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惊天消息

    若倾城再一次证明,她确实是想多了。虽说屋子里光线有些昏暗,但她仍旧能够清晰看见,尉迟寒一上(床chuáng)就躺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月光缘故,她从他脸上仿佛看见了一丝笑……

    冷静下来仔细一想,也对,凭她现在的相貌,要想一个男人对她有“(性xìng)”趣还真是困难。不知道为何缘故,她心里竟然有些失落。

    或许真的是(禁jìn)(欲yù)太久了。

    “怎么还不睡?”尉迟寒双眸快速闪过一丝光芒,嘴角勾出若有若无的笑。他虽然是想通了某些事(情qíng),但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啊?哦!马上就睡。”若倾城双手一拉被子,慌慌张张的就睡下了。

    尉迟寒感觉到(身shēn)上的被子被扯开,(裸luǒ)露了大半个(身shēn)子,他笑,“你……需不需要在家一(床chuáng)被子?”

    “嗯?”若倾城一时没有懂得意思,有些恍惚,她道,“这么(热rè)的天,不用再加被子了。”如果不是他睡在(身shēn)边,她哪里用得着搭这么厚的被子,防狼一样防着他!

    “那你把整张被子都卷了去……”

    话还没有说完,若倾城就懂得他的意思,连忙胡乱就往他(身shēn)上搭被子,可惜他是光着(身shēn)子的,她胡乱中就蹭上了他(裸luǒ)露的(胸xiōng)膛,温(热rè)滑腻的肌肤。

    她的手一触上他的(胸xiōng)膛,他的心有几秒钟的间隙仿若是停止了跳动,等那颗心脏重新鲜活的跳动,他才清晰的感觉到那细腻柔滑的手,透着微微凉。

    “舍不得放手?”仿佛还带着一丝丝笑。

    什么叫舍不得放手?

    若倾城的手似遇见了瘟疫般的猛地就收了手,轻咳了两声,“睡吧!”

    她再也不肯出声,他便也不出声。

    可是他为什么动手动脚的?

    他的手环在她的腰上,他把她搂在怀里,她那么(娇jiāo)小……

    也不清楚这厮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反正若倾城终究是抵不住疲倦就睡了过去。

    好像自打是她离开了若府,整条绷着的神经就松了。

    熟睡中的她翻了一个(身shēn),尉迟寒狭长的丹凤眼微眯,瞧着她扑扇的长睫毛,(挺tǐng)翘的玲珑鼻,红艳的唇……鬼使神猜的他居然凑前啃食她的唇,她的唇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甜味,让得他就像是一个得到甜食的孩子不肯撒手,撕咬缠绵、抵死方休……

    熟睡中的若倾城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双颊微红,知道她快呼吸不了的时候,他才总算是松了口,不餍足的他((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唇上的味道,丝丝的甜,淡淡的香。

    他笑,她的瞌睡居然这么厉害,在若府的时候她不会也是这般吧!

    本来还想多打听关于她的消息的,哪里知道她在若府大多时候就属于透明人物,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注意她。

    昨(日rì)听七弟说她不喜欢提起若府的事(情qíng),他就有了思量,今(日rì)本该是三朝回门的(日rì)子,他故意不提,就等她问起。正是如此,也算是印证了他心里的某个想法,她,不喜欢若府。

    甚至隐隐中他觉得她对若府有滔天之仇。

    ……

    若倾城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英俊的脸,她微微怔忪,足足是好几秒才算是回了神,趁着他还没有醒,她慌乱中就准备起(床chuáng),可是她就纳闷了,为什么两人的腿互相交叉的压着,而且他还抱得她那么紧?

    她动了半天,怕把他吵醒,始终是没敢有太大的动作,所以两人还是保持着原先的动作。

    她也算是彻底放弃了,睁大着双眼就把他瞪着,心里暗骂道,“老娘这副尊容,待会儿吓死你!”

    不过凑得近了,她倒是有些纳闷了,平时的他总是冷冰冰的样子,可是睡觉时候的他却像是放下了所有戒备的孩子,嘴角微微上翘,带着温暖的笑,却是有些平易近人的样子了。

    她看得有些入神了。

    猛然间,他闭着的眼就睁开了。本来想好了说是要吓他的,可是倒被他吓了一跳。

    她立马就推开他,慌乱道,“该起(床chuáng)了。”

    尉迟寒被推开,愣了愣才道,“还早。”

    “还早?你不上早朝吗?”

    尉迟寒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特地许了十天的假……陪你。”

    若倾城嘴角抽搐的看了他一眼。

    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若倾城眉头微蹙,“谁啊?”边说边看着尉迟寒,示意他赶快起(床chuáng)。

    “王妃,是奴婢。”纸鸢的声音里有些着急。

    “有什么事吗?”没注意纸鸢的话,只顾着愤恨的瞪着无动于衷的他。

    尉迟寒的修为足够强,在她愤恨的眼神中依旧怡然自得的躺在那儿。

    若倾城一气之下就从他(身shēn)上越过。

    哪里知道尉迟寒居然一个拦腰就把她楼了下来。她有些别扭的坐在他怀里。

    “这么急?”尉迟寒最近特别(爱ài)笑。

    若倾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也懒得动手,只有用眼神瞪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尉迟寒应该死了千百回了。

    在门外就纠结了半天的纸鸢终于是开了口,“王妃,刚得了消息,昨夜若府里着火,大小姐被……被活活烧死了。”

    “什么?”若倾城眉头蹙紧。

    “昨夜里若府着了大火,大小姐被烧死了。”重复一次。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