气喘吁吁的道,“王、王妃,纸鸢姑娘受伤了。”

    “什么?”若倾城立马就站了起来,几步上前,“纸鸢人现在在哪儿?”

    魅烟直呼气,“纸鸢姑娘人在大厅,正在接受治疗。”

    若倾城一听就急忙忙的往大厅赶去,一路上动作倒是极快。她今儿一大早就是有些不安,等来的却是这么一个消息……

    赶到大厅,若倾城见纸鸢坐在一个椅子上,面色苍白,口角还有几丝血迹,头发凌乱不堪,衣襟也有些破败……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

    几步上前,若倾城就着急的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站在一旁的魅鬼低头回话,“纸鸢姑娘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遇见了伏击,受了重伤,大夫已经诊治正在开药。”

    “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若倾城着急的走到纸鸢的(身shēn)边问道。

    纸鸢咳嗽了几声,有些困难的开口,“方才我办事回来,半路就遇见一大批人伏击,奴婢不才,差点落入贼手。”

    ------题外话------

    待会儿还有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