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公差上门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我不知道在我去追道士的时候,姐姐与许仙发生了些什么。他们竟就这样私定了终,让我措手不及。我看着姐姐笑意妍妍的脸,没办法反对,只能恭喜她。

    从此她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姐姐了,她还将会是别人的妻子。

    她或许已经不需要与我相依为命了,寂寞已离她远去。

    又或许终究将有一天,她不再需要我。

    然后……

    然后?我可能又要一个人过子了,我无法现象一个人的子。没有幺儿,没有姐姐,挨过一个又一个百年。

    咦,不对。许仙是人,他活不过百年。

    就算姐姐同他在一起,也不过匆匆数十载。最后就又只剩我与姐姐……

    还好,我们是妖。我突然庆幸了起来。

    许仙,就算姐姐再喜欢他,他也争不过我,毕竟只是个渺小的人类。

    如此一想,我的心渐渐又开朗了起来,因为谁也无法从我边抢走姐姐。只要等许仙死了,她就又会和我回紫竹林的。

    就当我放下心中戒备,想通之后。

    成亲的事却没有如同我想象那样简单。

    第二天,许仙就被官府抓了,当天发配前往苏州……

    罪名是——盗用官银。

    姐姐得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懵了。

    回过神后,她第一时间便转头看向我:“小青,那些银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银子?我很快明白了过来,姐姐给许仙的银子一定是我上次给她的。不就是从杭州府衙库房中偷来的吗?

    可我知道,我如实回答的话,姐姐必定是要将数落我一翻的。

    所以我睁着眼睛说了瞎话:“随便一间库房呗,我哪里会记得。”

    她瞪我一眼道:“看你做的好事!”

    我有些不服气了,收银子的时候她可不是这说的。龇牙,我道:“我做什么好事了!你要是心疼了,就把我送官府,赎你家相公出来啊!”

    我知道,我这么多天的怨气大概都发泄在了这一刻,我现在无理取闹的样子一定难看极了。

    而姐姐见我这幅模样,立刻敛眉咬唇,但又拿我没办法:“小青,别闹……”

    我感到十分委屈,明明是她先对生气的。因为许仙对我生气,百年以来从未有过。不就是个男人吗?她就把我们的姐妹谊抛到一边去了。

    “我哪里和你闹了,反正你就是觉得许仙比我重要!”终于,我把憋在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姐姐听了却是一愣,她大概是没想到我在意的是这个。

    她定定的看我。良久,不知为何她居然捂住嘴笑了,白指纤纤,她点了我的脑袋道:“小青,许仙和你不同。你与我同姐妹,这是人类说的亲。而许仙,大概便是我的了……”

    这一刻,她终于承认了。不是因为想要报恩,只是为了她的。她把平里最看重的得道成仙也抛在脑后。

    我问她:“?哪怕不做神仙了?”

    我问的突然,似乎是毫无关系的两件事,可姐姐定是知道我想问的意思。将会断送了她得道成仙的路,她真的就不在乎了?

    然后,我就见她正了正神色,庄重的点了头。

    “我不明白……”我说。

    “等小青遇到喜欢的人后,就明白了……”她回答我。

    现在,我自然不明白姐姐此时说这句话的心,等到我明白的时候,就早已物是人非。

    经这么一遭,我也无心同许仙攀比在姐姐心中地位了。因为我知道,虽然姐姐嘴上说着我俩截然不同没法比,但事实上她一定会选许仙的。因为她为了许仙,把自己最大的梦想给抛弃了……

    可我依旧不想离开她,大概是我太害怕寂寞。

    下午时,姐姐还在想营救许仙的法子,公差就找上了门。

    还没进门,公差就在外面吆喝了:“里面有没有人啊?”

    大概是官府派来调查的,怎么想许仙也没有偷盗官银的本事,所以便从他接触的人事物上入手。

    姐姐看我一眼,示意我去开门,又提醒我千万不可露馅了。

    我撇撇嘴,心中不屑,不就是个人类吗。而且还是个男人,我怎会摆不平?左右是我惹出来的事,那我就替她解决了公差。看她还忍心责怪我不?

    理了理衣服与头发,我才开了门。

    “相公,你找谁?”稍带妩媚的声音翩然响起。

    他被我这一叫,之前的气魄就全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呆呆的看着我。

    这时,我才看清了他的脸。

    咦,这公差不就是我之前在后院戏耍的小哥吗?浓眉大眼的,定不会认错。怎么,竟然还是个公差?想起那天他落荒而逃时的样子,我就不免想笑。

    但我知现在可不是嘲笑人家的时候,我尽量收敛了表,不让他看出端疑。

    又悠悠跨出一步,我青色的长裙摆动了起来,体贴着门,眼里透露出一丝怯意。

    我知道,男人都是吃这的。

    半晌,他回神,佯装咳嗽了一声。直起腰板,想起了正事,向我问话,可之前穷凶极恶的语气显然温柔了起来:“姑娘,几前杭州库房遭人盗窃。”

    “嗯。”我点头,眼里露出不解。

    “今早,我们找到了五十两赃银……”他这话说到一半,故作停顿看向了我。大概是想从我脸上的表得到一些有利消息,可我怎会如他的意?

    依旧是不解的表

    他寻迹了半天,终于被我蒙骗了过去,才继续刚才的话:“我们从一位叫做许仙的医馆学徒上找到了银子。姑娘可认识此人?”

    “许相公?认识是认识……”我点头,即使在他面前说谎也是没用的,官差一查就知许仙曾经来过,还不如老实承认。

    我张了张嘴,半晌,才佯装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激动着拽了他的衣袖,紧张道:“莫不是许相公说这银子是我们给他的?”

    说着话,我睁眼,似乎委屈的泪水都快流了下来。

    他被我拉着衣袖,动作一怔。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许仙倒是没这么说?只是……”

    “只是?”我问。不过那许仙倒也算义气,没把我和姐姐供出来。他倒有一颗怜香惜玉的心,比那木讷和尚与丑道士要好得多了。

    我心里对许仙的评价高了几分,不过我依旧讨厌他,因为他从我边抢走了姐姐。

    “只是奉命来调查而已,姑娘不要着急。”想必我的一番表演已经让他动了恻隐之心,他连忙摇手想要安慰我。

    “大哥,我与我家姐姐家清白,书香世代,诗礼传家……”我再接再厉。

    “我知,姑娘如花似玉,当然不会是偷儿!”他很快答道。

    他居然对我说他知道!如果让他知道那天把他吓跑的也是我,不知他又会是如何的反应。果然,美色当前,没有哪个男人不会不上当。

    “大哥相信我们就好。”我在他面前放松一笑,手捂上口:“大哥,我叫小青,我姐姐叫白素贞。姐姐胆小,若是大哥要去问话千万别太粗暴……”

    “不会,不会……”他摆手:“还有小青姑娘,我叫何立。”

    咦,他自报了家门。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余光瞥见他的眼神时,我就明白了。许仙第一次见到姐姐时,也是这个眼神。

    痴痴,呆呆……

    看,谁说我勾引人的功夫不到家来着。

    嘻嘻,我在心底笑。故意转过,不让他看我的脸:“何大哥,要跟我进去问我姐姐吗?”

    这一问,让他想起了正是,佯装咳嗽了一声。敛去神色道:“我知姑娘定不是偷儿,就不进去打扰了。下次再来给小青姑娘赔罪……”

    他拍了拍佩刀,转走了。

    下次?他倒是机灵,还找了由头。

    我得意的笑笑,一扫之前在和尚与道士跟前的难堪。

    进了门还想在姐姐面前邀功一番,没想到她却先开口了:“小青,没想你出来的子尚短,倒是把作为女人的手段摸了个透彻……”

    显然,刚刚一番对话她是听见了。我撇嘴,挤到她边反驳:“姐姐,你这就错了。这只不过是做妖的基本手段罢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没对许仙施美人计!”

    她听了脸一红,瞪我一眼:“那又如何?他现在还不是被押去了苏州吗?”

    “姐姐想不出法子救他?”我有些奇怪,因为在我眼里几乎没有什么事能难倒姐姐。

    “不是没法子,只是即使让他无罪回到杭州,可这悠悠之口要如何堵?”

    “姐姐,管别人做什么?”

    “小青你不懂,人言可畏。做人与妖不一样……”

    好吧,她确实比我懂得多。我闭了嘴不说话,其实在我心里,不救许仙那是最好的。最好以后都不用见他。不过我知道,姐姐必然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

    果然过了许久,她便突然开口问我:“小青,跟我去苏州吗?”

    “你要去追他?”我惊讶道。

    “他说他要娶我,夫唱妇随,我自然要跟去的。”

    完了,她已经被许仙迷了心窍。

    “小青,你会跟我去的吧。”她握住我的手,眼里尽是期翼。

    我想我这辈子最没办法拒绝的就是姐姐了,她以前就常说我容易心软,我那时还不相信。现在被她这么一看,我倒有些相信了。我那平里穷凶极恶的嘴脸半点也使不出来。

    扭头,离开姐姐边。背过去:“去苏州是可以,不过我要回趟紫竹林……”

    我想我此时的表定是别扭极了,所以才不想让姐姐看到。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姐姐略带惊喜,又忍俊不的声音响起:“小青……”

    该死的,我听到她偷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