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疑惑更甚

    纸鸢一喜,脸上少了几许的紧张,连音调也是不自主的拔高了不少,“王妃,是王爷回来了。”

    “请王爷进来吧!”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还在愣神的魅烟听见这句话回了神,眼里十分诧异,方才那种况王妃明明不可能在屋子里的,为什么……难道是她猜错了,王妃是真的一直在屋子里休息!

    迎上王爷探究的眼神,她垂眸不敢对视!

    尉迟寒看了魅烟一眼,才抬头望着屋子,忽地,他又觉得纯属是想多了,掉头就走,走到了游廊的尽头,声音才清晰的传来,“王妃就好些休息吧!”

    纸鸢一听暗自松了一口气,捏着拳头的手也是微微松了开来。暖风卷过,吹干了手心里的冷汗。

    而一旁的魅烟则是有些不甘心的瞪了房门一眼,才气急败坏的跟了上去。

    随着尉迟寒的脚步,进了书房。

    魅烟低垂着头,恭敬道,“王爷。”

    “刚才为何?”尉迟寒摊开手里的书卷,静静的看着,静静的问着。

    “方才王妃好似没有在屋子里。”思虑再三,魅烟还是说了出来。

    其实主子派她跟着王妃,她多少是有些不愿的。

    “什么?”尉迟寒猛然抬头,合上了手里的书卷,双眼紧紧的锁在魅烟的上。

    “方才王妃没有在屋子里。”重复了一遍,去掉了疑问词。

    手里的书卷往桌上一放,站了起来,他几步走到窗户跟前。

    阳光照在游廊之上,有些狠毒。

    屋梁上,大红色的灯笼还没有卸下来,在暖红的阳光照之下,晕开了色泽。

    他知道这话从魅烟的嘴里说出来是怎样的可信度,所以方才已经淡去的疑惑重新袭上心头。

    ……

    “王妃,你可急死奴婢了。”纸鸢进屋就开口急急地说道。

    躺在上的若倾城看了一眼门外,知道外面没了人才掀开了被子。方才因为害怕尉迟寒忽然进屋,所以她一回屋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就躺在了上。

    她边解衣服边开口,“快把衣服拿来。”

    纸鸢这才赶快的拿了衣服来,帮忙给她穿上。若倾城这会儿赶时间,也没有说什么。

    刚穿好衣服,若倾城就听见了那虽然细小但依稀可闻的脚步声传来。

    “尉迟寒来了。”声音才完,脚步声已经响在门外。

    纸鸢手里还捧着那男装,听见若倾城的提醒,机灵的便把手里的男装往嫁妆柜子里面放。

    尉迟寒已经进了屋子。

    他扫了屋子一眼,她正坐在梳妆台前整理发鬓,而她的丫鬟则在整理她的嫁妆!他的目光在嫁妆上停留了几眼。

    若倾城见他进屋,起便恭敬的道,“王爷。”纸鸢脸色不变的跟在她的后。

    她平静的看着他。

    午后的眼光就晕开光辉印在她的眼里,明亮闪烁。

    那张脸明明还是那般的丑陋,可他看上去为什么就厌恶不起来,不厌恶也就罢了,可心底升起的那股淡淡的怜惜又是什么?

    “听说你在休息,不习惯?”尉迟寒上前两步,与她只有咫尺之间的距离。

    他高出她许多,她一仰头,就感觉他遮了所有的光线。他那张英俊冰冷的脸就陷进了影里,看不清表,而那双深邃的眼却是漩涡,把她生生的就吸了进去。

    !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