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倾雪不服

    黑夜里。

    嗒嗒的马蹄声,在宫门外,四面八方的散去。

    一辆马车从临安街驶来。车轮辘辘的声音响彻整个长街。

    马车里,若倾城眼观鼻、鼻观心,双眸祥和、波澜不惊。任那若倾雪投来怎样狠绝的眼神,她都不予理会。

    若倾雪终究是没有达成目的,无论皇后陈良瑜对她是多么满意,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她根本就不可能嫁给尉迟恭……不过出乎若倾城意料的是,皇上居然把若倾雪许给了景王尉迟彦易。

    尉迟彦易贵气,有王者之威,但出生卑微,无外戚相助。

    现在倒好,经过这么一弄,如若尉迟彦易真能和若倾雪成婚,那么尉迟彦易就能借助若家和宫家的势力,对争夺皇位一事,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了。

    现今,尉迟恭有一个皇后的娘和丞相的舅舅相助。尉迟彦易有了若家和宫家的相助。而尉迟寒则只有皇上尉迟天一人相助……时局更加混乱了。

    眸光微微一转,若涛世双眼紧闭,面无表,双手放在膝盖上,直着背,稳稳的坐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对面,若倾雪与若倾离相邻而坐。若倾雪双眼里是不甘、愤怒,看向她的时候,甚至还带着一点讥讽。至于若倾离,低声的劝慰着若倾雪,时不时还看向,那种眼神,她看不透。

    自从皇宫出来,几人都是各怀心思。本来来时不是坐的一辆马车,可是回去的时候,若涛世却吩咐几人同坐一辆马车。

    若倾城收回目光,垂眸,整理衣袖。

    若倾雪的心平复,理了理思绪,忽地开口,“爹爹,女儿不能嫁给尉迟彦易。”

    若倾城的眉角浮起一丝笑,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只是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

    “胡闹!”淡淡的两个字,却不失威严。

    若倾城抬眸,若涛世双眼直视若倾雪,目光凌厉,整张脸毫无表,看不出想法。

    若倾雪微微一愣,回过神,双眼顿时起了水雾,哭诉道,“爹爹不疼女儿。”

    若倾城清楚地瞧见,若涛世的目光变得柔和,嘴角蠕动了一下,伸手把若倾雪拉到了自己的边坐着,手擦拭着若倾雪脸上的泪痕。

    如果是以前看见这样一幅画面,说不定会心疼,可是自从十五晚宴聚餐过后,若倾城清楚地知道自己对于若涛世的感是再无父女之了,因此,现今看见这样一幅场景,她只觉得好笑……

    若倾离的目光看了过来,嘴角带着若隐若现的笑。

    今的若倾离应该够低调,因此到了最后,她并未许配。

    若倾城想,今虽然为了那张“玄音”而表现得有些惊人,但是她知道,就算她如若倾离一样,也不可能低调的,因为皇后陈良瑜早就已经算好了她这步。

    算好了丑女若倾城与废物王爷的天赐良缘,举世无双。

    本来以为就算是陈良瑜算好了,也不可能成功的,毕竟尉迟天不许。可是所有人都算错了一步,那就是尉迟寒。

    若倾城清楚地记得,御花园内,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站在场中的尉迟寒时,尉迟寒上期道,“儿臣愿意遵从先前的婚约,娶若家三女若倾城为妃。”

    一语激起千层浪。

    先不说其他人,就算是若倾城自己也被那句话给惊了一下,试想,谁愿意娶一个绝世丑女?何况,她若倾城背后没有任何势力,对他以后争夺帝位毫无帮助,那么他娶她为了什么?难不成就只为了一个婚约?

    马车内,若倾雪还在哭泣,抽噎声时不时响起。

    若涛世终究抵挡不住,微微叹息一声,眉头紧锁,手在若倾雪背后缓慢的拍着,“不是爹不帮你,而是爹根本就不可能帮你。”

    “爹爹说谎。”若倾雪猛地抬头,眨巴着泪眼,“爹爹明明是不帮。谁不知道朝堂之上,只要爹爹说一句话,皇上根本不敢不理……”

    “胡说什么。”若涛世的目光凌厉似箭,手也从若倾雪背上取下,“这种话以后休得再说。”

    若倾雪微微一怔,双眸一缩,明显是被吓着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等回了神,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爹爹不帮,女儿回去交祖父帮,要是祖父不同意,还有外祖母……”话没有完,被若涛世的一个眼神给唬住。

    “你娘真是把你惯坏了,回去给我闭门思过。”若涛世的眉头越发的紧了。

    闭门思过?终究是舍不得惩罚啊!

    若倾雪的哭声越发的大了,颇有不同意就不收声的架势。

    若涛世再发火,倒是若倾离眼尖,连忙出声劝道,“爹爹,二妹不过是一时急糊涂了,不要责怪她。”伸手拉住若倾雪的手,低声安慰道,“二妹,快别哭了,待会儿爹爹又得发火了。”

    “要你多管闲事!”若倾雪使劲儿一挥,手打在了若倾离的脸上,“啪”的一声格外响亮。

    若倾雪明显一愣,不过只是转瞬便释然了,平时她没少欺负若倾离,她就不相信若倾离还敢还手不成?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在马车里响起。

    若倾雪只感觉半边脸麻木,血液上不去,一片惨白。伸手捂住脸,转头睁大双眼诧异的盯着面前的爹爹,她是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被扇了一耳光。

    从小到大,多少年了,从来没有人打过她,可是现今爹爹居然为了一个妾室生的女儿打她。

    “真是大了,不听管教了,连姐姐都敢打,你眼里还有没有长幼,是不是还等两年连做爹都敢打?”若涛世横着眉头,双目圆睁,怒火在眼里熊熊燃烧。

    半响,若倾雪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体的血液都往脑袋里面冲,在脑里“轰”的一声就炸开了,然后,什么都已看不见。

    ------题外话------

    求留言求撒花……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