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青蛇的买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五月,竹林中有些许凉意,常年薄雾氤氲。光微弱,大部分被青竹挡在了半空中。微风把竹叶吹得沙沙作响。

    这是我遇见和尚的第二次,依旧在紫竹林中,依旧是因为妇人的原因。

    只是这次没满天的大雨,亦不是我与和尚的对峙。

    此时我只是个旁观者。

    竹屋里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和尚念着佛经给妇人超渡。半妖的婴儿猩红了双眼瞪着和尚,而我杵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庄严的佛经在屋子里久久不歇。我的脚有些发麻。

    这竹屋明明是我的,可我却像局外人一样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半晌之后和尚才收了佛珠,看向我。

    不知我有没有说过和尚的眼睛格外好看,若似一泓透彻的泉水,清澈见底,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

    可是我有些害怕他,害怕看久了会被他吸走了心神。

    所以我向四周飘散了眼神,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还好他只是注视了一会儿我,便挪开了目光。在半妖怒意冲天的目光下,他抱起了半妖。

    这时,和尚平静无波澜的声音响起:“蛇妖,你来此做什么?”

    哦,他这是在对我说话呢。又是‘蛇妖’,我明明告诉过他我的名字了!且不说这个,分明是他们霸占了我的地盘他倒兴师问罪起来了。

    我扬眉,有些不愉道:“和尚,我叫小青,难道你忘了?而且这竹屋本来就是我的。你说,我是来做什么的?”

    他目光中闪过一丝了然,这下他总算无话可说了。又或许他此时只是因为妇人的事,没空来找我麻烦,所以才如此安静。

    与上一次凶狠的模样不同,和尚静静沉默着,让我反倒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和尚也不是太坏,至少他上次放过了我,而他现在是不是在内心做着忏悔?我心中悄悄想着,异样感油然而生。

    咦?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为和尚说好话,大概是我同他共处一室极为别扭,才会紊乱了心神。

    还是找点话说说,免得又要想东想西了。

    正巧,目光瞥见了地上躺着的妇人,再加上我心中想要极力否定的想法,于是我道:“死和尚,满口仁义道德的,还不是有命断送在你面前了!”

    这说完我就后悔了,我何必贪图一时嘴快逞强呢?万一这和尚听了,发起狂了该如何是好,我又打不过他的。唔……他会不会杀妖灭口?要是他杀了我,不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

    这么一想我顿时紧张了起来,咬着唇偷偷打量起和尚。

    只见,他依旧一白色僧衣与袈裟,给人的感觉飘然脱俗,即使是僧袍也掩盖不了他拔的姿。浓眉星目,深邃的眼里有着微弱的光,似乎是怜悯又是悲哀。他的薄唇微微抿紧,鼻尖的气息平稳,让人看了自觉心境也平静了下来。

    唯一可惜的是——这和尚是个光头。

    但无疑,和尚是好看的,比起许仙和幺儿不同,多了一分味道。唔,我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打个比方说吧,如果幺儿在我眼里是孩子的话,那许仙就是少年,那和尚就是男人了。

    男人?我被自己想法吓了一跳,连带着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跃动起来了。

    这感觉有些奇怪。

    可现在并不是容我细想的时候,和尚此时敛眉看我的目光犀利至极。我想估计是我方才的那句话触怒到他了。

    如尖刀一般的目光,我心中一凌,顿时生出警戒。

    一步跳开他几米,扬手指着他道:“和尚我告诉你,老天有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要是想杀妖灭口那是行不通的!”

    然后我看见他眉心纠结的更浓了,听了我的话他张开抿着半天的唇,道:“蛇妖,几没见你,你倒学了不少成语……”

    声音依旧平稳,听不出什么不悦来。

    他没生气,也没有动手的迹象。这让我安心了不少,我松了一口气,才细嚼起他的话来。什么叫我学了不少成语,难道我在他心中就是一条没文化的蛇?

    死和尚,他分明是瞧不起我!

    “和尚,你以为每只妖都没文化吗?不要把我和那些没品位的妖精混为一谈。”

    我想姐姐说得真是对极了,我就是一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主,才想着不要惹怒和尚,现下又把自己送上了枪口。

    和尚用那幽深的眼睛瞥我一眼,凌冽的语气响起:“闭嘴。”

    他的语气里稍嫌不耐。

    很快,我被他那种不屑的语气所触怒。该死,他笑我没文化就算了,居然还嫌我麻烦!

    如果不是我打不过他,我一定露出尖牙向他扑去了。但是我此时只能轻哼一声,撇过头去,不理他。

    当我想着,这死和尚怎么还不走时,和尚就走到了我面前。一股子檀香的味道扑鼻而来,我瞳孔当即一缩。我俩的距离还是第一次离得那么近,我几乎能看清楚他纠结的眉心形状,与薄唇上的纹路。

    蛇向来是种凉薄的生物,我的指尖从来冰凉。所以我对一切温的事物有着敏锐的感觉,就如同我能感受到和尚上散发出的度。这一刻,我都快要以为我置于沸水当中了。

    我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也不肯低头示弱。平视的目光正好停放在他的脖子上,那微微凸起的线条,我知道那是男人的喉结。这是我和姐姐没有的东西,但是为什么没有呢?我愣着神,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脖子……

    “蛇妖。”

    我是被他这一喊惊醒的,然后我心虚了,没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和尚,我真的没有在想你喉结摸着的触感!”

    完了!我居然说出口了……我憋红了脸底下头,心中暗骂着自己该死。要是和尚发起狂来怎么办?难道我今天再也无缘回去见姐姐了吗?

    “蛇妖。”他又喊了我一声,这次的语气更是不耐烦。

    此时我根本就没有再纠正他喊我名字的想法了,只是想着,我今天大概是在劫难逃了。我微微向后退开一步,可还没动,我手中就忽地一沉。

    和尚把那半妖塞到了我手中。咦,他不收我?怎么会如此好心?

    我不解地看他,心想,难不成他是嫌半妖太重了所以让我抱?

    我的不解很快得到了解答。只见他拿着佛珠,双手合十。清冽的声音骤然而起:“这狐妖便由你抚养吧……”

    哦,原来他是要我养大这狐妖啊。我下意思了解地点头,可是才低下脖子我就僵住了。他居然要我养孩子!而且还是个半妖!

    我诧异地看他:“你不是要收了他?”

    “你想让我收了他?”他没答我,反倒问我。

    我皱眉,作为妖来说,我确实不希望看到和尚收妖。但是要我抚养这半妖又要另说了,且不说我是一条蛇,手上这是只狐妖。就拿孩子来说好了,我又没生过小蛇,哪会养孩子!而且还是别人的孩子。

    可不能答应了和尚。

    于是我学着姐姐的对许仙的模样,柔柔看和尚一眼道:“和尚,你自己把他养大不就好了,做什么要推给我!我还没嫁人呢,带着个孩子招人是非。”

    也不知和尚吃不吃这

    不过我还是错了,没想到和尚突然凌厉的看向我,语气冰冷了不少:“嫁人?”

    我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坏了,连忙摇手道:“错了,是嫁妖!”

    咦,为什么这话说出来那么别扭?

    “……”这下他沉默了,怪异的看我一眼。顿了半晌才道:“如果你想得道,就不要迷恋红尘。”

    他这是在提点我?还是说因为有求于我,所以才会提点我?

    不过不管是哪样,都与我无关。想要嫁人的是我姐姐,又不是我。做一条逍遥自在的蛇多好,无拘无束,我当然不会自找麻烦。

    看和尚之前的反应,我可得留心了,免得把姐姐与许仙的事露了低,那时和尚铁定会去破坏。姐姐也说过这和尚远不是我与她就能制伏得了的。

    心思在心中百转千回,直到手中的半妖扭了下子我才回过神来。

    讷讷了半天,既然好声好气和尚不听,我也就懒得去装了。我直接开口道:“和尚,我为什么要替你抚养这半妖?你死了他母亲,这责任自然是你的!”

    “阿弥陀佛,佛门清净之地岂可有妖孽作怪!”

    瞧,又是妖孽!这万恶的等级观念。不过他说得也有道理,哪有妖精跟着和尚住寺庙之中的。只是,为何我就要帮他抚养这半妖,他不方便难道我就方便了。

    他见我犹豫,便又开口道:“之前那串被你捡去的佛珠,我便既往不咎。”

    佛珠!他如何知道是我捡去的。怀中的佛珠似乎经他一说,也开始发发烫,我有些紧张。慌忙道:“佛珠,和尚,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他淡淡挑眉:“蛇妖,你以为把佛珠藏在怀中我便不知吗?”

    听了他的话,我下意思捂住口,对他龇牙:“和尚,我捡到了,就是我的了。万万没有还给你的道理。”

    “你不必还我,就到做是抚养这半妖的谢礼。”

    “一串佛珠你就想打发我?”和尚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响,一串佛珠就想我帮他养孩子了。

    “佛珠上凝聚的灵气对你修行有益。你若是不要便还给我。”和尚语气依旧平静。就好像在讨论今天大白菜多少钱一斤。

    知道了佛珠对修行有益这样的好事,我自然不会还给他。况且和尚又没有说一定要我亲自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抚养长大,回去找人帮忙不就行了。

    姐姐要与许仙成亲,当然不能带个拖油瓶,那就让鲤鱼精带着好了。她那么喜欢幺儿也一定喜欢小孩的……

    佛珠就归我了。

    此时我心中如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稍作片刻我就对和尚道:“和尚,那就说定了。我把他抚养长大。佛珠就是我的了,你可不能反悔……”

    我想我一定是被佛珠惑得得意忘形了,居然在和尚面前做起了买卖。

    不过还好,和尚并没生气。只是默默点了头。他的脸色似乎也缓和了不少,至少纠结的眉心平复了下来。

    咦,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居然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笑意。

    难道让我抚养半妖,他就那么开心吗?这和尚真是奇怪!

    不过,这样的和尚还是好看的。我在心中默默说道。

    然而,就当我抱着半妖,揣着怀里的佛珠走在回白府的途中时。我才发现我似乎上了和尚的当。那佛珠被我捡到了自然是我的了,我也不是会拾金不昧还给和尚的人。

    而且佛珠揣在我口,以他那迂腐的格自然拉不下脸来抢走的。

    可他却用已经属于我的佛珠,我抱了个孩子回家……

    我顿时明白了他眼中笑意。

    这买卖我明显亏了。和尚分明是做了个无本买卖。

    该死的,枉我自诩聪明才智,却在和尚面前吃了个大亏!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