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3 线头

    没有吃晚饭,若倾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翌(日rì)的午时了。坐起(身shēn)子揉了揉眼,还有些不在状态。她恍惚记起昨天后来的(情qíng)形,那漫天的烟花绚烂夺目,照亮了半个帝都……但烟花终究是稍纵即逝的,等到了落幕,整片天就黑了下来。

    她现在想起就不(禁jìn)的笑笑,他居然知道昨(日rì)是她的生辰!这个认知让她多少是有些吃惊的,他居然记得?

    不过就算是记得,又有什么?

    天气是有些闷(热rè)了,(热rè)得湿透了衣服,伸手抖了抖衣服,忽地,她的手就僵住了,她目光(阴yīn)沉的看着(身shēn)上的衣服,嘴角抽搐,她想问,是谁帮忙换了衣裳?

    昨(日rì)回府的时候,她在马车上就已经睡着了……

    “王妃,已经打好了水,需要沐浴吗?”纸鸢听见动静就知道是她醒了,连忙就进了里间问道。

    若倾城愣了愣,随即就点了点头。她走到屏风后面就退了衣服泡进澡盆,被(热rè)水这么一泡,(身shēn)上顿时是舒坦了不少。

    纸鸢知道王妃这个时候不喜欢别人站在旁边,就准备退下,却是被叫住问道,“昨夜、昨夜是谁帮我换的衣服?”

    若倾城想了想,终究是问了出来。

    纸鸢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浅笑道,“是我和魅烟帮忙换的。”

    若倾城卡在喉咙眼的心一下子就掉了回去,她也不明白她是在紧张些什么了?最近,她是有些反常了。

    目光一转,就看见纸鸢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她脸一沉,“吩咐的事(情qíng)都做完了吗?”

    纸鸢连忙点头说没有,不过顿了顿,还是把最新消息说了说,“宫画纱派出来的人被阻拦了,至于若涛世那里,仍旧是没有反应……其他的事(情qíng)也是按着计划进行的。”她微微抬眸看了一眼若倾城,“雪儿的病仍旧如此!”她是不知道雪儿是谁,但是最近每次从那里回来都要汇报此人的消息来看,此人在王妃的心里十分重要。

    若倾城点了点头算是满意这些调查。

    纸鸢退了下去。

    在澡盆待了一刻钟左右,整理了一下(情qíng)绪,她才出了澡盆,刚换好衣服,就看见魅烟急匆匆的进了房间。

    魅烟踌躇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觉得这段时间来,她是有些依赖于眼前的的这位王妃了,毕竟这么久的时间里,她是从来没有看见过主子这样对待一个女人……

    她迟疑的样子落在若倾城的眼里,觉得有些诧异,这魅烟一直都是一个沉沉稳稳的(性xìng)子,今儿这是怎么了?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若倾城站起(身shēn)整理着衣服说道。

    魅烟心底叹息一声,“没、没什么事!”

    若倾城见她不愿意说,就不在意了,可是魅烟仍旧是跟在她的(身shēn)后。转头,紧紧的盯着她。

    魅烟被看得浑(身shēn)打怵,最后豁出去了一般,“宫里的林总管来了,宣王爷王妃进宫面圣。”

    若倾城疑惑不解。

    魅烟也只有硬着头皮说下去,“王爷素来就不喜欢进宫的,今儿再加上要宣王妃进宫,王爷说什么也不应……王爷与皇上之间的关系本就已经够僵了,再这样下去,怕是不好。”

    若倾城看魅烟,想不到尉迟寒(身shēn)边也有这么忠心的人。

    “那你希望我做什么?”

    魅烟知道王妃是听懂了她的话的,可……“奴婢希望王妃答应进宫。”

    若倾城暗暗叹息,都要离开了,她自是不喜欢卷进这些事(情qíng)的,到时候越陷越深,自拔就会更困难了。

    可是这事却又与她相关!她素来也不喜欢欠着别人的。

    “魅烟,你这又是在做什么?”尉迟寒出现在门口,眉头紧锁,一脸(阴yīn)沉,显得十分不高兴。

    魅烟听到这声音不自然的就打了一个抖颤,连忙朝着门口的方向使劲儿的点头赔不是,嘴里念叨着,“奴婢越矩了,是奴婢的不是。”

    尉迟寒几步上前,走到两人的中间站定,看着魅烟道,“再有下次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魅烟连忙点头。

    “下去吧!”尉迟寒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了,然后转(身shēn)问若倾城的时候,面上却不是方才那般冷冰冰,“好些了吗?”

    若倾城看着魅烟小心翼翼的样子,疑惑的盯着尉迟寒,他这人还真是……

    “问你话呢?”在她的面前,尉迟寒的耐心直线上升。

    若倾城道,“魅烟也是为了好,你这般样子……”

    尉迟寒心(情qíng)一好,笑道,“你这是在关心我?”

    若倾城还真是不习惯他的跳跃思维,“跟你是没共同话题了。”也对,两人不知道是差了多少的代沟。

    “王爷,王爷,进宫吧!不要为难老奴了。”一道尖细苍老的声音传了进来。

    尉迟寒的脸色有些不好了。

    若倾城倒是好奇的望向门外,一道有些佝偻的(身shēn)子出现在了门口。

    小林子一见门内的若倾城,连忙行了礼。

    尉迟寒冷冰冰的道,“不是叫你回宫了吗?怎么还跟着到这边来了?看来这安王府还真是随便啊!”

    小林子躬着(身shēn)子道,“王爷,进宫吧!”

    尉迟寒的怒气已经十分明显了,“难道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出去……等有一天你的面子耗光,我就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耐心了。”

    若倾城一听,这人是谁?尉迟寒居然还要给他面子?她仔细打量了两眼,许是感受到她的目光,那人也回了一个笑。

    “老奴……”小林子还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尉迟寒是一点耐心都没有了,“你要是再不走,我也只有送客了。”

    小林子有些犯难的站在原地,踟蹰不已。

    若倾城忽地开口道,“等我们准备一会儿就进宫。”

    小林子得到这个答案立马眉开眼笑的点头就出了门。

    若倾城抬眸,见尉迟寒正打量着她,她也知道自己方才是有些自作主张了,不(禁jìn)心里忐忑的道,“你要是不想进宫,我一人也可以去的。”

    尉迟寒足足看了好几秒,“那就快点准备吧!”

    ……

    马车进了玄武正门,接着又过了几道正门,才总算是进了皇宫!

    到了御书房的时候,没等人通知,尉迟寒就推开了房门。跟在尉迟寒的(身shēn)后,她也顾不上打量,而是琢磨着待会儿见了那天子之后该说怎样的话才不算失礼。

    等了那么长的时间,本以为今天是见不着了,可这会儿却看见两人出现在面前,高兴的道,“赐座。”

    这下好了,连施礼都免了。

    尉迟寒倒是见怪不怪的就坐了下来,他抬眸扫了有些踟蹰的若倾城一眼,“坐吧!”

    若倾城这才坐了下来。她是感觉到这父子两之间气氛的尴尬了……

    尉迟天倒是毫不在意这尴尬的气氛,笑着问了好一些问题,尉迟寒则有些心不在焉的,高兴了“嗯”一声,不高兴了连“嗯”一声也觉得费力……尉迟寒表现出这种样子,却是没能够打击尉迟天的(热rè)(情qíng),仍旧高兴的问着。

    尉迟天慈祥的看了若倾城一眼,他现在看着这个儿媳是越看越满意了,“听说你的古武八阶了?”

    若倾城摇了摇头。

    尉迟天笑道,“年轻人也不用过去谦虚了哦!这些事(情qíng)外面早就已经传遍了。哈哈……”

    若倾城仍旧摇了摇头,“回陛下,还不是古武八阶。”

    尉迟天的眉头皱了皱,他疑惑的看了若倾城几眼,“难不成是用了什么秘法?”

    世间也只有秘法能够暂时提高古武的修为,增强战斗力。

    “皇上!”尉迟寒大声叫道,显示他的不悦。

    若倾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尉迟天挥了挥手,“不说就不说,这么大声做什么?”随即冲着若倾城道。“我这个儿子脾气有些糟糕,你要多费心了。”

    若倾城愣了愣,她是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归她不能说,她不会跟尉迟寒过一辈子,所以没什么吧!

    若倾城是后悔了,根本就不该答应进宫的,也不知道进这趟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后面还说了些什么,若倾城是没精力去听了,反正她知道离开的时候尉迟天笑得十分开心,至于尉迟寒,她倒是没能从他表(情qíng)中看出什么。

    两人出了御书房,走了一会儿,就见尉迟恭与宫眉站在前面。

    “正是巧啊!”尉迟恭率先开口,他的目光却是紧盯着若倾城。

    若倾城不适应这种赤luo(裸luǒ)的目光,有些厌恶的回了一眼。

    尉迟寒道,“说巧也不巧,你不是长长都在宫里的吗?”

    尉迟恭一愣,笑道,“六弟倒是(爱ài)说笑了。”

    尉迟寒不答。

    而站在一旁的宫眉笑意盈盈的目光却是尉迟寒与若倾城之间转了一个来回。

    当宫眉的眼神落在若倾城的(身shēn)上时,她忽地觉得那个眼神有些可怕,抬眸,望了回去,却只是从宫眉的眼里看见温暖的笑。

    她疑惑了,方才明明只是那么一刻,可她却感觉到了宫眉眼里的敌意,那么的深刻明显。

    宫眉,宫眉——宫家,若家……

    呢喃着这几个词,她需要一颗针窜起所有的线头。可那颗针掉在了什么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