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6 酒醉与提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夜深人静,黑夜里长长的街,只有打更人巡夜的锣声,在万籁俱静的夜里鸣响。

    夜色甚美,繁星漫天。星光闪耀,镶嵌在黛色的夜幕上,像熠熠生辉的宝石。一轮月牙儿俯打亮着姑苏小镇,依稀淡光拉长了我的影子……

    我在拱起的石板桥上停下,水波漾,倒映着月牙与满天繁星。半倚着桥上的石狮,黑夜中凉风拂面……

    似乎能吹散心中的抑郁。

    稍作小憩,有缓缓的脚步声靠近,一深一浅,愈演愈近。

    来人穿着墨色一袭墨色对襟长衫,领口上金丝绣线,依旧是酒席上那较为隆重的正装。浓眉大眼被月光照亮,他见了我并没露出惊讶的神色,就像是早已得知了我在此地。

    反倒是我惊得张了嘴,好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道:“何大哥?”

    立即又勉强地一笑:“好巧啊……这么晚,何大哥怎么还没回去?”

    他乘着风走近,我才见他涨红的脸色,他羞赧的摸着头:“小青姑娘,其实这并不是巧合。是我有心跟着姑娘来的。”

    啊,真是太大意了……

    区区被一个人类跟踪,我居然都没察觉。我下意识的想,并没有在意此时脑子里的空白与混沌。理了理被夜风吹乱的青丝,因酒气潮红的脸色退去几分,眼神依旧有些迷茫。

    我不解的看他,等着他的解释……

    他眼神极为不安与紧张,目光始终没有落在我面上。夜深人静,一男一女,半月下的桥上,有种耐人寻味的暧昧感。

    等了半晌也不见他说话,我只好打破僵局问道:“何大哥,你是有话要与我说?”

    他整个人一怔,僵着脖子点头:“嗯。”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眼里抱着某种决绝,他张嘴停顿了一下,眼神突然一闪,他说:“小青姑娘很伤心吧,唯一的姐姐成亲了。”

    说完我就见他原本的那一脸羞赧变成了懊恼。

    “自然伤心了……”我答道。方才没有觉得,这下倒发现太阳意外有些涨疼,大抵是酒气上来了。

    “这样啊……”他低着头说。然后他突然一咬牙抬头看我,声音高昂,平地而起:“小青姑娘,请让我照顾你吧!”

    “啊?”我眨眼,没听明白他的话,脑子怎么也转不起来。

    他看出我眼底的不解,红着脸解释了半天:“我……我的意思是,姑娘的姐姐成亲了,以后怕是难以仔细照顾姑娘,所以就由何立来照顾姑娘吧!”

    “你要照顾我?”我扶着头问,满脑子的疑惑。为什么姐姐成亲了他就要照顾我?

    “是、是的!”他点头,很快又摇头:“不是,我的意思是……”

    “是什么?”我歪着脖子,脸色不正常的潮红,眼中不自觉噙着水雾。小腿有些脱力,半倚着石拱桥的扶手,问着等我清醒后着实觉得愚蠢的话。

    反观何立,他看得心跳加速,笔直的僵着体,突然间大声道:“小青姑娘,我过些子去你府上提亲可好?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他鬓角出了好些汗,细密的汗珠顺着留了下来,被月光照亮。

    哦,他是在向我求婚呢。总算是听明白了……

    我后知后觉勾起嘴角一笑,并不是因为被求婚而高兴。只是因为,因为——原来还是有人人在意我,而高兴。

    我咯咯地笑,银铃般笑声在黑夜里辗转漾。伸出手把鬓角吹乱的发丝挽到耳后,配合着嘴角的笑意,与眼里的水雾,这个表有些妩媚……

    绣着大朵荷花的青衣裙摆被风吹拂了起来……

    我听何立愣神对我说:“小青姑娘,你穿这真漂亮。”

    于是我又笑,我问他:“何大哥,你喜欢我呀?”

    这回我终于知道,我铁定是醉了。不然无端端为何调戏起了对面的男人,换做以前我是躲也来不及的。

    何立的脸更红了,深色的皮肤也不难隐藏他的羞赧之意。看他人高马大,没想到脸皮却那么薄。

    我借着酒醉,更加得寸进尺:“何大哥,你说呀。”

    “嗯,我喜欢……”他说得虽轻,但凭着我五百多年的修为,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他见我只笑,不说话,壮着胆子向我问道:“那我去提亲可好?”

    我抬头看他,笑吟吟地说:“不好!”

    这调调带着酒意,中间拐了弯,听上去反倒有些撒的意味。只可惜终究不是对方想听的答案。

    “为什么?”他霎时白了脸,月光下一览无遗,眼里有说不尽的失望。

    “为什么呢?”我也问,然后看他一眼摇头:“没有为什么啊,我现在要回家了……”说完,我踉跄着步子从何立边经过,我闻到他上一股子酒味,想必他也是借着酒意壮了胆。

    这酒果然是个好东西。

    他杵在桥上一动也不动,背影透着一丝凄凉,我却全然不管不顾。

    打更人敲响第三下。

    空旷无人的街上,只有月光与我作伴。绣着荷花的裙摆摇曳,我步履蹒跚,脸色潮红,一脸傻笑。幸好大晚上没有人,不然定要被街坊病诟,说我不检点之类的。

    这个时候姐姐与许仙应该早已睡下,和尚大概还在破庙里念经……

    眼前的白墙黑瓦越来越模糊,天上挂着的月亮也从一个变成了两个。笔直的街变成了迷宫,层层交叠……

    这才让我开始反省起来,早知道就应该听姐姐的话,不喝那么多酒。这要是找不到家,醉死在路上,明天一定成为苏州城里第一笑柄。

    我捧着脸,感受着脸上的度,头重脚轻。一个踉跄,左脚踩到右脚,差点绊倒在大街上。还好,及时稳住了体,不然脸庞真要和地面做了亲密接触,都不知道要找谁哭去。

    女人的脸自然宝贝的很。

    我嘻嘻一笑,拍着口自言自语道:“还好,还好,虚惊一场。”

    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汗水,继续向前迈进,却没留意刚刚要倒下时,踩到的裙摆……

    可怜那绣着荷花的裙摆被我踏在脚下,污浊了不少。哪里还谈得上风姿。

    这下,我刚抬出了一只脚,就听见衣摆撕裂的声音。

    ‘嘶啦’一声。

    还不等我来得及思考这是什么声音,整个人就往前扑去。

    地面被扫的极为干净,只剩尘土。

    我心中大叫不好,手却完全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即将倒地……

    得,看来我得想个说法,向姐姐解释是怎么破的相。

    比如说被小兔子玩耍时抓伤了脸?又比如说睡午觉的时候从树上掉了下来?

    显然第二个解释,姐姐比较会相信一些。

    我闭上眼,丧气地等了许久,也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疼痛。

    反倒迎接我的是一个结实的怀抱,怀抱很暖,淡淡的檀香味夹杂着青草香,眼所及一片雪白……

    微微呆滞,缓缓抬头。

    于是我的眼里便出现了一个光头,他蹲着体半抱着我,正低头看我。

    其实我原本以为是何立的,毕竟之前才见过。

    这时脑子也有些转不过弯来。

    所以我见到和尚的那一瞬间愣了神。片刻之后,维持着这个他抱我的姿势,我抬手咧嘴一笑:“哟!和尚,好巧……”

    我想我那时脑子里装的肯定是一坨屎,不然我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我对他说:“你也是来向我来提亲的吗?”

    顿时,和尚的脸色难看了下来,周冒着黑气。我像是坠入了提亲的深渊,但还不自知。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