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丫鬟纸鸢

    回房间的路上,若倾城把刚才的事在大脑里过滤了一遍。

    刚才本以为被叫到大厅,若涛世要交代什么重要事,可是到头来才弄清楚,这若涛世原来是怕他的三个女儿明进宫不懂规矩,丢了若家的脸面,所以才把几人叫到跟前耳提面命了一遍。

    也不知道若涛世是哪根筋没有搭对,到了最后,居然还因此给了一个丫鬟给她。理由也不是别的,只说是在出嫁之前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他何时曾担心过这些?

    不管他给她丫鬟的原因是什么,她本是不准备要的,可是当她看见若倾雪和宫画纱那难看的脸色还是欣然的接受了。不过一时之气的她现在她倒是有些后悔了。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丫鬟,就像是插了一个眼线在跟前,无论走到哪儿,她都会跟着一些的。

    这倒是让一直自由惯了的她多少是有些不适应的了。就比如现在,那个叫做纸鸢的丫鬟就跟在她的后面。

    这纸鸢年方十八,人长得敦厚老实,可是谁知道她的心是否也如表面一般。毕竟这深宅大院里,她又凭借着什么本事让若涛世记住了她?

    走回小院,若倾城停了脚步,回头看着面前低着头的纸鸢。

    久久的没有出声。

    纸鸢到底是若涛世亲自给她的丫鬟,在她的打量下,丝毫也没有胆怯,倒是落落大方的站在那儿,任凭她打量。

    “以后没有我的许,不准接近我的房间。”若倾城突然出声。至于为什么这样交代,还是因为她不想让陌生人靠近自己。

    “……是。”虽是迟疑了一下,但是很快的纸鸢就低头答道。

    “我不知道他派你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但有一点你要弄清楚,我现在还是这个若家的三小姐,如果想处理一个丫鬟,我想我还是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那么她就先来一个下马威,把主动权掌握到自己的手里。这样也不至于被人玩得团团转。

    纸鸢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三小姐。

    对于眼前的这个三小姐,虽说府里人和外人经常都在传闻三小姐的一些话题,但是她知道为一个大家庭的丫鬟,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有今的地步,所以她是从来都不曾去了解过这个三小姐。

    但是今,这个三小姐所表现出来的,让她倒是有一些惊讶了。她想,这三小姐若不是因为丑颜的缘故,或许……

    纸鸢低头答道,“纸鸢知道。”

    若倾城见她懂得自己的意思,也没再交代什么,转便进屋去了。

    房间里,若倾城拿着书看,可是没一会儿,她就把书扔在了上。

    心里是乱糟糟的,一个劲儿的就在担心青鸾姑姑和雪儿现在的状况,只恨不得现在马上就飞奔出去看看。

    本来今晚上就可以抽时间去的,可是现在院子里平白的多了一个丫鬟出来,多少倒是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明还要进宫……

    “二小姐,容我禀报一声了再进去吧!”门外传来纸鸢的声音。

    “传什么传?难不成这若府还真有我不能去的地方?”若倾雪怒火冲天的吼着。

    今儿爹爹居然把他的得力丫鬟给了若倾城,这不是明摆着扇她耳光吗?所以刚才回屋的她是怎么都没有想通,一气之下就过来了,可是这会儿居然又被纸鸢给拦在外面,心里更是火大。

    “纸鸢,你不要以为有爹爹罩着你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我要是想收拾你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你马上给我让路。”若倾雪干脆停了脚步,双眼直瞪着纸鸢,她就不相信了,现在就是一个丫鬟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纸鸢听着若倾雪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今儿先后被两位小姐威胁……

    纸鸢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屋子里传话出来了。

    “纸鸢,是哪儿来的疯狗在外面乱叫,还不赶快撵了去。”慵懒的声音,淡淡的,听上去极其舒服。

    若倾雪听到这话是骂她的,顿时气得鬼火冒,再也不顾什么小姐形象,叫道,“银瓶,还不赶快给我把门打开。”

    后面的丫鬟闻了这话赶忙上前。

    这会儿纸鸢多少是不敢阻拦了,三小姐刚才的话不是明白着挑事吗?

    “回三小姐,是二小姐来拜访呢!”

    纸鸢的声音刚落地,门已经被银瓶一脚踢开了。

    “哼!真是好大的架子,这二小姐都在门前了,居然不出来迎接。”银瓶看着躺在上的她道。

    银瓶自一开始就是服侍若倾雪的,所以她自是知道怎样能够讨二小姐的欢心。

    “纸鸢。”

    若倾城起,纸鸢上前拿了一个靠枕放在她的背后,她这才靠在靠枕上懒洋洋的看着他们。

    “我们若府的丫鬟都是这般说话的?”若倾城问。

    “回小姐,不是。”纸鸢不知道这个三小姐又是要干什么。

    “不是。”若倾城抬眼看了一眼银瓶,银瓶只感觉浑一颤,而后听到若倾城的声音传来,“自是如此,你作为老爷边的红人理应知道怎么教训了。”

    “掌嘴。”纸鸢答。

    纸鸢这才知道,这个三小姐是要借她的手教训银瓶呢!她这要是扇了银瓶的耳光,不明摆着就是扇二小姐的耳光吗?

    心里虽是知道三小姐的意图,但是她却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在她来之前,老爷已经说了,她,一切听三小姐的。

    看着纸鸢就要上前,银瓶害怕的后退两步,她可知道纸鸢的厉害,所以难免是有些害怕。

    若倾雪从后面上前,道,“这是要打人了?”

    ------题外话------

    求收藏,求留言,求花花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