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小孩子气

    若倾城听到门外的声音,微微蹙眉,她居然是这般的不受人待见,不过凭她这相貌……也怪不得别人,“纸鸢出去看看,既然别人这么不想看见我,就叫他回去吧!”声音不大不小,刚好飘出门外,让门外之人清晰听见。

    尉迟轩宁本正想和魅烟讨价还价的,哪里知道门里面那个丑女人居然开嘴说不见他。他这人吧!天生逆骨,除了听他六哥的话以外,别人说一他偏道二。

    他顿时气得忘了和魅烟理论,气冲冲的就冲进了屋子,居然和迎面而来的纸鸢一碰,疼得纸鸢捂着头就直叫。

    纸鸢抬头就准备开骂,一见是七王爷,连是闭了嘴退到了一旁。

    尉迟轩宁揉了揉口,玩笑道,“哟!这才一进来就有美人送怀,可是也得轻一些啊,把我的小心肝都撞得支离破碎了。”捂着口做心疼状。

    若倾城吃了饭正漱口,吐了嘴里的脏水拿着手绢擦嘴,她眉眼上挑道,“这是谁呢!调戏起我房子里面的人来了。”

    尉迟轩宁被这么一打扰,明显是有些不高兴了,目光刚一转,又盯上那么一张难看的脸,心里的怒火顿时是燃烧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美之心人皆有之,莫不是‘州官不能放火了,百姓也不能点灯’?”轻佻的语气,讥讽嘲弄。

    方才没有因尉迟轩宁轻佻语气而生气,这会儿听见他这般说王妃,纸鸢是忍不住的开口道,“七王爷……”被若倾城的一个手势打住。

    “哦!原来这位就是七王爷啊!可惜啊可惜……”若倾城摇头晃脑唉声叹气的说着,随手便拿了一杯茶,轻嘬一口。

    她以前不喜欢茶的苦味,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后来就喜欢上了这种苦味。

    “可惜什么?”向来不把自己当做外人的尉迟轩宁一股就坐在了桌旁,自顾自的就拿起了茶壶,往茶碗里倒茶。他的目光停在了手里的茶器上面,他知道六哥用的茶器向来都是上等青瓷,而不是手中灰色带着厚厚茶垢的老瓷器。

    不过,他喜欢这种茶器,这种茶器泡出来的茶越发浓香醇厚。

    “可惜我屋子里的人都是你六哥的,要不然你向你六哥讨了去……可是这话要是传到了外面就不知道怎么传了……”淡淡的茶香,就着薄雾袅袅升起,迷了双眼。

    尉迟轩宁的茶本已经到了嘴边,可是因为她的话,一下子使气就往桌上摔,可是忽地,手上感觉到一股力,他诧异的抬头,诧异的眼神……

    “别人东西也要懂得珍惜!”一使劲儿,她手一翻,就把他手里的茶杯夺了过去。

    尉迟轩宁嘴角带着笑,“好手,不愧为若府出来的……”话没完就接到一双凌厉的眼神,夹杂着愤怒与仇恨,让得他微微慌神,这种眼神他从六哥的眼中曾经看见过。

    若倾城从离开若府的那一刻开始,在心底,她就这样跟自己说过,“我再也不是若府的人,就算是做鬼,也不是若府的鬼了。”

    “七弟可把我当外人了,从我嫁进安王府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再是若府的人了。”若府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更把嘴唇生生的咬得发紫。

    “七弟”两个字也叫得他浑不爽快,气得他也跟着咬牙切齿,“六嫂真的是好口才。”

    若倾城轻声一笑,“和七弟比,倒是绰绰有余了。”叫“七弟”两字时,她见他面色发紫,嘴唇发颤,心底就乐意叫“七弟”了。

    尉迟轩宁的拳头捏得青筋凸起,明显是气得不轻啊!

    看见他越气,她心里就越高兴……颇有点逗小孩子的乐趣。说实话,尉迟轩宁也不过才十六岁,在她一个两世为人的眼里,还真是一个小孩。

    若倾城不再理他,专心致志的品起茶来了。

    舌尖微苦,舌蕾浅涩,转而,有着淡淡的甜。

    齿颊留香应该这样的道理吧!

    他气得鬼火冒,她却风轻云淡无视他一般,他堂堂一个七王爷,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对待?

    “哼!别以为嫁给六哥就是六哥的人了……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尉迟轩宁冷哼一声,颔首微抬,不可一世的高傲。

    若倾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懒得再做纠缠,“纸鸢,送客。”

    纸鸢立马上前,“七王爷,请。”

    “请?哼,这是六哥的地方,我想呆到什么时候就呆到什么时候!”说完双腿一抬,就搭在了圆杌上,而双手靠着桌子,子微微后倾。

    纸鸢对于他这无赖样无奈的叹息一声,转眼看着若倾城。若倾城挥了挥手,站起子,浅笑道,“既然七弟这么想呆在这里,那我就不碍眼了……纸鸢,走。”

    她话完人就已经出了门,纸鸢愤恨的瞪了他一眼,就跟了上去。

    尉迟轩宁指着她离去的背影,“你、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