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悠扬琴音

    一路飞跃,便是几个瞬息之间,若倾城已经出现在了醉香楼的第三楼。

    “终于来了!”无痕一见那熟悉的影出现在三楼,便是松了一口气,本来有些焦急的表也是缓和了下来。

    看着无痕这般模样,若倾城笑了一笑,“怎么?来晚了?”

    无痕本来缓和的脸色一下子又变得严肃,道,“晚?这都什么时候了,岂止是晚?”

    瞧着无痕气冲冲的模样,若倾城也知道他肯定是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才这般焦急的,便是笑道,“我这不是赶来了吗?”

    “……”

    正当无痕开口准备问什么问题的时候,青衣从外面推开门就问道,“小姐还没有来吗?”当青衣看见若倾城已经站在门内时,几步就迈到她面前道,“小姐既然来了怎么还不出去?外面的客人都快是吵翻天了!”

    “呵呵!马上。”若倾城走到一面镜子前打量了一下镜中人,依旧是面容姣好,然后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回头百媚生的笑道,“走吧!”

    那一瞬间,若倾城妖媚得就如世间最妖娆的玫瑰,姹紫嫣红,摄人心魄。

    果然,若倾城才踏出房门,就听到那人浪一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醉蝶,醉蝶……”

    “弹曲,弹曲……”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就快淹了这醉香楼。

    闻此,若倾城眉梢微微一翘,嘴角噙笑,伸手绞了一下散在两肩的乌黑秀发,嗔斥道,“既然客人们这么欢迎我,我怎么还有拒绝的道理呢!”

    青衣看着这个眼前瞬间变了一个人的小姐,心里不生出佩服,这般功力自是那最擅长于乔装的无痕都是不得不佩服的啊!不过正是因为小姐这样的魄力,他们才一直追寻着。

    “青衣,开门,待客人了哦!”

    在青衣发呆之际,若倾城出声叫醒她。青衣回了神,抱歉的笑了笑,然后才沉声道,“醉蝶出场!”

    这道声音中气十足,穿透力极强,刹那便传遍醉香楼的每一个角落。

    行内之人光凭这简单一声便知晓是个中高手。想来这也是这醉香楼能够屹立于帝都繁华街头的愿意吧!

    “六哥,你看这醉蝶的号召力可真强!刚听说要出来了,这醉香楼自第一楼到第三楼安静得连颗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醉香楼第三楼名为沾露阁的雅间里,尉迟寒纤素修长的指节轻轻扣着玉瓷杯,闻着里面一不小心溢出的淡雅清静的花香,顿时觉得心神安宁,再扫了一眼这名为沾露阁的雅间,入门之处,摆两盆翠竹,绿油宜人,往里一走,搁紫檀木桌椅,墙壁悬泼墨山水画。整个房间淡素清雅,再闻,燃紫罗檀香,淡淡清幽,沁人心脾。

    虽说这屋里的每一处摆设都不是特别显眼,但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知道,这个屋子造价不菲。先说这门口之处的翠竹,应该是北苍国苍云山之上的特产,听闻这翠竹能闻声起舞。再看这紫檀木桌椅,应造于东陵国境内,传这紫檀木年代越久颜色越深,且可遇不可求,可是现在摆放在这屋子里的应该属于百年成木。而那墙上之悬的泼墨山水画更是收进四国之内名家作品。再谈这紫罗檀香,本乃西凉国所产,但由于紫罗花难寻,致使有价无市。

    看来这醉香楼果然名不虚传啊!

    “六哥,和你说话呢!又发愣了。”尉迟轩宁转看着那慵懒躺在榻之上,微微眯眼的尉迟寒,几步就走了过来,夺了他手中的茶杯,猛饮了一口,速度有些急了,弯咳嗽了几声。

    尉迟寒眉眼一挑,薄唇抿着,似笑非笑地道,“都不记得交代了多少次了,叫你万事莫心急,可还是没有长记。”

    “……”尉迟轩宁知道他这个做六哥的又要代父皇教育他了,便忍住了话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接了话,这个六哥肯定又是一阵耳提面命。

    他这个六哥永远都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仿佛就算天塌了下来,也能安然的面对。他对这样的六哥有些无力,可正是因为这样的六哥有一种无言描述的魅力,深深地吸引着他。

    屋子里一时安静了下来。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低低的古筝声,似低诉,似浅吟,似高山流水的清醇,似深林夜莺的凄凉……

    其空灵之声令人忆起那山谷中的幽兰,高古之音仿佛御风在那彩云之际。

    婉转低沉的琴音,如薄雾一般,缓缓地散开,弥漫在醉香楼的每个角落,洗涤着每个人内心嘈杂、不安、烦恼、忧愁……

    尉迟寒分明瞧见,那门口翠竹随琴音起舞……

    正当大伙儿已经沉浸在这悠远而绵长的琴音之中时,忽地,有一道清越而婉转的歌声响起,那歌声似踏过远古而来,历经沧桑,看透世事,恍如任世间万物已成灰,她依旧能够独坐高山低诉着那份孤独。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摘自李清照《清平乐。年年雪里》)

    往昔里,那插梅而醉的生活是多么恣意。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而今朝,浪迹天涯,颠沛流离,何时再看那时梅花,与人饮醉。

    声声婉转悠扬,盖过了那已淡淡的琴音。

    终于,琴声落,歌声闭。

    好久的好久,整个醉香楼只能听见那窗边的风铃,环佩铃响,清越叮当。

    猛地,不知是何时,醉香楼的第一楼爆发出掌声、欢呼声。这里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所以人们难免粗犷而少有调。

    不知道是谁,猛地大喝一声,“醉蝶姑娘,既然在这醉香楼这般孤独寂寞,何不陪爷走,爷自当让你享尽繁华富贵。哈哈……”

    众人寻声望去,一位穿华衣锦服的中年男子,腆着大肚,满眼精光的看向楼梯。

    见此,有人笑,这般人真是好生不知厉害,居然敢要这醉蝶姑娘。

    “笑,谁敢笑,老子废了他!”那中年男子也是火爆脾气,回头凶相尽露,手中大刀一轮,终于见没人再敢取笑,他才满意的回头,脚步已经不自然的向楼梯迈去,“醉蝶姑娘可是考虑好了,考虑好了就陪爷走吧!”

    色字头上永远架着一把刀。

    那中年男子叫嚷了一会儿,见着醉香楼根本就没有人出来阻拦,心底胆子便是大了几许,抬步一步一步的往楼梯之上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丑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