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权大压人

    看着坐在前面的千金小姐一个个上去,离自己的位置越来越近,若倾城的手也是微微握了起来。

    她该怎么做?

    放弃吗?这不是她的子。何况那摆着的那张琴对她确实有用,要是白白就让别人拿了去,以后是再难有机会得到了。

    心一横,索是豁出去了,待会儿能不能得到那张古琴就看天意了。

    心微微一松,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

    “三小姐,马上就要到你了。”站在一旁的纸鸢微微弯,压低声音提醒。

    若倾城抬头,见坐在旁边的那位小姐早已上了场,已经开始弹琴。

    些许是因为从若倾雪过后,众多千金小姐的表演都不出众,因此这会儿在场的人大抵都是把注意力转向了其他方向。就连次位之上的几位王爷也没有再往场中看上一眼,多半是觉得无聊了。

    那位小姐表演完些许是知道自己表演不好,悻悻的就下了场。

    旁边千金小姐一落座,若倾城就起,朝场中走去。

    本来众人都没有注意她,可是太监尖细的声音唱道,“最后一位小姐,若家若倾城。”

    可能是因为最后一位,众人的精神也是微微一振,坐直了子,目光就直唰唰的朝她来。

    也有可能是因为若倾城这个名号太盛,引了众人的注意。

    不管是什么,若倾城是有些恼怒那太监的。可再也没有办法,只得顶着众人好奇、嘲讽的目光,到了场中。

    “你们看,她居然来了,也不怕吓着大家。”有千金小姐压低声道。

    “人家可是若将军的女儿,道理说还是该来的。不过那样子……看了慎得慌。”

    “呵呵,她要是方才就上了场,顿时我们就脱颖而出。不过现在也不差……”说完掩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若倾雪眸子闪过一丝凶狠,恶狠狠的甩了过去,那刚才说话的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心念一动,那双凶狠的眸子又朝场中之人去,要不是她,若家怎会这般没有脸面。

    “若大人,这就是名满帝都的三女?”陈宇寒眸子深处闪过讥讽,语气更是略带几丝嘲笑。

    若涛世双目圆睁,瞪着陈宇寒,良久,一字一句吐道,“正是三女。”目光移向场中,眉头微蹙,不明所以。

    太监唱话之时,尉迟寒已经微微抬头,双眸停在她的上。

    众人之前的她,微微的笑着,莲步轻移时,风卷起裙角飘,衬得她越发的与那人相似了。只是她是娴静淡雅的,不似那所见之人的明媚耀眼……

    站在场中,若倾城微微的施礼,然后坐到了古琴旁。

    垂眸,看着眼前的“玄音”,不知道为何,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琴,为何今白白生出了亲近之感……

    感觉到众人的视线还紧紧地锁在她的上,若倾城双眸闪过一道亮光,她当然知道那些火的目光里面包含着什么,不过今怕是要让她们失望了。

    双手伸出,纤长手指骨节分明,十指按上琴弦,她微微的阖眼,猛然睁开,那眼里就只剩下一张古琴,清澈的再无杂质。

    十指终于拨动,自那第一个琴音响起之时,众人惊愕。

    缕缕琴音清浅如薄云淡雾,婉转如山泉流淌,悠扬如清风徐来,高亢如万壑松声。琴音上半段慷慨激扬里奔腾着滑块,下半段如诉如泣绕着凄凉,却又不乏缠绵的悱恻……

    “六哥,这琴音听上去很熟悉?”尉迟轩宁思索着,总觉得这琴音在哪里听过,可一时又想不起。

    尉迟寒眉头紧皱,双眸扫向尉迟恭,果不其然,那人也是紧紧地看着场中之人,看来不是他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啊!

    可是为什么今天从一遇见她,就有那种挥之不去的感觉,难道一切都是巧合?

    双眸移向场中之人,天地间,仿若就剩下她一个人,一张琴,一缕琴音缠绕。

    见尉迟恭双眸紧紧盯着若倾城,若倾雪的拳头紧紧握住,指甲陷进里,仍是没有感觉到异样。她这个三妹真的是掩藏的极深啊!要不然她何时听说有这般才艺的。难道掩藏着这些就为了今天的奋力一搏?真是好笑,有些东西即使你花了大力气也不一定是你的,何况那张脸……

    若倾离双眸微微一眯,倒是不知道她还有这般本事,看来这些年不光是自己小心翼翼的活着,原来她亦是如此,只是她没有了顾忌,可自己却有。

    若涛世同样惊讶于这三女儿的琴音,不过转念一想,当年的她又何尝不是这般,她如此,她的女儿又能差到哪儿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女儿却带了这样的胎记。

    猛然一惊,他想的是,她的女儿。

    最后一个颤音拨动,琴音结束。

    那最后一个颤音就恍若是拨动了众人的心弦,久久的,众人心里不能平静。

    若倾城起,不看众人,只是垂眸,等待着高位之上的人给她评价,她知道,琴音再好,终究是抵不住高位之上两人的一句话。

    良久,陈良瑜回神,双眸瞪向若倾城,本以为这张琴送出去,不过是转一个手,现在倒好,岂不是白白让人送人了去。虽说不知道这张名“玄音”的古琴是否真有妙处,但她仍是舍不得的。

    目光扫向陈书琪,果然瞧见陈书琪脸色不好,正恶狠狠地瞪着若倾城。思绪微微一转动,陈良瑜开口,“都道若家之女名冠帝都,岂不知还有这般琴艺,真是可喜可贺。”

    众位千金小姐听见这样的话,分外眼红,恨那般丑女居然有这般才艺。

    “不过……”

    一个转折,仿佛是把在场之人的心都吊到了喉咙,只等得了她的话才能才能放下心。

    若倾城冷笑,本以为天意会让她得了这把琴,可是现在看倒不是如此了。这般名贵的东西,那人岂能让别人白白得了去。

    “不过今乃为王爷择妃之,刚才若家之女若倾城的琴音却是哭哭啼啼,多少是有些不好的。”

    一句话,否定了若倾城所有的努力。

    ------题外话------

    推荐朋友的新文,多多支持哦!

    《娘子,吃完要认账》

    天雷勾地火,月黑风高,两个赤果的躯不断的扑倒反扑倒,就是谁都不让谁!

    “该死的,我要在上面!”

    某女嚣张霸道的宣誓着自己的权利,双手一伸,便来了一个过肩摔,将某男子狠狠的摔倒在华丽的大上,随即一个饿狼扑羊之姿,狠狠的压倒其上…

    “该死的,从来都没有人敢压在本宫上面的,你也不例外!”

    某妖孽狂魅的男子,双颊呈现出不正常酡红,沙哑着感的嗓音低吼着。

    那双充满着浓浓的双眸更是紧紧的瞪着压在他上为所为的‘宫女’上,该死的,这个‘宫女’胆子太大,居然敢压他三皇子!?他一定要压倒她,谁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