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雪儿昏迷

    原来进门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弄月斋的四大领事之一——青衣。

    “雪儿找到了……受重伤,双目失明。”青衣面露悲恸之色,语气隐隐有些着急,“青鸾姑姑彻底失踪了。”

    若倾城微微一愣,随即就淡定了下来,现在的她不能慌张,如果她一慌张,青衣他们也会跟着紧张慌乱无主意,冷静下来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若倾城强装镇定,但是青衣知道,她应该比谁都要着急。

    青衣道,“雪儿说,‘她们当初已经在回赶的路上了,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人跟踪她们,而且青鸾姑姑好像知道跟踪她们的人是谁,但是却没有告诉她,反而提议说分头走,但是刚刚有这个提议,她们就遭受了敌人的袭击……最后抵不过,青鸾姑姑拼了生命才保护她逃走了,而且逃走之前青鸾姑姑交代,叫我们不要找她,至少在我们变得足够强大之前,一定不要找她……”

    隐隐的,青衣也觉得这件事也不简单。

    “怎么会这样?”若倾城眉毛上扬。

    青衣连忙回答,“本来我们想问清楚的,可是雪儿说了这么多话过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请了帝都有名的大夫治疗,也诊断不出雪儿的病。”

    “什么?”一听这话,若倾城的双瞳微微紧锁。

    “这样下去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大夫也说了,时间越长雪儿清醒过来的几率就越小,到了最后也会有生命危险的。”

    “……”

    生命危险?

    若倾城晃神,仿佛是觉得谁抽走了周围的空气,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从娘亲离去后,好多年了,她从来没有这么过无力的感觉。

    “继续找大夫,拼尽全力也要把雪儿救回来。”她现在能做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而且以后没事尽量少来王府,尉迟寒没有外人看上去那么简单。”

    青衣忆起前些时候查到的信息因为雪儿和青鸾姑姑出事耽搁忘了汇报,这才道,“我们也查到了一些消息。安王从小不知道是受了多少次袭击,但是每次都是侥幸逃脱……安王的称号也是因此得来。经深入调查,惊奇发现,只要是袭击安王的人命都活不长。”

    侥幸逃脱?如果只有一两次还能说得过去,但每一次都侥幸逃脱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个我已经清楚,也是我为什么交代以后少来安王府的原因。”经过刚才的试探,再加上青衣的这一番话,她就清楚的知道,尉迟寒觉得不是外人看上去的“废物”那么简单。

    隐隐的,她竟是觉得这尉迟寒能够隐藏得这么好,才是所有王爷中最可怕的一位……难不成尉迟寒隐藏得这么深,是为了以后争夺皇位之时出其不意?

    如果是这样,那么她就得尽早离开这里。她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她可不想被卷入权力争夺的漩涡……如果可以,她其实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就好了,但是由于生活环境的原因,总是迫着她去做一些不愿意的事

    如果真的可以,她希望有一天,生活变得简单,不再这么利熏心。

    “快点回去!最多明我就出来看雪儿,一切等到时候再作打算。”不光是尉迟寒,就连刚才出现的那个魅烟也不简单,所以青衣必须尽快的离开这里。

    “不如找个机会让我留在你的边!现在这种况……”青衣虽然不清楚青鸾姑姑和雪儿遭受了怎样的变故,但是她隐隐觉得这一切都是冲着门主而来的,她不能让门主有任何的危险。

    “不行!”若倾城立马反对。

    虽然知道尉迟寒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他现在还不可能伤害她……至于其中的原因,她不清楚,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弄清楚。

    但是最最重要的就是,她不边的人受到伤害。她应该保护他们,而不是他们翻过来保护她……

    “可是…。”青衣为难。

    “没有什么可是。”若倾城当机立断,不容辩驳。

    青衣知道再说无益,便不再相劝,马上离开了。

    若倾城重新坐回上,心里的复杂绪说不清道不明,但是有一个念头是越发的清晰明了,那就是变强、变强、再变强……

    忽地,若倾城记起上次她突破六层时,手上的玉传出来的异样。她垂眸,盯着左手上的玉,淡淡的浅绿色,有着丝丝凉意,与平地里所见的玉相差无几。而且自那次突破时出现了异样过后,这块玉是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难道上次所感觉是错觉?

    若倾城低语呢喃,“你到底是块什么样的玉呢?”

    难道这块玉要来一个什么滴血认主……若倾城现在实在是被自实力的弱小给得走投无尽了,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投机取巧,希望这块玉赐给她足够强大的力量。

    咬破手指,滴了血珠,双眼紧紧的盯着玉,可是良久,玉丝毫反应都没有。更别提古书中只要一有宝物现就散发出耀眼光芒的事了。

    “哎!就一块玉,我还真当是奇珍异宝了。”若倾城无声叹息,抬着的手也垂了下来。

    “怎么?嫌首饰不好看?”尉迟寒的声音忽然传来。

    若倾城抬头,这才看见尉迟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了屋子,正眼带笑意的盯着她。她心一紧,一来是因为她到了安王府过后警惕心没来由的下降,而来则是因为尉迟寒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居然不知道。

    不顾若倾城双瞳中的寒意,尉迟寒自顾自的就走了过来,在桌边的时候顺便还端了两杯酒,“我尉迟寒虽说是‘废物’一个,但好歹也是皇亲贵族,你要换个首饰的钱我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

    他坐在她的边,伸手递着一杯酒。

    交杯酒又称合欢酒。

    !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