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心生担忧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仍由若倾雪挣扎,她还是被拉扯进去了。

    “老爷,老爷,这是怎么回事啊?有话好好说,好好说不行吗?”在房间里听到吵声连忙赶了出来,“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赶快放了倾雪,要是把我的宝贝女儿伤着了,仔细你们的皮。”

    那拉扯若倾雪的两个婆子低头,但双手仍是把若倾雪捉住。

    宫画纱瞪了一眼两个婆子,但两个婆子没有任何反应,转头怒气冲冲的就冲到若涛世面前,“你这是干什么?”看了一眼,感觉到若涛世的表十分难看,底气不足的问道,“难不成进宫出了什么事?”

    若涛世眼神似箭,扫了一眼宫画纱,沉声道,“问你教的好女儿。”冲着两个婆子怒喝,“还不给把她关好!”

    “娘,娘,快帮我啊!”若倾雪带着哭腔求道。

    两个婆子不顾若倾雪的挣扎,把若倾雪拖了下去,远远地都还能听见若倾雪那哭声。

    宫画纱忧心忡忡的往若倾雪离去的方向瞄了两眼,转,看见若倾离和若倾城还好好地站在门口,顿时就上火了,“看什么看,还不回屋。”上前拉着若涛世的衣袖求道,“老爷,倾雪这是怎么了?你发这么大的火,你又不是不知道,倾雪只是子急了一点……”

    若涛世甩开宫画纱抓着的衣袖,愤怒的瞪了一眼宫画纱,微微偏头,“回屋吧!”脚步迈开向前走去。

    宫画纱双眸扫过两人之时闪过一丝狠绝,跺了跺脚追了上去,“老爷,老爷……”

    声音消失在转角之处。

    若倾城看戏以落幕,正准备离开,听见若倾离轻声的笑了起来。

    若倾离淡淡的笑道,“看见她这么生气高兴吗?”

    若倾城不知道若倾离话里的意思,站头,看见站在台阶之上的若倾离,嘴角虽说噙着笑,但那笑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悲凉。

    微弱的星光之下,她背后那若府的朱红色大门,像是地狱之门般,不过人间却是在门外。

    门内是炼狱。

    若倾城道,“为何生气?”语气平淡的如静止的湖面,不曾起涟漪。

    若倾城离开了,纸鸢跟在后面。

    而若倾离仍旧站在朱红色大门那里,嘴里呢喃着“为何生气”。良久,嘴角带着笑,迈开步子,在转角之处停下,回头望了一眼那朱红色大门。看来该做打算了。

    回到院子,纸鸢自动退下,若倾城进了房间。

    回到屋子,退了华装,点了一盏灯,打开窗户时,风过,灯火摇曳。

    摇曳的灯火下,若倾城手里捧着一卷书,久久的都没有翻过一页。

    今的这步棋不知道对不对?他真如传闻中一样吗?亦或是她只是从狼的边跳到虎的边,还是没有脱离危险。

    可是有一点若倾城知道,虎毒不食子。

    站起子,仰头,月亮不知何时已经掩藏在乌云的背后,掩藏了光芒,但是她知道,终有一天那乌云会散开。

    守得云开见月明。

    微微叹息了一声,眉宇间的忧愁却是始终没有散开。

    已经两天了,还没有传来消息。以前醉月楼的速度可不是这么慢。心里不知道为何原因,总是有些害怕的感觉……害怕有些人、有些事,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足够强大之时,已经失去。

    心里的某一个地方原本总是空落落的,但是因为那群人,已经慢慢地被填满。她害怕某一天,心里的那个地方再被掏空,那时候,心就再难痊愈。

    扔掉手里的书卷,没有关窗,就躺在了上。或许凉风一吹,她能够清醒一些。

    咔嚓。

    忽地,屋顶传来一声怪响。

    若倾城忙的闭上双眼,平缓气息,双手则是随时做好防范的措施。

    那个声音一响,瞬间门外传来一个很轻的脚步声,虽然极力掩饰,但还是能够听见。接着,便听见那人从窗户越了进来。

    若倾城运转全气息,一触即发,不容片刻。

    那越进来的黑色影慢慢的向边靠近,终于离只有一部之遥时,那黑影伸出了手。

    但在那手没有落下之时,若倾城的子似弓弦上的利箭,瞬间便了出去。

    若倾城双手宛如鬼魅,直击要害之处。

    那黑色人影似是了解她的动作般,连忙躲开,但还是有些力不能及的感觉。

    黑影一闪开,若倾城的手迅速跟上。

    黑影人急忙出声,“门主,是我,是我啊!”说着摘下了遮面的黑巾。

    若倾城这才辨明眼前之人,原来是无痕,急忙收手。得亏无痕出声及时,不然若倾城还真不能收住手。

    无痕见若倾城的手插而过,松了一口气,拍着脯压低生意道,“这一掌要是打在我上,还真不敢想象。”

    若倾城没有回话,转连忙关上窗户,冲着无痕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无痕怪异的看了一眼,“这院子没人来,不必这么小心吧!”

    “院子里还有人。”若倾城侧耳一听,门外确实没有动静,才稍微的放松。

    “有人?谁派来的?”无痕心里也是一紧。

    “他派来的。”

    “他?”无痕担忧的看了一眼若倾城,“监视你的?”

    “不知道。”若倾城嘴角一翘,一笑,“有消息了?”

    无痕的表开始变得不自然。

    若倾城心里一紧,上前两步,连忙问道,“快说啊!”

    无痕担忧道,“人没有找到,但是打听到一些消息。”

    若倾城也有些着急了。

    “青鸾姑姑和雪儿本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消息传回来说,青鸾姑姑和雪儿分散了,而且听说雪儿受了重伤……”抬头看了一眼若倾城,“雪儿不光是受了重伤,听说眼睛……眼睛瞎了。”

    若倾城呆愣着,无痕叫了两声才回了神,“消息可靠吗?”青鸾姑姑的实力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够伤到,而且雪儿最擅长的逃跑,怎么也受了伤。

    无痕犹豫片刻,“那些都只是消息,我们还没有找到人,所以不能妄下定论,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

    无痕的话没有起丝毫作用。若倾城的担忧写在了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