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出手帮助

    “倾城妹妹,看来刚才还是做姐姐的错怪你了,原来你低着头竟是为大家着想啊!”陈书琪逮着机会就开始冷嘲讽。

    话落,后边的那群莺莺燕燕就笑了起来。

    若倾城懒得搭理这号人物,自顾自的端起茶杯,嘬了一口,应是好茶,入口馥郁芬芳……

    陈书琪何曾受过这种待遇,当即那张虚伪的笑脸是再也挂不住,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后面的人见此自是闭了嘴,不语。

    若倾雪看见陈书琪生气,心底高兴,今儿她倒是要看一看了,这若倾城有何种能耐!

    “若倾城,不要给脸不要脸。”陈书琪颜微怒,双眼睁大,呵斥道。

    “……”好茶需要安静的环境才能品尝,被这么一再打扰,若倾城也算是失去了耐心,抬头,似一潭秋水的双眸平淡无波的停在陈书琪上,良久,薄唇轻启,缓缓道,“你的东西掉了。”

    陈书琪低头寻找,地上根本就没有东西,心底怒火更甚,抬头狠狠道,“什么东西?”

    若倾城冷眼一扫,淡笑道,“你的脸掉了。”

    ……

    声音不高不低,刚好够在座的人听见。

    众人听见都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冷气,怪异的看着若倾城。

    要知道,这陈书琪因为有一个做皇后的姑姑,从小就是嚣张跋扈,根本就没把她们这些人看在眼里,可哪知,这若倾城竟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她们知道,接下来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

    陈书琪一愣神没有听懂,等缓过神,再加上听见后面那浅浅的笑声,早就已经怒火中烧,当即是什么脸面都不顾,就要冲上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

    淡淡的声音响起,像是落在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起层层涟漪。

    众人循声一看,来人不是别人,不正是六王爷尉迟寒吗?

    要说尉迟寒虽说在古武的修为方面不行,但怎奈是生了一副好皮囊,让得在场的女子都是眼冒金花,自然这其中少不了陈书琪。

    陈书琪一听见那声音,便知晓来人是谁,当即是面若桃花,转,微微对着尉迟寒行了礼。莺莺燕燕回了神,也跟着行了礼。

    倒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若倾城,仍旧是坐在那儿。

    陈书琪起瞧见若倾城那种傲慢的态度当即气得不轻,可是碍于在她喜欢的人面前,她不敢表现出什么异样,回到道,“回六王爷话,刚才姐姐妹妹说笑话呢!”

    脸不红心不跳的。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呵呵,那就好。”尉迟寒那张千年寒冰的一张脸居然是扯出了一张笑脸,迷得那些莺莺燕燕恨不得就扑了上去。

    陈书琪看见尉迟寒的笑,愣在了一边,自打是五岁那年不小心遇见面前的那位男子,她就迷上了他,可是她却从来没有瞧见这么他这么温暖的笑。

    难道他对我有意思?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想法,顿时是让她红了脸,低着头,扭扭捏捏的,竟是害羞起来。

    她想,她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但是低着头的她却没有发现她那位梦中人的眼神根本就没有搁在她的上,而是越过她,落在了她后一直安安静静得坐着的若倾城。

    刚才才从竹林间回来,远远地,他就看见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如一朵盛开在雪山之上的雪莲,孤独、寂寞,遗世而独立。

    不知道为什么一来眼光就落在她的上,竟是不想移开。

    没多一会儿,他看见一群女人走到他的面前。他知道,她是有麻烦了。

    本以为她会奉承的说上几句,或是露出笑脸。但是她再一次让他惊愕,因为她连正眼都没有瞧一眼眼前的那群人。

    他见那群女人之中有一个领头的,那人好像有些印象,在大脑里搜索一圈,好像知道了那是丞相之女,但是名字却是不知晓的。

    向来,对这号人物,他都不留心的。

    见那丞相之女咄咄人,她仍旧安静的喝着茶,多半是因为丞相之女的嘈杂扰了她的清净,她终于抬头扫了面前那人一眼。见她薄唇轻启,他运功,远远地听见她的话,一时,却是笑了出来。

    他想,多半也只有她不去附和权势。

    恍惚,记起那醉香楼的醉蝶姑娘拒绝尉迟恭的样子。

    那样的相像。

    摇了摇头,赶紧的甩出这个念头,不知道为什么,今的他有些心神不灵了。

    本想转离去,不再顾她。可是怎奈他瞧见了丞相之女的嚣张跋扈,忽地,是害怕她受了伤害,脚步不自主的就上前去了。

    可是这会儿倒好,本是帮了她的忙,她竟连礼节都不顾,安然的坐在那儿。

    笑了笑,她那样安静地人儿……

    若倾城不知道面前的他为何要帮她,但是出于礼仪,她还是对着他微微的笑了一下。

    那个笑,让他刹那恍惚,旋即便是回了神,不再看她。

    “既然是开开玩笑便罢了,可莫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毕竟今这么多人看着。”

    尉迟寒交代了一句,便转离去。

    看着尉迟寒离去的背影,若倾城无奈的笑了笑,这人?

    陈书琪听见这样的话甚是高兴,因为她认为六王爷是担心,才出言相劝,一时,心里纳了蜜,却是忘了继续找若倾城的麻烦,而是拉着姐妹,笑呵呵的离开了。

    若倾城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花痴竟可是花痴成这样。

    若倾雪多少是有些不甘的,本以为可以借陈书琪的手好好教训一下若倾城的,这会儿倒是好,只得狠狠地瞪了一眼,离开了。

    “三小姐,六王爷人正好,刚才多亏是他帮了小姐,不然……”

    纸鸢瞧见若倾城回头的眼神,便知道自个儿是多话了,连忙闭嘴不语。

    对于纸鸢能知人眼色这一点,若倾城倒是满意的。

    本来若倾城还在想那人为何帮她之时,忽地听见尖细的声音响起。

    “皇上驾到。”

    ------题外话------

    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