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 白蛇的决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照世 书名:(青蛇)我心
    我见她瞧着许仙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收回目光,就喊了她一声姐姐。她这才收回了目光,人却已然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

    许仙走了,姐姐便也没有与我游湖的心思了。

    我撤了法力,大雨也终于停歇。赶路的人收了伞,柳叶梢儿还挂着透明的雨珠,雨珠掉进了坑坑洼洼的积水处,平静的水面泛起一道道涟漪。有清风拂面而过,船舱内半透的帘子被摇曳起了姿,像是婀娜的舞者。

    我站起,把帘子扎了起来。

    望着姐姐道:“姐姐,你究竟是如何认出许仙就是你那恩人的?”

    她眼眸中的波光流转,轻轻摇了头对我道:“我不知道,只是我一见他,便知道他是我恩人了,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一般……”

    ‘一见便知’我在心里默念道,等我见了幺儿的转世是不是也能向姐姐这样,一眼便知他是谁吗?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徘徊,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其实我早已见过了幺儿的转世,可我却没能把他认出来。看来,像姐姐这般的姻缘并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歇了游湖的心思,姐姐看着我一笑,眼眸中媚意层生,她柔柔道:“小青,我们回‘白府’吧……”

    “哪来的白府?”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向她。

    她见我呆愣的模样,便笑着伸手点了我的额心:“箭桥双条访巷口白府……”

    她重复了一遍给许仙的地址,我这才恍然大悟。许仙定是会寻着姐姐给的地址去还伞,若是没有见到‘白府’那我们之前花的功夫就全部白搭了……

    只是,许仙这才离开,想来也不会立刻去还伞,姐姐何必如此着急呢。

    我看着她意盎然宛若桃花的面容,不由一愣,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生出。

    她就像是快要出嫁的小姑娘一般,烟波中含着淡淡的期待与羞涩。在遇见许仙之前,她可不是这样的。姐姐一直仰慕着天上的神仙,期盼着哪天便得道升仙,就连周散发的气质也隐隐有了半分仙子之姿。只是仙子是没有,她此时怎会有小女儿之态?

    ‘’之一字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我还是知道的。幺儿书中的有人倒是有不少终成眷属的,只是那些都是人,不是妖。在人们口中的鬼怪神谈中,有哪只妖精会有好下场?

    我微微皱起了眉头,试探的问姐姐:“姐姐,你打算要如何报答恩人?送他金银珠宝吗?”

    姐姐看我一眼,很快摇了头:“那多俗气,许相公不是这样的人。”

    她怎知道许仙不是这样的人呢?

    “那你是要送他美女佳人吗?”

    “美女佳人?”姐姐听了我的话,在口中喃喃重复了一遍,神似乎有些哀默。她抿着唇不知在心底做着怎样的计较。

    良久,她终于抬起了头,她问我:“小青,你同佛祖都说我与许相公有缘分,是与不是?”

    我心间一片拔凉,已然知道了她的意向。可看着她那定定的眼神我却摇不了头,只能在心中叹气道:“是……”

    “既然有缘分,那么我便还他一段姻缘吧……”

    姻缘,姐姐如何能还得起,她可知这代价又是如何?她平时不是常教导我,莫与凡人有太多纠葛,牵挂太多便成不了仙了。此时她竟全部不记得了?

    “姐姐,你不是常说……”我想劝她一劝,可话还未说完便被她打断。

    “这是我欠他的。”

    她的杏眸中有种名为坚毅的光芒在闪烁,让我把接下来的话全数吞入了肚子之中。

    我知我是劝不回她的,因为她是姐姐,我是妹妹,她法力比我高,比我懂得多,道理自然也比我说得明白,既然她认定了我又如何改变的了?

    劝不了姐姐,我便只能帮她。因为就像她欠许仙那样,我也欠了她,我欠她的便是一条命。

    那是百年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是条未化形的蛇,只不过有了人的智慧。

    冬天快到的时候,我便在幺儿家附近的湖边找到了一颗大树,它或许比我还要老,它的根,伸延至湖底,贪胜不知足,抓得又深又率。

    于此别有洞天,我也就窜进去,据作自己的地盘。乘机调匀呼吸入梦,分叉的长舌,不自觉地微露,半梦半醒。

    我躺在一块磷峋大石的旁边。压根儿不知道它其实不是石头,而是石头鱼。

    迷糊中,它黑褐的子在水底略动。混饨而森,背上如箭一下窜出,向我迸出毒液。看不出那蠢笨东西,瞪着黯绿色森的小眼睛,竟把我当作猎物!

    毒汁在鳞片上,我便一下惊醒,此时睡意全无。

    那时我还是条涉世未深的小蛇,只道是别人敬我一尺,我便还它一丈。若是被欺负了,我定然是要让它还回来的。

    用姐姐后来教我的成语来讲就是‘锱铢必较’。

    我当即甩了尾巴像它抽去,只是才轻轻一动,被毒汁到的体便一痛。

    没想到这又黑又丑的东西还带了毒,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清楚地看到它一挑细白但锋利的尖齿……

    它居然想吃我!

    我极怒,连忙运气,但毒汁化雾竟攻入心窍,叫我一阵抽搐。糟糕!蛇游浅水遭鱼戏,这没天理的。但那剧痛,如一束黑色的乱箭,在我体内粗暴地放,我极力挣扎。它便喋喋地笑了。

    我无力的瘫软在地,浑没办法挪动,只得看它一点一点的靠近,心中异常凄凉,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再过不久我便能化形了,我还想穿着青纱,以人的姿态去吓一吓幺儿呢……

    我匍匐在地闭上眼,再也不想看那黑东西靠近了。

    或许是命不该绝,那时姐姐出现了……

    湖水急速流动,如巨兽降临,却是优雅而沉敛。长长的子迅雷不及掩耳地将它一卷,石头鱼受此紧抱,即时迸裂。她干掉了它,在我危难的时刻,从容如用一只手捏碎了一块硬泥巴一般。那丑东西便混作一摊黑水。

    她在我中毒之处用力嘘一口气,那毒雾被迁似的,迫不及待自我口中呼出,消散成泡沫。我望着七寸处,一冷汗。

    我朝她看去,才见她发现是一条白色的蛇,银白冷艳鳞光在湖水之中显得极为美丽。

    呆呆的望着她,我终于想起要道谢,抬了头自下而上:“谢谢,你真厉害!”

    这是真心的夸奖,不带一丝嫉妒与嘲讽。

    她问我:“你叫什么,多少岁了?”

    “小青……”我答,又连忙审视起上的鳞片:“十、十五、二十、二十五、三十……,哦,已四百多岁了!”

    并不是我不记得我的岁数,只是我从来没有去记过,因为活太久了便忘记去记了。

    她对我笑笑:“我快一千岁了……”

    一千岁,这是怎样的概念我还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活得比我长。我想了半天,终于道:“你比我漂亮,法力比我高强,又比我老,我便认你做姐姐吧……”

    幺儿和我说过,这种行为被称作抱大腿,不过我和姐姐都是蛇,只有尾巴,所以当时我便抱紧了她白色的大尾巴……

    “也好,一个人修行实在是太寂寞了。”她上下打量我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她不舒服地摆了摆尾巴,问我:“只是你卷着我的尾巴做什么?”

    “抱大腿,哦,不,抱尾巴……”

    听我如此回答,她眼里顿时生出了些无奈,与后悔。

    如此这般,我与她便成了姐妹,她救了我的命,又助我化形。在幺儿死去的子里陪伴了我百年,我俩便是彼此最亲密的人。

    可我从来未曾想过,有朝一她会嫁做人妇,断了得道的念头。

重要声明:小说《(青蛇)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