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0 阴谋

    灵鼠靠着动作敏捷伶俐,外加一(身shēn)古怪功夫,却是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无人能挡无人能敌,好生威风。

    “该你表现了。”尉迟寒冷眼看着场上的(情qíng)形,嘴角微微扯动。

    尉迟轩宁“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终于轮到我了。”

    “六弟,你也看上了那东西?”尉迟彦易见他站了起来,温煦一笑,“早知道我就送了你去。”

    尉迟轩宁挥挥手,甚是不在意,“就那破玩意我才看不上,不过是有人想要罢了。”瞪了一眼若倾城,可眼里分明十分兴奋。

    “哦!”尉迟彦易顺着尉迟轩宁的目光往若倾城一看。

    若倾城倒是毫不避讳他的目光,迎了上去,她淡淡一笑,“景王不会介意吧?”

    尉迟彦易一愣,眸子深处闪过一丝(阴yīn)狠,面上(春chūn)风依旧,“怎会介意?”

    尉迟轩宁听不惯这些客(套tào)话,笑道,“我去了。”一甩长袍,他就特拉风的飞跃上了台子。

    “敢问这位是?”灵鼠明显一愣,目光朝着尉迟彦易的方向看了一眼。

    “哪里那么多的废话,赶紧动手。”尉迟轩宁脾气有些不耐烦,气势瞬间转变,怒喝一声,“动手吧!”

    灵鼠目光凛然,也是猖狂的一笑,“好大的脾气,不过是个黄毛小子,今儿不教训……”

    话没有说完,灵鼠面上却被重重的挥了一拳。尉迟轩宁猖狂的道,“哪里那么多得废话!”

    灵鼠一抹嘴角,却是几丝鲜血,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小子找死!”(身shēn)影一闪,只在空气中留下一抹淡淡的影子。

    尉迟轩宁双眼一闭,感受着周围空气的流动,嘴角却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只见猛地,他(身shēn)子一弯,单手握拳就重重的挥了出去,而那本已经消失的灵鼠却重摔在了地上。

    “就这点本事?”尉迟轩宁站在灵鼠的面前,俯视着倒在地上的灵鼠。

    灵鼠目光一沉,“技不如人,我输了。”他站起(身shēn)就下了台子。

    尉迟轩宁笑道,“还有谁想上来试试?”

    只见台下的众人议论声四起,却是没人赶上去。

    若倾城忽地觉得有趣了,这灵鼠难免是表现得有些太不中用了,方才战胜了那么多人,这会儿只是简单的两招就被打败了。她转头冲着尉迟寒一笑,“你这个七弟还真厉害!”

    尉迟寒一笑,“虽是比不上你,但赢来灵鼠还是绰绰有余的。”

    若倾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剑谱怕是已经到手了。”这戏难免是抬不过好看了。

    果不其然,台上是再没有人敢上去了。

    尉迟轩宁难免失望的摇了摇头,拿了剑谱就下了台,一下台就把剑谱往若倾城面前一甩,“给。都是些不中用的,却是没人敢上台了。”

    若倾城拿起剑谱翻了两页还算是有用,她抬头道,“还是七弟太厉害了,一上台就吓得众人不敢与你比试了。”

    这话明明是赞扬的话,可听在尉迟轩宁耳里却觉得怪异,“哼!也不看看我是谁?”

    尉迟彦易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倒是让得几人笑了一笑。

    “众人可要努力了。”尉迟彦易上台扫了场下一眼,“接下来就是第二场比试,至于比试的奖励……”手一挥就见有人捧了一个盒子上台,众人皆是伸长了脖子往前凑,毕竟第一次的奖品就那么厉害了,众人皆是看一看盒子中的东西了。

    若倾城笑道,“这场戏是越来越好看了。”顿了顿,问尉迟寒道,“你可知道盒子里面装了什么?”

    尉迟寒目光一凝,摇头。

    尉迟彦易亲自揭开盒子,顿时一股药香就溢了出来,药香浓郁可见不是一般的药品,却见众人神色皆是一变。

    尉迟彦易见众人神色,便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盖上了盒子,笑道,“这里面装着的丹药是——破阶丹。”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皆是吸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这破阶丹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药(性xìng)正如药名一般,对于突破六阶的人可是具有大大帮助。

    更要知道,突破六阶对于古武修为之人十分重要,有些人有可能一辈子就困其在六阶……而现在具有破阶丹过后,对于突破的成功(性xìng)提高了百分之五十。虽不是百分之百,但仍旧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你府里可有这么多宝贵的东西?”若倾城笑着问尉迟寒。

    尉迟寒反问,“羡慕了?”目光一亮,“如若你想要这些东西,我倒是可以帮忙去搜寻的。”

    若倾城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翻着剑谱笑道,“有了这剑谱就满足了。”

    尉迟寒一想,对于她来说,这破阶丹是没用了。

    尉迟彦易一下场,台子上就是迫不及待的跳上了人开始打斗。

    尉迟恭笑道,“三弟真是大手笔啊!”

    尉迟彦易毫不在意的一笑,“今(日rì)可是(爱ài)妃的生辰,这些东西倒是(身shēn)外之物了。”

    “王爷。”若倾雪垂眸(娇jiāo)羞的叫了一声。

    尉迟彦易爽朗的笑,“二哥快事别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你瞧,她可是生气了。”

    尉迟恭冷冷的扫了若倾雪一眼,“倒是不知道三弟这么疼(爱ài)妃子。”

    “哪里哪里!”尉迟彦易笑得愈发温煦了。

    下面谈笑连连,台子上的打斗也愈发激烈。

    虽说这场比试众人的古武修为不是很厉害,但好歹也是集了各家的古武秘籍,打斗方式也算是应有尽有,弄得人眼花缭乱了,却是不可多得的——大戏。

    最后经过一场比试,这丹药却被一个朝中大臣夺了去,至于理由,大伙儿也都知道这大臣家里有个不争气的犬子……

    若倾城有些隐隐好奇了,按着前面两场的奖品,这第三场奖品该是多么的厉害才能压得住场面啊!

    尉迟寒瞧着她这般模样,心里倒是笑了笑,她这样子多少是有些人气了。

    “至于第三场比试的奖品……”尉迟彦易鼓了鼓手掌,就见有人抬着一个纸筒子上场。

    若倾城是没有瞧出这是什么玩意了,不(禁jìn)纳闷,难道珍宝都返璞归真了?

    正在她纳闷之时,尉迟彦易就笑着道,“此名叫‘烟花’,据说其燃放漫天灿若星辉,是不可多得物件!”

    若倾城本是绷着的一个心弦刹那,不是松了,而是嘭的一声就断了。她嘴角使劲儿的抽搐,眼角胡乱跳动,倒是极力的忍着,不然一下子就要大笑出来了。

    她还道是什么奇珍异宝,本是等着打开眼界的,却不知道尉迟彦易居然拿出了这么一个玩意,难不成真没宝物了?

    尉迟寒眼角扫到她强忍的笑,低声问道,“很好笑?”若倾城点了点头,他却一本正经的道,“传说这‘烟花’的制作方法古今只有一人知道,而那人现在却是隐居世外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出了这么一件稀罕物。”

    “呃?”若倾城错愕,好吧,她也不知道这玩意的制作方法。

    “你想要?”

    若倾城定睛看着尉迟寒,今儿怎么他一个劲儿就问她是不是想要,难不成是想讨好她?可他有必要讨好她吗?

    尉迟寒被她看得一愣一愣的,“怎么,不想要?”

    若倾城足足看了好一会儿,“其实你不用问我的。”

    本来还少许挂着温柔的脸刹那就冷了下来,“你只需要说你要或是不要?喜欢或是不喜欢?其他的就不用你管了。”

    若倾城听着他话里的霸道,却是想不出什么话来回答了,索(性xìng)的就装了哑巴。

    要知道这烟花虽是抵不上前面两件物件的实用,但对于这些看管了稀罕物的达官显贵却是十分稀罕的,只恨不得都得了去。

    尉迟彦易继续道,“当然,烟花筒子不止这么一个,而是足足的五十个……要知道这一点燃,整个帝都半边天都会被点亮的。”

    尉迟彦易见已经勾起了众人的喜欢,便是自觉地就退了下来。

    这会儿上场的人可是越发的多了,其中有江湖人士得了想讨好达官显贵的,也有达官显贵得了想自娱或是送进宫的……

    看着场中站着的那些人,若倾城摇头笑笑,真是……忽地,她眼光一亮,这烟花如若真是那般的稀奇,莫不是与她乃同道中人,皆是穿越……

    尉迟寒愈发弄不懂她心里的想法,只瞧着她一会儿无精打采十分失望,一会儿却又是精神抖擞异常欣喜,“这会儿改变注意了?”

    若倾城点了点头。

    “那需不需要七弟再帮一次忙?”尉迟寒话一落地,尉迟轩宁立马不愿意了,“这次就是打死我也不去了,谁要是喜欢去谁去。”索(性xìng)的双眼一闭,懒得看尉迟寒威胁的目光。

    若倾城挥挥手,“谁说有兴趣了就一定要夺了过来?”她只需要等人燃放的时候观察一下就能确定心里的疑惑了。

    尉迟轩宁急忙道,“六哥,你可听见了,你要是再((逼bī)bī)我,我……我一辈子就不理你了。”

    尉迟寒与若倾城皆是闭口不说话,静观场上的打斗。

    打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进入白(热rè)化了,最后只见一人站在台上厉喝一声道,“还有谁想上来赐教?”

    只见一个人影落在台上,此人却是尉迟彦易!

    众人弄不懂他心里的想法了。

    只见尉迟彦易拱手的道,“今(日rì)也是(爱ài)妃的生辰,我就在这儿讨个好兆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