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明白立场

    可是为什么他捏住她下巴的手纹丝不动?

    暗暗运力,那只捏住她下巴的手还是那样纹丝不动!

    他不是传说中与她其名的“废物”王爷吗?

    难不成他的“废物”真与她的“丑颜”一样?都是乔装的模样,可如若真是如此,那么为什么他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显露了出来?

    不过随即她就看见尉迟寒嘴角的笑。

    尉迟寒道,“怎么?使不上力了?”他这才松开了钳住她下巴的手。

    也是这个时候,若倾城感觉到力气恢复到了手上。她手上的力气何时消逝了,为何她不曾有过丝毫的感觉……

    心底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这个问好的同时开始出现不安……

    她抬头,见尉迟寒背对着他站着,欣长拔的子,遮住了所有漏尽窗格的阳光。

    只留下长长的影子,就在她坐着的边。

    她有些慌了,她真的是跳进了虎窝?

    魅烟低低叩响了房门,沉声道,“王爷,外面有人请。”

    尉迟寒站了两秒,撩开长袍走到门口,他没有回头,“虽然我不能修炼古武,但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会!”说完,人终于是彻底的离开了。

    不知道为何,见他离开房间,她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随即就是一愣,他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和她示威?

    猛然,若倾城想起,刚才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面对陈书琪那猛力的一招,他仿佛是不能抵挡……难不成他所谓的“会”只是表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忽然觉得,子可能过得有趣了。

    “纸鸢。”她开口叫道。

    纸鸢进门,站在她的面前。

    若倾城没有再管她,只是低着头,手指沿着袖口纹路游走。她的心里此刻是有着想法的。

    纸鸢既然跟着她来了安王府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想,面前的纸鸢应该也很清楚这个道理。

    虽然说她不能让纸鸢对她死心塌地,但至少还是可以利用纸鸢做一些事的……

    纸鸢双眸漫上疑惑,她不知道三小姐……不,应该是王妃叫她进来做什么?

    安王妃安静得越久,她的心里就越不安,毕竟以前她是跟着老爷的,而且这段跟着王妃的时间里,她也看出了,王妃对老爷是不喜欢的,甚至是到了烦厌的程度……王妃对她肯定是有偏见的。

    先不说离开若府时,老爷就叫她以后死心塌地伺候王妃,就算是没有这件事,她也知道,她应该真心诚意的去伺候王妃。因为她知道,只有真心实意的跟着现在的这个主子,她的命才会活得更久……在这个弱强食的世界,不光是实力,就算是权力,也能够让某些人敬而远之的。

    心里思虑万千,她微微抬头,不明所以的看着面前已经成为安王妃的三小姐。

    她知道,面前的这个安王妃不简单……她看不清她想的是什么?

    鼓足勇气,她豁出去了般,“不知王妃有什么吩咐?”

    若倾城这才抬头,静静的注视着面前的纸鸢,良久,不曾说一句话,她站起子,几步走到纸鸢的背后,打开窗户,听着那几道城墙之后的喧闹,与这座院子的沉寂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知道我们现在站着的是什么地方吗?”若倾城坐到镜子前,对着镜子拆卸头饰。这头饰有些繁琐,隐隐的,还有一些重量,顶在头上实在是有些累,对于她来说,更喜欢的还是一条白丝带,亦或是一株木簪。

    纸鸢懂得她话中的意思,心一紧,恭敬的说道,“回王妃,这里是安王府。”她知道王妃应该是在提醒她某些事

    若倾城重新用一株木簪挽了乌黑长发,有几缕秀发泻下,遮住了丑陋的半脸。她最喜欢的还是这种装扮。

    “那你知道,现在谁是你的主子?”若倾城闲庭信步般的走到了纸鸢的面前,双眸直愣愣的盯着纸鸢看。

    纸鸢的头微微垂下,不敢与她直视,但连忙的回答,“奴婢从跟着王妃的那一刻时,主子就只是王妃一人。”恭敬地声音没有丝毫的不敬,从不逾越主仆之间应该有的分。

    她无疑是聪明的。

    若倾城嘴角带着一抹浅笑,她喜欢聪明的人……虽然说她现在还不可能真的相信面前的纸鸢,但是某种程度上来说,纸鸢也应该知道,在这个安王府,只有依靠她,才能……

    “去内堂看看,王爷什么时候回来。”若倾城吩咐。

    纸鸢心里虽有疑问,但仍是按着吩咐去做了。

    等纸鸢前脚离开,就又有人敲门。

    “进来。”若倾城有些着急的站了起来。

    门被推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怎么?有结果了?”若倾城眉头皱了起来,因为她清晰的瞧见进来之人的脸色十分不好。

    !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