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 青蛇的回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自从幺儿死后,我已有多年没吃过这种闷亏了。

    说来也奇怪,刚刚察觉的那一瞬间,我几乎以为又回到了百年之前,我依旧是那条笨的无可救药的蛇。那时幺儿也喜欢耍我,我虽生气,可每次都被他的糕点所哄骗。

    于是一人一蛇又再次和好。

    我还记得那一年幺儿十六岁,虽然已是弱冠少年,但因常年病痛,显得比普通少年瘦弱了不少。

    即使如此幺儿也是我心中最好看的人,戏文里说的面如冠玉,眼若流星,大概便是如此。

    那时我最喜欢盘在他的手臂上摄取他的温暖,我也喜欢在他写字时捣乱,看他皱眉却不忍心责怪我的样子。

    幺儿在我的记忆里是温柔的,他对谁噙着浅浅的笑。自从小丫有了男女意识后,每次见到幺儿,都会脸红,不过那时还不了解小丫为什么害羞。

    转眼过了中秋,天也开始渐渐转凉,门外的梧桐树慢慢凋零。

    我盘在幺儿的肩上打着哈欠,吐着舌头。

    无心看他一笔一划地练字,我在心中琢磨着冬眠的子。前几,我附近的湖里找到了个好去处,湖边那颗大树长得又俗又壮,估计比我的年纪都要来得大。它的根伸延至湖底,于此别有洞天。

    那时我就在想了,过些子便去那里冬眠吧。

    想着想着,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幺儿居然还在练字。黑色的墨水在宣纸上晕染开来,他写的正是他第一次念给我听的诗。这么多年我也总算从他那里学会了不少字。想来方圆百里也就只有我一只那么有文化的蛇了。

    可是天天看他练字我也无趣的很,所以稍待片刻我就爬下了他的肩膀,往房间正中的八仙桌上爬去。算算时间,这差不多是我吃点心的时候了。

    绿豆糕、凤梨酥、山药糕、马蹄糕、栗糕、花生糕,我样样都喜欢。不知今天的点心是什么呢。我熟门熟路的爬上桌子,但扫兴的是桌上除了茶杯和茶壶哪里有点心盘子的影子!

    不应该啊!难道是佣人偷懒没送来?不行,我得去告诉幺儿。

    我下了八仙桌又爬上幺儿的书桌,可想而知这一上一下有多累。

    在幺儿面前扭了半天长长的子,总算让他把注意力集中到我的上。然后我翘起尾巴,一指八仙桌,龇牙,吐舌。相信以我们多年的相处他不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幺儿看了我一会儿,用食指点了点我的头,算是安抚。

    然后他轻轻浅浅的声音便响起,褪去了相识那的稚嫩感:“小青,你看你最近都肥了那么多,怎么还想着点心。”

    尼玛才肥!我那么苗条他从哪里看出我肥的!

    幺儿大概是看懂了我眼里的意思,拉着我盘上了他右手,又拿起了毛笔。

    我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只见他写了两个字,然后指着它们与之前的字迹做了对比:“小青,你看,你压得我写出的字迹都不一样了。”

    我去,明明是他没力气,还怨我。怪不得最近他写字的时候不让我盘手上了……

    虽然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肥,但还是疑惑着低头看一圈自己的腰,好像是胖了那么一圈。所以刚刚那一上一下才会那么累吗?我心中道。

    不,我怎么可以在幺儿面前承认自己肥了呢。人类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他说我肥就是侮辱我!想我小青在这一带也算一枝花了,凭什么轮到幺儿他就嫌我肥了!

    我完全生气了,盘着幺儿的手臂越来越紧,几乎吧他白皙的手臂勒出淤痕。

    可幺儿脾气好,就是没生气,只是对着我无奈地笑笑。

    他说:“真拿你没办法……”

    然后变戏法一样的把一盘凤梨酥从背后拿了出来。

    诶?是他把点心藏起来的?我扭扭尾巴表示不悦,但还是从他手臂上下来了。笑话,勒他的手臂我也要出力气的好不好,现在我要补充体力才能与他做斗争!

    我一头扎进了糕点盘里,吃得欢实,幺儿也笑靥如花。等我吃掉第五块凤梨酥时,幺儿说话了,他道:“小青,我觉得你还是少吃点为好。太肥了娶不到娘子……”

    太肥了娶不到娘子!

    相信这时我瞳孔几乎都竖起成了针状,凤梨酥被我咬到一半啪嗒掉在桌上,零零碎碎的残屑迸溅在四周。

    幺儿你个笨蛋!合着你我认识那么多年,你居然以为我是条雄蛇!

    混蛋!白痴!你还讨相公呢!

    而且你才肥死了!你全家肥死了!

    嘴里还没吞咽的凤梨酥喷了他一袖子,我怒极,冲下书桌。不管幺儿在后的呼喊。

    我现在就去冬眠!你自己一个人肥死去吧!

    就这样我离开了幺儿家的大宅。

    可我终究没有想到。这会是我最后一次与幺儿的会面,就在那个冬天他病死了。而我也遇上了姐姐,第二年的天我便化了形。

    等到我穿着一青纱,以人的姿态敲响幺儿家大门时。得到的确实管家大叔嘴里那句:小少爷在冬天的时候去了……

    我在想,要是那个冬天我留下来陪他该有多好。

    我还没和他说:幺儿你个傻子,连我是雄是雌都分不清……

    雾气氤氲,我一边回忆着往昔,一边在紫竹林中穿梭。心中又想着要如何与和尚算账。

    可等我再次回到小竹屋时,哪里还有和尚的人影。连带着妇人的尸体也早已不见。哼,死和尚一定是知道我会回来找他算账才溜了的吧。

    有本事就躲一辈子,别让我见到。不然我迟早会讨回这笔账的。

    我看向手里抱着的半妖,正巧他也在看我。

    一大一小,大眼瞪着小眼。

    这半妖倒是长得可,毛茸茸的狐耳,一双罕见的红瞳,晶莹剔透的皮肤,粉嫩的小嘴。虽然还没张开,但也能预见后的模样,想必能迷死不少妖精。不愧是相貌出众的狐妖之子。

    只是,之前见他分明还是一副人类小婴儿的模样。为何一转就变了样子?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我识得他是半妖,所以懒得隐藏了?

    如果是如此的话,那这半妖还真是了不得。之前连替他接生的姐姐也瞒过了,死和尚也还真不怕他长大之后向他报仇……

    但和尚果然有一,姐姐也看不穿半妖的真面目,他倒是看穿了。还真不是徒有虚名来着。

    我扶正了手里的半妖,道:“娃娃,你叫玉儿是吗?”

    回忆之前手里半妖的行动,我知他通了人,不怕他听不懂我的话。

    他面色有些不好,大概是才失去母亲的缘故。听了我的话,他对我眨眨眼,大有讨好的意味。啧,果真了不得。他一定是知道现在他的生死在握我手中,才做了此番举动。

    不过也好,他如此识相,以后倒是帮我对付和尚的好帮手。

    死和尚,你等着吧。我一定让你后悔今天诓我举动!

    我越想越得意,连带着对手中的半妖也笑得灿烂了不少。我把他举高心不错道:“唔,玉儿这个名字太女气,我给你取个名吧……”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居然也有我为别人取名字的一天。这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又或许是今天我想起了太多关于幺儿的事,于是看着半妖我道:“红色的眼睛,毛茸茸的耳朵。有了,就叫小兔子吧!”

    我以为半妖会很开心的,因为当我说要为他取名字时,他表还是让我受用的。但是‘小兔子’的名字一说出口,他立马就不干了。

    扭动着子,似乎极为不满,就差要张口咬我了。

    可他此时正被我举得老高,蹬着小脚无论如何也踢不到我,反观那小耳朵一甩一甩的模样,别提有多可了。

    我露出牙齿,对他一笑。我问:“你不喜欢这个名字是吗?”

    他了动作委屈的看我,旋即点了点头。

    我坏心眼的嘻嘻一笑,说道:“这可不行呢,我很喜欢小兔子这个名字。而且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老大了,你得听我的。所以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好吧,我只承认我就是想逗逗这只半妖,绝对不是想撒刚刚被和尚耍了的气。想我也是修炼五百年的蛇妖,怎么会把气撒在才出生不久的小妖上的。你说是吧。

    无视手里小兔子的抵抗,我一把夹住他就往家里去。

    回府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池里的鲤鱼精给叫了出来,然后我把小兔子往她手里一塞。

    鲤鱼精不明白我的意思,倒也没立马丢掉手里的半妖。反而是半揶揄着挑眉问我:“死蛇妖,这是什么?是你在外面生的私生子?”

    我去!鲤鱼精她脑子坏掉了吧,我能生出只狐妖来吗,她没眼睛是吧。不过我骂她的话还没出口,我就停住了。

    和她斗嘴不是降低了我的品位吗。

    于是我道:“是啊,你这都看出来了啊。”我笑着说。

    然后咧起嘴角,在鲤鱼精惊诧的目光中,我说道:“这是我和你家小少爷的私生子‘小白兔’,金贵着呢,你好好照顾!”

    我想鲤鱼精的脑子一动紊乱了。我与幺儿的私生子,叫做‘小白兔’的半狐妖。

    趁她还没回过神来,我就溜走了,免得她到时候再把‘小兔子’还给我。我可不想做妈来着。

    才跑开不远,我就听到鲤鱼精骂骂嚷嚷的声音传来:“死蛇妖,你戏弄我!”

    我还真是戏弄她了,不过最终鲤鱼精无可奈何的抱着半妖沉入了池底,我就知道她恋童,不舍得把小兔子怎么样。

    如此一来,半妖的抚养权最终是落到了鲤鱼精上,而去苏州的事也被摆上了提案,刻不容缓。

    许仙被押解去苏州的第十天,我与姐姐便上路了。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