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一纸休书

    若倾雪觉得,在尉迟彦易那温暖的眼神中,她快要融化了。

    本来成婚之前她千辛万苦想嫁的是昆王尉迟恭,却差阳错的嫁给了景王尉迟彦易,直到那成婚,她对这件事都还耿耿于怀,虽是如此,也抵不过命运的安排,坐上了大红花轿。

    她想起,她局促不安的坐在上。当他掀开盖头的那一刹那,她对上的是他脉脉含的双眼。

    他问她,是不是饿了。

    他问她,需要需要水。

    他问她,疼不疼。

    他那般体贴,像是暖流趟过心底。

    即使是温存缠绵,他也是全程照顾着她的感受……

    也是那一刻,她觉得,嫁给尉迟彦易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做法。

    想到这些,她的脸颊微红,眉目含嗔道,“好的。”而后安静的坐在了尉迟彦易旁边,双目漾出水。

    别人不知道若倾雪的子,但是那遮着盖头的若倾城却是无比熟悉,她有些诧异,不过才几,这若倾雪就这么听尉迟彦易的话了,看来这尉迟彦易不简单呢!

    陈书琪见好不容易挑起的事端就被这样平息了,心底燃烧起熊熊怒火,当下是不顾众人的议论声和后尉迟敬的提醒,咄咄人的道,“若倾城,你长得这么丑,凭什么嫁给安王,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你知道吗?你不配十分不配。”

    她已经开始抓狂,神志不清了。为什么嫁给尉迟寒的不是她?为什么?

    尉迟敬本是淡雅的子也是耐不住了,他站起来怒斥道,“陈书琪,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陈书琪转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想,要是没有他,她可能已经嫁给尉迟寒了,所以当下是连他一起恨了,“我做什么要你管。”语气十分不善。

    “既然不管,好,那我成全你,今我就以‘口多言’休你出门。”尉迟敬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笔纸,龙飞凤舞之间,休书已成。他挥手,把休书扔到陈书琪的上,“今这么多人看着,我相信就算是丞相也不可能有什么意见。”

    不等陈书琪回答,转对着尉迟寒和若倾城微微躬,“五哥在这里像你们赔不是了。”

    尉迟寒倒是十分大方,“五哥说笑了。”

    尉迟敬再次诚恳的道了歉,然后道,“五哥是再没脸面呆在这里了。”然后转对着陈书琪道,“你好自为知,从今以后你我再无瓜葛。”

    陈书琪冷哼一声,显得是毫不在意,更是有些得意道,“多谢你成全了我。”

    尉迟敬欣然离去。

    事闹到这一步,算是彻底闹大了,这才成婚几,竟然是闹出了休妻这一茬。何况这还是御前指婚呢!

    都说君无戏言……

    陈书琪对于闯出这么大的获,不以为是,心底更甚是暗自高兴,因为她又是一个人了,那么证明她以后又有权力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她甚至是猖狂的笑道,“若倾城,你跟本就不配嫁给安王,只有我,只有我才是最配的。”有点失心疯的咆哮,根本不顾场合,算是彻底豁出去了。

    掩盖在盖头下面的若倾城双眸快速闪过一丝冷笑,这陈书琪还真是一点脸面都不要了,先是被博王尉迟敬休出门,现在又在这儿叫嚣,要嫁给他的弟弟,真是把尉迟敬最后一点脸面都扔在了地上。

    尉迟敬的脸面不就是皇家的脸面吗?

    尉迟寒双眸漫过冰冷,极力压抑住心底的怒火,薄唇轻启,惜字如金般的吐出几个字,“滚,现在马上滚。”还鲜有人看见他这样的暴怒。

    陈书琪一愣,双眸似是不相信的看向他,然后慢慢的移向若倾城,以前虽说他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但是也没有这样怒吼过自己,她不甘,这一切肯定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凭什么抢夺属于她的男人。

    她嗜血的眸子看着若倾城,面目狰狞的吼道,“怎么?不说话了?你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安王了?”带着嘲笑与不甘的语气,想要掀开那张刺目的红色盖头,看看那盖头下面的丑陋面容。

    尉迟寒的双眸闪过一丝不耐,这陈书琪仗着她的份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如若不管她,还真以为她的份他放在了眼里,正待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后那声淡淡的声音倒是传了来。

    “你说不配就不配?”淡淡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冷笑。

    若倾城还真是弄不懂这陈书琪到底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今天她把事闹得这么大,难不成还真的指望哪一天能够嫁给尉迟寒?看来她还真是把皇家的尊严当做了儿戏啊!

    何况现在她已是弃妇,别说是皇家,就算是稍微有一点地位的人家也会看不上她的……

    “哼!”陈书琪恍惚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双目圆睁,眼里布满血丝,“难不成你还真以为你能够配得上尉迟寒?”现在不是叫安王了,而是直接叫尉迟寒了。

    尉迟寒这次没有再做阻止,而是想看看后的女人的反应。反正他是乐于看戏的。结果才有这样的想法,他就看见若倾城做出了一个惊天的动作。

    不光是尉迟寒,就是在场的人看见了若倾城的动作都是十分诧异,嘴巴微微张着,仿佛不相信看见的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