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4 青蛇的借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破庙近在眼前,可一旦想起之前我仓惶逃离和尚面前,心不免又有些别扭。和尚小气的很,不知会不会与我翻脸。

    但手上拿着的凤梨酥倒让我无法退缩。我小青何时怕过什么人,这畏畏缩缩的模样要是让底下的小弟见了一定会笑话我的……

    而且我去侦察和尚,也是为了姐姐好。

    为自己找了个不错的理由,心中的胆怯也渐渐消失。清风拂面,我迈着轻盈的脚步,一脚踏入破庙。

    “哟,和尚。我来施斋了……”我举起油纸包装越过头顶,空旷寂寥的破庙顿时响起一道悦耳清脆的女声。

    可惜久久也没听到和尚的回答。

    不应该呀,就算和尚还在生气,那也会对我大喊着‘蛇妖’。可现在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一愣,审视起庙内的景象……

    咦,和尚不在,难道他回杭州了?

    心头倏地一滞,失落的绪蔓延开来,心底闷闷的,说不出的难受。

    我不应该开心吗,和尚走了,我与姐姐不就平安无事了?为何要失落?

    哦,我一定是觉得欠着和尚的一碗粥不妥才会如此吧。

    我心中暗骂一句无的和尚,走人也不打个招呼,害我白费银子买了糕点。既然他走了,那凤梨酥就全归我,我现在就把它全吃了,让和尚嫉妒去吧。

    我龇牙,想盘腿坐下,又觉得地脏,于是顺手拿过旁边的白布垫在股底下。

    这才去解油纸包上捆着的细绳,一口吞掉一个凤梨酥,直夸点心师傅做得不错。然后把油腻腻的手往股底下的白布上一抹。

    唔……这破布手感倒是不错,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檀香味?

    我手上的动作突然旋在半空中……

    我股底下的……

    莫不是和尚的衣服吧?

    完了,以和尚那么小气的子一定会杀了我的!

    我小心翼翼的挪开股,嘴里默念着千万不是和尚的衣服,眼神就看向那团被我糟蹋了许久的‘白布’。

    然后我就张大了嘴,心中电闪雷鸣……

    这白布可不是就是和尚的袈裟吗。

    以往披在和尚上那服帖一尘不染的袈裟,已被我糟蹋的不堪目睹,最显眼的无非就是那几个油腻腻的手指印。

    完了,和尚一定是还没回杭州,要不就是忘记带走了。可要是等他发现,一定会回来找,毕竟和尚很小气。

    再要是被他发现他的袈裟被我揉虐了,估计又要凶我,可能还会恼羞成怒收了我。

    如何是好?

    我眨巴了眼,脑海中闪过无数对策,最后定格在‘毁尸灭迹’几个字上。

    对,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和尚也不知道是我干的,顶多以后多施些斋给他。

    打定了主意,瞧着四下无人我便叠好袈裟,想带回家去烧掉。如果我在这里销毁的话,指不定和尚会发现什么,所以还是在家里比较保险些。

    手里捧着和尚的袈裟,又把凤梨酥揣到怀里,做贼心虚般东张西望走出破庙。

    或许老天也在帮我,等走出破庙百米时,依然不见和尚的影。

    我不由松了口气,心里念着,多谢佛祖,我定会初一十五早焚香,默念您的好。以前怀疑您,的确是我不好……

    念着这句话时我似乎忘记了凡人常说那句‘老天有眼’,或者应该说‘老天有耳’。总之佛祖一定是听见了我以前怀疑他那句。

    我迎面一头装进了白衣男人的怀里。

    然后一股子熟悉的檀香味就扑鼻而来,他的很宽很厚,也很暖……

    他沉稳,微微有些不悦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蛇妖,你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伴着膛的意思震动,让我脸上顿时一,跳出他的膛。

    我紧张地把袈裟背到后。

    心虚答道:“没什么呀。”

    大概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我不敢看他的眼。

    他似乎是察觉到我的不对劲,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这感觉如同心思全部被他看穿,不留一丝余地,赤果不堪。

    最终他的目光越过我,投向我背后的手:“蛇妖,你拿着什么?”

    糟了!我打不过小气和尚的。

    “没什么呀,和尚……”我心中忐忑,但面上还是笑吟吟对他扬起嘴角,投去暧昧一笑,眼神妩媚漾。

    他明显不吃这,皱眉说道:“蛇妖,莫要作怪。”

    得,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

    我脸上笑容不减,向后退去一步,打算逃跑。

    奈何我刚转奔出两步,就被和尚扼住了手腕,估计他早有准备。

    纤细的手腕被他握在手中,我挣扎了几下,很快便看见白皙的手腕勒出一道红印。手腕被他握得很痛,他手心的温度又好高,似乎马上会灼烧我一般。

    我心中大骂着和尚,完全忽视掉被我掉在地上的袈裟。

    等到和尚开始放冷气,问我:“这是什么?”

    我这才反应过来。再也不敢大力挣扎,不敢看和尚凌厉的眼,虚心的打着哈哈:“什么是什么?”

    我不看他,可我知道此时和尚的眉头一定拧得更紧了。

    他弯下了腰把掉落在地上的袈裟捡了起来,然后四周的空气就更为凝重,冷。

    等他看见白色袈裟上那几个油腻腻的手指印,我就知道我这回铁定完蛋。索放弃挣扎,顶着一副慷慨就义的脸孔迎向和尚的目光。

    “蛇妖……”

    趁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即刻找了借口,打断道:“和尚,你别不识好人心,我只是看你袈裟脏了想拿回去给你洗洗……”

    这话才说出口,我就觉得似曾相识。唔……上次擦下巴可不是用的这种借口吗。也不知和尚这次会不会上当。

    可惜这次和尚精明了不少,薄唇紧闭看了我半晌,又拿着那块有手指印的布料送到我面前。和尚难得挑眉:“那这是什么?”

    “油渍啊,我不就是看到这油渍才想给你洗洗的吗?”我无辜的对他眨眼,想隐藏心底的那份不安。

    “是吗……”和尚此刻声音平静,但我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静的让人害怕。

    我僵硬的点头,只见和尚一手握住我的手腕,一手修长的手指向我前袭来……

    和尚要非礼我!

    这是我第一反应,可我没叫出声,只是惊讶得让瞳仁像绣花针那般竖立起来。

    然后我就见和尚把我揣在口的油纸包给攥了出来。

    原来在我想逃走时,油纸包就因大幅度的动作露出了一角,正巧被和尚看见。

    和尚闻闻凤梨酥的问道,又闻闻袈裟上油渍的味道。

    好吧,他要是还没明白整件事就不是和尚了。

    和尚握住我的手腕又紧了几分。

    我咧起嘴角,向他投去一个讨好的笑:“和尚,我真不是故意的……”

    和尚没说话。

    我又道:“和尚,其实我是打算把凤梨酥给你吃的,但是你不在……”

    和尚还是不说话,只是目光锐利得如同刀锋一样凌厉。

    我死了辩解的心,冷下脸来:“和尚,你说吧,要杀要剐随你便……”

    见我如此一说,他反倒皱眉了,深邃的眼眸里有微光闪过,好像是在疑惑烦恼。

    左右见他没反应,我索壮大了胆子。我为何要怕他,不就是比我法力高强吗。

    我咬了唇,又扬起一个甜美的笑,一双杏眸显得盈盈有神,给和尚送去一个媚眼,我道:“和尚,要不我以相许怎么样?”

    说着另一只手拨弄了下头发,卖弄起风

    见我如此,和尚瞪大了眼,第一次表现得如此惊讶。握着我手腕的手又升温了几分,然后下一瞬间却逃也似的缩了回去。

    他大怒道:“蛇妖,你好不要脸!”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