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2 实力

    尉迟寒哑然,目光错愕的看着若倾城,他是真的没有想出来她居然会这样说。虽说她是在帮他,可这方法确实是有点……那个什么了。不过心里却流淌着一种说不出的甜蜜。

    与他反应截然不同的尉迟轩宁则是勃然大怒,她居然敢这样说他的六哥,“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手指指着前方就怒喝道,“你、你凭什么这样说我六哥,我……你、你要是再说,我铁定不会放过你。”

    若倾城眉头一皱看了尉迟轩宁一眼,然后目光移向尉迟寒,他的眼里却是没有不高兴,她释然道,“昆王难道是想强人所难?可就算如此,你胜了,别人也会说你胜之不武的,当今的西凉国谁不知道昆王的一(身shēn)好武艺啊!”顿了顿,笑道,“但我相信王爷是废物一说也算是闻名天下了,这般比试却是不公的。”

    尉迟恭明显没有料到她会这么一说,顿时哑然,不知如何辩驳,随即回了神也算是知道她是在帮他开脱了……才那么几天,难不成是有了感(情qíng)?多么好笑的两个字啊!

    在他的眼里,感(情qíng)两字就是无稽之谈,一直以来,只有利益一说,为了利益,任何东西都可以抛弃的。何况只有短短的那么几天,能有什么感(情qíng)?

    他不(禁jìn)想起母亲,那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那么多年的付出都不曾讨到他的欢心与喜(爱ài)……到了现在却是剑拔弩张的关系了。好笑,好笑,真好笑。

    他猖狂一笑,大声道,“弟媳这话可有些不符实了……这几天帝都之内可都在传呢!传六弟早就不是‘废物’了,而且一(身shēn)古武修为甚是厉害。”他看向尉迟寒,目光凛然,话却仍旧是对着若倾城道,“安王妃这真是担心安王,不过……小心了。”

    尉迟恭猛地一挥,力道就如猛虎下山,气势恢宏不可一挡。此招正是——虎啸拳。

    若倾城(身shēn)子犹如浮叶刹那便被大风刮上了天空。她(身shēn)子在空中停顿了好几秒,衣袂翻飞,映着耀眼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

    她俯视着下方,讥笑道,“想不到昆王还真喜欢强人所难。”

    尉迟恭冷然一笑,“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在我的眼里就没有什么不同。”猖狂与自信,他是那般的耀眼,甚至于一切达成目的的手段在此刻看来皆是显得不那般卑鄙了。

    他(身shēn)子一纵,顿时弹跳了起来,犹如离弦之箭,朝着若倾城的方向飞(射shè)而去。

    “小心。”坐在席上的尉迟寒不(禁jìn)出声,(身shēn)子一纵也飞(射shè)了出去。

    若倾城看着尉迟恭飞来,心一紧,也顾不得其他,(身shēn)形一松,急速下降,刚好躲过了他的一击,可是尉迟恭的攻击太快了,夹杂着气势也太过凶狠,她仍是没能避免,被余力波及。

    她连着退了十几步,在地上也划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等稳住(身shēn)子闷哼一声,血腥的味道立刻弥漫在口腔之中。

    可是尉迟恭并没有放弃,下一招的攻击已经攻了过来。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尉迟寒挡在她的前面,手一挥,就化解了尉迟恭的攻击。

    他生气了,这是所有之人都看懂了的。

    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这么生气,他脾气虽不佳,但生气的次数却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的……甚至是别人骂他废物的时候也没有见他生气。往往在那个时候,他看上去风轻云淡一般,就像是那“废物”不是他。

    可是此刻的他?

    他眼眸中寒光一闪,嗜血的暗芒冰冷骇人,声音也如从堆尸成山、血流成海的战场上而来,萧瑟凄凉,“没事吧?”

    若倾城抹掉嘴角的鲜血,抬头往他。他的(身shēn)子(挺tǐng)拔欣长,他的后背宽厚沉稳,没来由的就安心下来,笑道,“没事。”

    尉迟寒回头,望见她唇上的一丝血迹,心一沉,掉入了深渊。

    尉迟恭见他终于上场,手上的动作也微微停了下来,“终于舍得上场了?”他终究是看不起尉迟寒的,做了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尉迟寒安慰的看了若倾城一眼,回头,刹那间神色一变,无比的冷静,“你会后悔的。”

    尉迟恭癫狂一笑,“我的人(身shēn)字典从来没有这两字。”

    “会让你知道的。”尉迟寒冷静的可怕。

    就在剑拔弩张的之时,一直站在尉迟寒(身shēn)后的若倾城笑道,“还是让我来吧!昆王方才那么想与我比试,要是我这样就下场了,岂不是落人口实?”

    尉迟寒(身shēn)影一顿,转(身shēn)看着她,只见她微微点头,他的心便是安静了下来,上前几步,却是站在了她的(身shēn)后。

    尉迟恭错愕的看了若倾城一眼,眼里有不屑,凭着她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对手。难道她的实力不仅如此?

    目光凝重起来。

    若倾城上前两步,笑道,“昆王,继续吧!”

    场下之人这时才回了神,皆是一副惊恐的样子看着台上的若倾城,她们有些不解了,这若倾城莫不是真傻了,都打不赢了还要上场?那尉迟寒也不阻拦一下,难不成他真是没本事的,只有躲在女人的背后?

    尉迟轩宁也暗暗着急了起来,现在这种(情qíng)况,她还能坚持下去吗?他也不笨,此刻他也算是知道她极力的掩饰着六哥的实力……虽然这一切皆是因她而起,但他知道六哥向来都是一个冷静的人,六哥那般做自有他的道理的。可?

    而他一旁几人的神色也皆是有些不对劲儿了。

    尉迟彦易心里一沉,面上苍白,他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她是那么厉害的人物。至于一旁的若倾雪则是早就已经痴呆了。

    而尉迟敬则是愈发的兴奋不已。陈书棋却是面露不甘,再看那宫眉,目光微微一沉,嘴角扯出一抹晦暗的笑。

    ……

    若倾城凌空飞了起来,在众人见鬼的表(情qíng)中就犹如谪仙一般的腾空飞了起来。

    她墨发张扬,她裙角飞舞,她手中白绫腾飞,带着的却不是方才的气势,此刻的她,周围空气波动,以她人为中心犹如漩涡旋转了起来。

    八阶,这是八阶,多常年了,整个西凉国都没有几个古武八阶的人出现,而且还是她那般的年轻。

    若倾城笑了,笑得那般炫目多彩,此刻的她在众人眼中不是丑女,而是一位强者的崛起那般刺目。

    所有人都知道,从今以后是再也没有人敢笑她了,一个八阶的强者足够引导一方势力,一招之间足以颠覆一个省城。

    “九天飞舞——”

    随着一声(娇jiāo)喝,两条白绫幻化出千百条白绫的影子,360度无死角的朝着尉迟恭围攻而去。

    尉迟恭也只是微微一个慌神,却是致命之处……

    “嘭。”

    所有人都清楚的看见了,尉迟恭飞速的后退,最后砸在了柱子之上。

    “咔嚓。”柱子发出微不可闻的碎裂之声。

    尉迟恭没有忍住,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了出来。他知道方才是他大意了,这么些年来,他从来没在别人手中这般的吃亏……

    若倾城一招完毕,见尉迟恭已经这种(情qíng)况,心里一笑,她也算是除了一口气了,方才他居然打伤了她,她那么骄傲,却是……她是不(允yǔn)许的。

    她知道自己已经透支了真个(身shēn)体的力量,终于撑不住了,她的(身shēn)子犹如断线的风筝急速下坠。不过此刻的她嘴角却是挂着笑的。

    尉迟寒(身shēn)子一纵就接住了她,着急得就问道,“是不是伤得很重?”

    若倾城落在他的怀里,抬眸一笑,强撑着(身shēn)子道,“没什么大碍的,休息几天就会恢复的。”

    尉迟寒却是握住她的手腕,刹那,她便是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手腕传来,片刻,(身shēn)子也是稍微的好转了。

    她抬眸微微一笑,“浪费了……”

    尉迟寒目光一沉,瞧着她这种(情qíng)形,语气却是没有加重,温柔的道,“你没事就好。”他此刻的关怀已经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若倾城定睛看了他两眼,最后移开看着尉迟恭,笑道,“昆王对于刚才的赐教可满意?”

    尉迟寒推了推宫眉伸来的手,站直(身shēn)子道,“好功夫。”他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为什么他那个六弟不顾一切的愿意娶她了。

    可他终究是算错了,他错在认为都像他一样,皆是从利益出发看遍一切。

    若倾城今天的这场比试算是风华万千了,相信只需半(日rì)整个帝都皆是沸沸扬扬了,几(日rì)之间整个西凉国皆知……

    以后的她再也不是丑女了。也没人敢那么说了。

    跳上台子的尉迟轩宁也是有些担忧的问道,“没事吧?”

    若倾城眉眼一挑,笑道,“你不是巴不得我死吗?”

    尉迟轩宁一愣,转头不看,“哼!还有力气挖苦人,就知道是没事了。”顿顿,“也只有六哥这么着急你。”

    若倾城与尉迟寒相视一眼,沉默不语。

    尉迟彦易上台现是询问了一番,见两人都没大碍才松了一口气的道,“今(日rì)的比试也算是圆满结束了……至于第三轮比试的奖品,弟媳怎么处理?”

    若倾城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尉迟寒已经抢先道,“(爱ài)妃,今(日rì)不也是你的生辰吗?”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