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百年前故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箭桥双茶坊巷口,那是一栋旧房子,白墙黑瓦,不再洁白的墙壁看上去有不少年月了。墙边杂草横生,小石子路铺满了尘土。

    一踏进门便是粉红嫩绿的大荷地,除了艳的荷花,屋内却是灰败。仿佛我一摇袖子就可唤起地上的尘埃,它便会向我的鼻子蜂拥而至……

    我捏着鼻子悠悠来到姐姐面前:“姐姐,街上的人说这家闹鬼……”

    “你我是妖,还会怕鬼吗?”她瞅我一眼咯咯笑了:“若不是闹鬼,这偌大的宅子怎会便宜我二人……”

    也是,姐姐说得对。若不是有闹鬼的传闻,又如何会便宜我们二人。况且人类向来胆小,这真有鬼或疑神疑鬼还是两说。

    我与姐姐望一眼整间屋子,并没有发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让人觉得诡异的便是那一池叶绿荷粉,再无其他……

    五月里,西湖中的荷花还未来的及绽放,偏生这里却开得如此艳,难道真是有鬼魂在作怪?

    姐姐与我对视一眼,不打算打草惊蛇,只是施了法术。

    残败的屋子,顿时鲜亮了起来……

    两扇大门的红漆焕然一新,中间四扇看街槁子眼,当中挂了顶细密朱红帘子,四下排着十二把黑漆交椅,四幅名人山水古画静静挂在墙上。

    我张了嘴,直夸姐姐法术高明,她倒也含羞不语。

    这辈子我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拥有一间房子,过起人模人样的生活。四下新奇的东张西望,此刻我竟然忘记我不是人这件事。

    穿过了厅堂,便是卧室,书房……

    我在书房门口停驻脚步,怔在原地半天没有推门。

    我在想如果我推开了门,是否还能见到那个瘦弱的影,他是否还会对我招招手说:“小青,你来啦。今天我们读新诗吧……”彼时,他会把我卷在手腕上,等我累了便会钻进他袖子里,我冰凉的蛇皮会让他泛起一阵鸡皮疙瘩,然后他就用无奈的口气道:“小青,不准调皮了!”

    可惜他轻轻浅浅的语气里只有无奈的宠溺。

    终于,我还是推开了书房的门。最后,心底那一丝幻想也破灭了……

    别说是幺儿的影,就连书房的摆设也不尽相同。我蹙眉,挥动衣袖,瞬间桌子与书架摆设变成了记忆中的模样,这才笑了……

    望一眼空空的书架,便留了心思,下一次出去,一定买些书回来。

    我拿了毛笔,想要凭记忆写下几个字,却被厅堂外的声音惊扰到。

    那一池妖艳的荷花果然有异象,我急急狂奔过去,便见池水与荷叶搅动,围成了一个圈。霎时,大宅上方暗了几分……

    不是鬼便是妖!

    下一刻池水四溅,有个人影腾空而起。她穿着橙色鳞片裙装,自腰部至脚踝,由深到浅。黑色浓密长发及肩,白皙的脸庞上秀美微蹙。最重要的是——她有脚。

    看来这是只女妖精了。

    她大喝道:“好你们两只妖精,居然趁我在睡觉时鸠占鹊巢!”她横眉竖眼,直把楚楚可人的相貌演绎得刻薄尖酸。

    听了这话。

    “噗嗤……”我就笑了,挽着鬓角的秀发,眼里透露出一丝挑衅,故意媚声道:“你不也是妖精,霸占了别人家的宅子,也有脸这般说我们。”

    说完,我稍稍撇头,对姐姐道:“姐姐,这小妖精,就交与我吧。”

    既然我这么说就是有把握,再怎么看这妖精也不是我的对手。上一次败在那和尚手上已经够憋屈的了,这妖精送上门来让我出气,那我也不客气……

    姐姐大概也是看穿了这一点,也就点头任由我作为。

    那妖精见了我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立刻龇牙恼羞成怒:“你这是看不起我!”

    我嘻嘻一笑,挑眉:“你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品……”

    我故意摊手激怒那只小妖精。

    她眼里冒出火光,细眉拧在一起,让我看了别提有多高兴了。她伸出手指来,白指纤纤,譬如羊脂般嫩,她指着我,好听如同黄莺的声音早已变了调:“你……”

    说道一半,她突然顿住,黑白分明的眼睛瞪得浑圆,像是极为吃惊的模样。她奴奴嘴,静默了半天,终于开口:“你是青蛇!”

    她语气中充满的诧异与怒气。

    我的确是条青蛇,不知她是如何看出来的。还是,她认识我?我看她,不答……

    她却自顾自笑了起来:“好你条青蛇!看来你是不认识我了!那我便来提醒你一下……”

    她从空中落到湖面,赤脚踩在荷叶上:“你还记得百年前那一池鲤鱼吗?还记得我那几位被你吃掉的姐妹吗?”

    我心头一颤,莫不是……

    “你还记得死去的小少爷吗?”她最后一道声音幽幽响起,就如同平地里的一道惊雷,把我炸得粉碎骨,心口就像被她活生生剜开一样。即使我平里有多想念幺儿,姐姐也不会同我提起,我便也装作不知,只是此时最不想听到的事被对方提起。

    他口中的小少爷一定是指幺儿了。而这小妖精就是那池中的鲤鱼。

    我苍白着脸毫无血色,原来那一池的鲤鱼也成了精。

    “原来是你……”良久我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鲤鱼精听我如此一说,只是冷哼一声道:“正好,我现在可以替那几个姐妹与小少爷报仇了……”

    她说要为姐妹报酬,我倒还能理解。只是幺儿不是病死的吗?为何……

    我还没想通,她便甩着尾巴向我袭来。

    于是,我听见姐姐此时担心的喊我:“小青……”

    连忙回了神,在平地一踏脚,腾空而起,躲开了鲤鱼精的攻击。微风把我一的青纱与发丝吹动,我给姐姐投去安慰的一笑。不过似乎有些勉强,我知道我此时的笑容,定是不美的。

    我转过头时收起了笑,脸色有些沉重。幸好,鲤鱼精的修为比我低,就算我心不在焉,不能发挥出全部的法力,也能将她击败。

    鲤鱼精见我如此轻易就躲开了她的攻击,更是恼怒。咬咬牙冲了上来。

    迎面而上,一冷一暖的两道影再次在空中交锋。我与她对击一掌。

    一交手便知道行的深浅,她被我的掌力震飞了几米,一口吐出了鲜血,连怀里的镜子也掉了出来,‘嗒嗒’滚了几个圈掉在我的面前。

    我微微一顿,不知为何,捡起了那面小小的铜镜。

    金色的边缘被人摩挲得发亮,镜面上只有几颗灰尘,相信也是刚刚掉落时沾上的。小妖精,居然随时带着镜子,还真是美。

    我如此想着,便听她紧张的大喊:“青蛇,把镜子还我!”

    嗯?她居然这么紧张!莫不是这镜子大有来历?又或者这是幺儿的镜子?我无法做出确定的答案,但依旧当着鲤鱼精的面把镜子收到了怀里。

    笑话,她要我还她,我越是要收下。谁让她在我面前提起幺儿了!况且,我与鲤鱼精的关系从来没好过。

    我高傲地对她道:“你要是想要回镜子,就好好回你的池子里修炼,等过个百年能打赢我了,我就还给你。”

    这语气虽是不屑。

    但我知道这一刻,我还是心软了。如果我杀了鲤鱼精,幺儿肯定又要生气了。

    我想鲤鱼精或许是着幺儿的,否则百年之后的今天,为什么还会因他的死迁怒与我。记得以前我每次见她们望着幺儿时眼里便只剩下他,就连我潜入水里佯装要吃掉她们时,她们也不怕了……

    是种让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就犹如姐姐那突然而至的一样。

    此时,我还不能全然了解这种感。因为我以为,我对幺儿的感就如同是与姐姐的亲一般。

    鲤鱼精咬着牙看我在发呆,又顾忌到旁边还没有出手的姐姐,眼底带着不甘抿唇。思量许久,大概是知道敌不过我们,便恼怒地踩了一脚地面,嗖得蹿回了池子里。

    稍后不甘的声音才响起:“青蛇,镜子姑且放你那里。等我变厉害了我定会来取回,再报姐妹与小少爷的仇!”

    她此话一出我才想起,我似乎是忘了她为何要说替幺儿向我报仇?她到底是误会了什么?

    算了,反正我与她的关系不好。而且此时她大概是不会理我的了,以后逮到机会再问她一问吧。

    我面色依旧有些不好,看一眼担心我的姐姐道:“姐姐,就让她呆在池里,可以吗?”

    姐姐当即眼光中闪过一丝心痛,大抵是我刚刚的失态,让她担心了。她走过来,揉揉我的头发:“你姐姐我又不是什么嗜血狂魔,她能安心修炼当然是好的……”

    然后,我对她笑了。还好,没了幺儿,我还有姐姐在……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她终究会伴着我,不离不弃。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