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伶牙俐齿

    尉迟寒挥了挥手,跪在地上的纸鸢退了出去,他才坐到圆杌上,双眸眯成一条缝,带着探究的意味,反问道,“那你认为你们若家女儿该怎样?”

    若倾城双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懒得和他玩文字游戏,干脆踢掉脚上的双鞋,“你看见的怎般就是怎般。”

    她得快点离开这里,所以是不打算掩饰自己的习了,何况以前在若家的时候很少有人管她,她也是这么过来的。而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试试他的底线?她就不相信了,搁在这古代,谁喜欢她这种不知礼仪的人?

    果然,她再次瞧见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惊愕,不过片刻便漫上了笑意,带着戏谑的意思,这多少是让她有些不高兴的。让得她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的脸色当下一沉,配上她微微偏头,只让他看见狰狞的红斑,显得是更加沉恐怖,“怎么?不满意我这个刚刚过门的妻子?不如你也学学你的五哥?”

    尉迟寒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瞧见他就像一个刺猬一样,露出所有的尖刺,让他不能也不敢靠近。

    他双眸闪过不明所以的暗芒,凉薄的唇轻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刚过门的妻子要求丈夫休妻的。”轻笑出声,“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休了你。”永远都不会。

    若倾城心底怒气滔天,但面上却波澜不惊,她笑道,“既然你都不怕我这张丑颜,我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娶了我。”不然她还不知道找个什么理由逃出若家,她理应该谢谢尉迟寒的。

    尉迟寒见她说得风轻云淡,双眸明显暗了下来,瞧不见眸子深处究竟藏着什么,他站了起来,几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子向前微微一倾,两张脸刹那间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他能够闻见她上传来的淡淡气味,不是任何一种香料的香气,而是那种皂角混合着体香,属于她特有的味道,令他有些痴迷。他晃神,不明所以的,他心里的某一个坚硬的地方被什么东西重重敲击了一下,出现了一条裂缝。

    虽然那条裂缝小到可以忽视,但是它确实是出现了。有时,坚固牢靠的河堤也因为这样一条裂缝决堤。

    若倾城不明白他为何忽然靠近,但是当那股淡淡的薄荷香灌入鼻腔时,她抬眸,望着那双似深潭不见底的眸子,犹如陷进了漩涡,只是不知道漩涡深处掩藏着的又是什么?

    她有些开始担心她现在的这个决策是否正确了?这里会不会是一个虎窝?

    尉迟寒回神,眸子停留在那有些狰狞丑陋的半张脸,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张臭脸与她有些不合适,鬼使神猜的,他竟然伸手想去摸一下那有些丑陋的脸。

    若倾城不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偏头,躲过了他手的触碰。虽说她对这张人皮十分有信心,但是心底却是有点惊慌的,连她都不曾察觉的惊慌。

    她讥笑,“怎么,觉得这张脸很好看?”

    尉迟寒的手僵在空中,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自我嘲笑般收了手,“你这张脸很好看?我的口味还没有重到这种程度。”

    “那你还娶我?”若倾城觉得,从一踏进安王府邸,她就有些不淡定了,不过她把这些不淡定都归结于离开了若府的牢笼,“难道你都不怕半夜被吓死?”

    尉迟寒见她唇枪舌战的样子,忽然咧嘴一笑,“这倒是没有什么,不过都是男人需求罢了,到时候熄了灯,还不都是一样。”他眼里含了风,“不过你要我这个时候下手,说不定我还真下不了手。”

    若倾城听他这话里的意思,难不成晚上还真要洞房不成?一直以来,她想着,他娶她,不过是为了不让皇上因为他和皇后的势力闹翻,所以理所应当的,她被娶回家,应该是个摆设而已……男人是下半思考的动物,可是再怎么也要考虑一下视觉的冲击效果啊!

    心里万千念头,面上平淡无波,忽然她笑,“那倒是亏了你了。”她手指伸出,划过他俊美的脸庞,微微吐气,“像你这般美人,我倒是赚了,不亏不亏。何况我一个女人也有需求不是?不是你,总会有其他人的。”

    尉迟寒的双眸狂风暴雨卷残,她这般风轻云淡的说着闺房之事,似是谁和她共赴**她都不曾在意的模样是有些惹怒他了。这无来由的怒火烧得他一愣,随即回神,讥笑道,“就凭你这张脸?”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嘴角是不屑。

    若倾城满不在乎的咧嘴笑着,双眸停在他的手上,“我好似听说你是个废物……所以我不确定待会儿是否会废了你的手。”猖狂的语气,同时不屑的意味。

    尉迟寒对她表现出的一切有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他的手还停在她的下巴,头向前一倾,嘴巴凑在她的耳旁,湿的气息吐出,“我不介意你试试。”

    早晚都要摸清底细,她倒是不介意此刻就试试了。

    她的手反手握爪,瞬间便抓住他的手腕,猛然用力,便准备把那手移了下来,可是为什么?

    ------题外话------

    我不是圣人……。所以有错误提出来我改了就行了。

    !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