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事不过三

    走进若家大厅,若倾城看见宫画纱坐在主座之上,若倾雪则是依偎在一旁,正不怀好意的笑着。

    不等宫画纱说话,若倾城已经面部表的坐了下来,连正眼都没有瞧两人。

    若倾雪双眸闪过狠,暂时压抑住了心底的怒火,伸手拉了拉宫画纱的衣角,宫画纱慈的看了一眼她,轻轻拍了拍她,示意放心,才抬头看了一眼若倾城。

    嘴角微微翘起一丝讥诮的弧度,淡淡的道,“听说你在宫宴之上得了一张琴?”

    若倾城整理了一下衣袖,抬眸,平淡无波的看着主位之上的二人,就像是看跳梁小丑般,毫不在意,甚至是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才嘲笑。

    宫画纱何曾受过这样的藐视,心底一时怒火中烧,双眸闪过狠绝,“问你话就回答。”手里的杯子随着怒喝,极速朝着若倾城了过去。

    就在杯子到若倾城面前之时,若倾雪眸底深处似乎有着某种兴奋,更甚是流于言表。她娘古武修为好歹也是六层了,这一下有得若倾城的苦头吃了。

    可就在若倾雪得意之时,只看见若倾城伸出纤长素手,轻轻一接,茶杯就稳妥的停在了若倾城的手中,甚至是连一点茶水都不曾洒出。低头浅嘬一口,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才感叹道,“好茶。”确实是好茶,至少比她在偏院里喝到的茶醇厚浓香。

    若倾雪忍不住一惊,上次被若倾城教训过后一直都想找机会教训回来,哪里知道今天连娘亲在她的手里都不曾占到便宜……

    宫画纱同样吃惊,一直以为若倾城不过是个废物,可今天所见却不尽如此,转念一想,到底是她的女儿,再差也不会是废物,看来这些年是有些太得意了,竟然是忘记了这个潜在危险。

    本来以若倾城现在的实力她根本就不可能放在眼里,但是她是个谨慎之人,所以即使是再小的危险,她也不会许她的存在,不然这么多年了,她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看来得找时间好好提拔一番若倾城了,至少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不自量力……

    “看来还是小瞧你了。”宫画纱冷笑,“……但也不过如此。”那语气是何种的狂妄。

    若倾城掩藏在衣袖里的手粉拳紧握,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只不过一般,但是宫画纱那种藐视的一说,才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在别人的眼里不过是一只蚂蚁般,只要轻轻一捏,随时都可以结束……

    细细一想,青鸾姑姑和雪儿的失踪难道就不是她的力量太过弱小吗?

    若倾城平淡无波的双眸终于泛起一层涟漪,仇视的看着宫画纱,总有一天,会让她趴在母亲的坟墓之前。

    宫画纱轻声一笑,“既然宫宴是代表若家出席的,那么那张琴也该拿出来了。”

    还真是在打那张古琴的主意啊!

    “对,把那张琴拿出来,那可是若家的,而不是你一个人的。”若倾雪一听古琴,顿时打了鸡血般,颓靡的脸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若倾城的双眸渐渐平静,又恢复成了幽潭不见底,嘴角微微一翘,“呵呵……。我可没有听见这张琴是赏给若家的。”抬眸,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若倾雪,嘲讽,“莫不是你自己没有本事得到这张琴,现在想硬抢?”

    若倾雪双目睁大,明显气得不轻,也不再狡辩,“既然知道,就交出古琴吧!”理所当然的语气还真是继承了宫画纱的恶习。

    “如若你们今天叫我来就为这个,那么……”若倾城站起抬脚便走,“恕不奉陪。”

    着实被气得不轻的若倾雪,本想上前教训若倾城的,可是碍于本没有那般实力,只得求助于宫画纱,“娘亲,她这样已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家宴也是如此,再这样下去,她岂不是要翻天了。”煽风点火对于若倾雪还是十分在行的。

    宫画纱本来就气得不轻,一听若倾雪的话,顿时就受不了了,子便如落叶般的飘了出去。

    如果若倾城还停留在第六层,有可能对宫画纱的这一攻击还认真对待,但现在的她已经是古武修为第七层,和宫画纱就不在一个级别,所以当宫画纱的攻击袭来之时,只见若倾城的步子轻轻一动,就躲了过去。

    宫画纱一掌落空,子顿时回转,似利箭再次朝着若倾城的方向了过去。但是若倾城再次轻巧一步躲开,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宫画纱几次袭击落空,心里不但是怒火旺盛,而且渐渐浮现出一丝不安,面前的这个人何时变得这么强了,强大到她心生不安。

    恍惚间是记起很多年前的一幕……

    宫画纱来不及思考,手指往头上抹过,只见金簪在空中带起一丝“嘶嘶”的声响,朝着若倾城再一次的去。

    在金簪还离若倾城三丈之时,不知道何时若倾城的手里已经拈了两片树叶,迅速的朝着金簪迎了上去。“砰”的一声,金簪掉地,声响悦耳。

    宫画纱惊愕之时,子便已经闪开,因为她清晰的瞧见另一片落叶朝她的方向了过来。

    可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宫画纱躲过之时若倾雪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后,那片树叶刹那间便从若倾雪的手臂割了过去,在若倾雪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片树叶如利刃般割开了肌肤。

    刹那,血如泉涌。

    “啊!”若倾雪大叫。

    若倾城对这一切都毫不在意,淡淡的道,“事不过三。”话完人已经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内。

    宫画纱也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捂住若倾雪的伤口,“快,进去包扎伤口。”

    若倾雪虽然疼痛难忍,但是咬住牙道,“娘,杀了她!”

    宫画纱微微一怔,双眸嗜血般的狂暴,点头,“不光是琴,现在连她的命。”捏着拳头,“都要。”

    ------题外话------

    老子疯了,都这么多字了还不给我一个有用的推荐,全是内页推荐,一个都不涨,有毛用啊!还要码存稿,就这样下去,老子迟早一天会弃文,还码的存稿,呼,老子心不好啊~!

    心总算是好一点了……话说听说我会弃文肯定会有读者不高兴,但是我是一个俗人,写文就是为了赚点生活费……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