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赤煞鬼母

    一袭男装,英姿飒爽,面如冠玉,清俊秀雅。

    若倾城走在帝都街头,回头率可谓是百分之一百,下至萝莉上至老妪,看得眼睛都快值了。

    甚至是男人的目光也久久的停留在她的上,不过那目光就不是欣赏惊艳,而是恶狠狠地嫉妒了。嫉妒一个男人生了这么好的一副皮相。

    若倾城手里摇着画梅纸扇,看似闲庭信步的样子,若是有心之人便能够瞧出来,她的每一步迈出的距离虽小,可是速度极快,在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的人影已经消失在街头。

    众人回了神,这才七嘴八舌的说着。

    “这帝都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秀气的公子哥啊!长得可真是俊俏。”

    “对对,我看这位公子哥比当今五王爷的那书卷气都还要俊雅。”

    “帝都之内可没有瞧见过这样儿的人,莫不是外地来得?”

    ……

    若倾城一路赶到醉香楼。

    白里,一楼也是人声鼎沸、生意兴隆,若倾城瞧着此此景,嘴角抹上笑容,乐呵呵的。

    一进醉香楼,她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哟!这是哪家的公子哥,长得这么好看!”一有些猖狂的女声响起。

    若倾城顺着这道声音望去,看见前方靠窗的桌边坐着一位头插金簪、妆容极浓的中年妇女,当然她也没有放过桌上那一对金叉……

    那同桌之上的另一个头发血红疯疯癫癫的笑着,“鬼母,你难不成看上人家了,老牛吃嫩草?”

    难不成这两人就是传闻中的“赤煞鬼母”?难怪那桌临近的几桌都没有人……

    鬼母猛地饮了杯子里的酒,邪笑道,“老娘吃嫩草你不满意?”

    “不是我不满意,怕的就是人家看不上你。”赤煞平生最瞧不得的就是哪个男人比他好看。

    鬼母知晓他的子,笑道,“莫不是你又嫉妒了?”说完就爽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起来丝毫不像个女子。

    素闻“赤煞鬼母”两人狂颠,今一见,她倒是觉得这传闻丝毫没有夸大,反而不能十分写实了。

    看来这醉香楼的生意确实是越来越大了。

    “喂!公子哥,过来陪老娘喝口酒!”鬼母最喜欢的就是见赤煞发癫!本来就疯疯癫癫了,再发癫……只能说鬼母的兴趣特别。

    若倾城只是望着那边没有说话。

    赤煞邪笑道,“哈哈,我就说人家看不上你!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现在这模样,哎,人老珠黄,残花败柳……这些词倒是不能够形容你了。”

    “你说什么?”鬼母猛地一拍桌子,桌上面的酒杯全部被震了起来。

    赤煞当做没有瞧见她的生气,“哟!你这叫女人吗?力气这么大,怪说不得没男人敢要你。”

    鬼母被气得火冒三丈,双手一抓铁叉就朝赤煞刺去。赤煞早就已经知道她的动作了,抓起放在桌腿边的双锤,猛地就抵住了鬼母的双叉,不过因为两人力量相碰的原因,中间的那张桌子已经被震散了架。

    两人可没有因此而停下……

    赤煞鬼母两人经常内斗,不分胜负两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一点,武林中人都是知晓。

    赤煞叫嚣道,“鬼母,上次你胜了我,这次我一定要赢回来。”双锤重挥出去,劲道之大,带着猛烈劲风。

    鬼母狂笑,“那你可就要失望了哦!你说说,我们两人比试,你赢过我几次?”

    赤煞被戳到痛处,顿时愤怒到极点。

    众人躲避,她们打得更加激烈,所过之处,桌椅散架,一片狼藉。

    两人打得如火如荼,不分上下。

    “你们好大的胆子?既然敢到醉香楼闹事!”无迹因为近的事早就已经烦透了,本来是和青衣在屋子里照看雪儿的,一听,楼下居然闹事,当即是沉不住气了。

    “醉香楼?醉香楼算什么?”赤煞求胜心切,哪里顾得上无迹的话,“鬼母接我这一招!”

    无迹一听这话,当下是再也忍不住,从三楼之下掠了下来,“今就让你知道醉香楼是什么!”当下一柄薄如蝉翼的利剑飞了出来,剑到人未到,剑动人未动。

    本来还相互攻击的两人因为这柄长剑顿时改变了方向,朝无迹的方向攻了过去。

    此刻两人的气息与方才完全不一样……一攻一防,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面对两人气势人的攻击,最开始无迹还能应付,可是渐渐地,无迹开始落于下风。

    “醉香楼也不过如此!”赤煞冷哼。

    “不过醉香楼还算可以了,不然你也不可能在我们两人的攻击之下还能应付这么久。”鬼母手里的双叉熠熠生辉,冰冷寒凉。

    无迹听见两人的讽刺,再加上旁人的嘀咕,他顿时觉得没了脸面,怒气滔天的叫道,“跟你们拼了。”

    “拼了?呵呵,口气倒是大啊!”鬼母话完,双叉已经了出去。

    赤煞配合她的攻势,双锤重挥了出去。

    “无迹,闪开!”在一旁瞧了良久的若倾城见此,再是没有忍住,就攻了出去,“醉香楼由不得你们胡闹!”

    无迹躲开攻势,面上一愣,随即就是一喜,开口准备叫,可忙得是闭了口。

    “哟!公子哥也是醉香楼之人!”鬼母笑得猖狂。

    “鬼母,这次你砸了人家场子,人家是不可能喜欢你的了。”

    鬼母心疼,“心碎了一地了。”

    !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