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 还伞与借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第二天太阳刚升起,姐姐便早早起了

    穿衣描眉,一白色衣裙,她拎着裙摆转了个圈,尽是小女儿风请。白色的轻纱衬得整个段飘逸灵动,就像九天上的仙子。

    我无奈的撇嘴,再好看我和姐姐不也是妖精?若是那许仙知道了,还会对我们和颜悦色吗?

    姐姐同我其实都明白,只得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

    我有时会想,为何三界之中妖会是最低等的生物?为何我又会生为了妖?难道是我前世作孽太多?不过这种问题向来是没有答案的,这世间太多想不通的事与不公平的事,若是整纠结,定是要郁郁而终的。

    做妖也有做妖的好处。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挥霍,就算昨天去偷了库银,也不会有人来抓我。

    姐姐又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总算是收拾停当。然后又见我化了原形盘在横梁上打了个哈欠,于是她细眉一拧对我说道:“小青,你快下来,要是许相公看到怎么办?”

    我听了立即翻了个白眼,她现在就许相公长许相公短了,以后还指不着会如何呢。她从前只在意我的,现在却被许仙抢去了注意力。我就好比是被抢了玩具的小孩,我想我有些讨厌许仙了……

    因为我唯一的姐姐快被他抢走了。

    盘在横梁上我故意问她:“姐姐,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

    “他说会来的……”姐姐一愣,抬起头看我。

    “你就如此有信心?”我故意问她。我想此时我还真是坏透了,看着姐姐有些紧张的脸居然从心里生出一丝报复的快感。谁让她把心思都放在许仙上了!

    我掩去眼底的一抹嫉妒,对姐姐道:“要是他不来,怎么办?”

    “一定会来的。”她答道,低了头似乎在思考我这番话的真实。良久她终于抬了头,看我依旧望着她不动,她便笑了:“好啊,小青,你这是取笑姐姐我吗?”

    还不用我开口,她就为我找了借口。

    她一向是如此善良,从不会把我往坏的方面想去。可越是这样,我越是在她面前感觉无力。

    她佯装着生气,指着厅外道:“现在罚你去打扫荷塘边的小路,然后再去准备酒菜!”

    我一听,打个哈欠:“姐姐,你让鲤鱼精打扫小路就是了。酒菜的话,我倒是愿意准备,可你不怕我偷吃吗?”

    我说着这话,吐出分叉的长舌。

    她看着我睁了下眼睛,柔柔的波光在眼中流转,完全没有半点威慑:“死小青,也不怕酒水吃多了闹笑话。得,我自己去。你赶紧变回人来,免得被人瞧见了。”

    唔,她居然还记得这件事……

    我记得我第一次尝到酒的滋味时,醉了一天。据姐姐说,我喝醉时候爬到树上摔了下来,摔疼了就大哭,抱着姐姐不撒手。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但自此以后我还真不太敢碰酒这东西。

    发了一会儿呆,连姐姐准备好了酒菜回来,我都没有发现。

    她忙着摆盘,一脸幸福小女儿的模样。在我眼里格外刺眼,不是我嫉妒她,只是我习惯了两人相依为命,只有彼此的生活。这突如其来的改变让我不知所措,或许从今天开始姐姐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了。

    不愿看她,我寻了借口,对姐姐道:“姐姐,我去门口接你家许相公。”

    只听见,姐姐在背后嗔道:“什么我家……”

    我的心顿时又难受了几分。

    府外,小巷子里路人来往不绝。

    我顶着太阳,无趣地在地面上摩擦着鞋底,偶尔有经过的蚂蚁被我碾死,我在心里默默念着:谁让你自己跑我脚下来了……

    来来往往,行人在巷子里川流不息。不知多少人在我面前经过,也不知多少人瞧见了我碾蚂蚁的模样,他们一定在心里说着:瞧,多残忍的姑娘……

    不过旁人的评价我何必在意,反正我是只妖,人人喊打的妖。

    最终,我连碾蚂蚁的游戏也玩腻了。

    忽的想起姐姐那句‘一定会来的’,我便抬头数起了来往的路人,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会来。如果不来,我也好让姐姐歇了报恩的念头。

    一、二、三、四……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阳光照得我眼睛有些模糊,我却依然没有动。心中隐隐祈祷着那个人不再出现。

    但等快要数到快三百的时候,我便听见有人喊我了。

    “小青姑娘……”

    这一声,就打断了我数的数,咦,多少来着了?可等我看清喊我的人时,我才发现,即使记不得也没关系,姐姐等的人终究是来了。

    他们果真是有缘,我阻止不了的缘。

    他今天换了一干净的衣裳,依旧是蓝色的袍子。或许他喜欢蓝色,就如姐姐喜欢白色,我喜欢青色那样。我在心中暗暗猜测。

    然后毫无形象的在他面前甩了甩腿,没有半点好气道:“许相公,我等你等的腿都发麻了!”

    如果能把他气回去,那才好!

    只见他连忙拱手,一脸愧色:“对不起呀,我找了许久,又怕走错地方……”

    他倒是谦虚,要是我为难了他,姐姐大概要心疼了。

    我轻哼一声,扭过子,独自往门里走,见他久久没跟上,才来了一句:“许相公,你还不进来?”

    “啊,来了……”他木讷着应道。

    等我带着他来到厅堂时,姐姐早已准备好了酒菜。

    她布了菜,请许仙入座,也不提伞的事。

    那许仙大概是真老实,又没心眼。往坏里说就是傻缺一个!

    被姐姐三言两语一搪塞,就忘记了此次来的目的。等到天黑,他打算要走时,才想起了要还我姐姐的伞。

    “白姑娘,这伞……”他看看伞又看看姐姐。

    姐姐则迟疑了片刻接过他手中的伞,眼眉依旧笑吟吟的。

    但是还没等许仙走出厅堂,雨便又开始下了……

    别误会,这次可不是我干的。不过也确实是人为,可不就是我那姐姐干的吗。我方才就瞧见她背着手施法了。

    这下许仙也愣了,看着瓢泼大雨,无计可施,他可是来还伞的,又怎么会多带一把伞呢。

    姐姐的计谋终于得逞了,她捂着嘴轻笑。杏眸里光流转:“许相公,这伞你还是撑回去吧,明再来还便是……”

    许仙见我姐姐笑了,涨红了脸推让了半天,还是把伞带走了。

    这伞又是一借,明也不知她还会不会使出什么计谋来。

    姐姐倚在门上看着满天的大雨,嘴角的弧度从许仙离开时就未消失。她伸起了手接着一颗又一颗的雨滴,就好像把许仙收入囊中一般简单。

    我踱步到她面前问她:“姐姐,你要是想嫁人了,为什么不找个更好的?我看那许仙真是无趣的很。”

    其实我说这话确实有私心的,我就是瞧不惯许仙看姐姐的模样!他哪里配得上姐姐了!

    她听了手上的动作一顿:“小青,休要胡说!我只是想报恩而已。”

    说谎!她分明是动了凡心。与她相处百年难道我还不了解她吗。

    我挥挥袖子,把雨停了。

    故意生气道:“这雨下得我心烦,还是早点停了的好……”

    而姐姐却没有听出我话里的深意,只是笑道:“傻小青,没有这烦人的雨,我和许相公又如何结成这段姻缘?”

    她没救了,都说恋中的女人是傻子,果不其然。如是我此时在她面前说许仙的坏话,指不定她要如何生气呢。

    许仙,真不知道他究竟是姐姐这辈子里的恩人,还是姐姐的灾星。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