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雪鹿是神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西贝炫 书名:圣邪法则
    <---凤舞文学网--->    舞阳一直端坐在欣儿的墓前,久久不愿离去。--凤-舞-文-学-网--雪鹿温顺的趴在旁边,似乎把舞阳当成了新的主人一样。一滴雨点打在舞阳的脸上,唤醒了沉溺在悲伤中的他。仰望天空,薄云遮,温柔的小雨坠落下来。

    “该走了。”

    舞阳最后看了一眼欣儿的坟墓,决绝的起离开,雪鹿紧随其后。当舞阳回到先前停车的地方时,一下子惊呆了。原本好好的车子变得破烂不堪,明显是遭受过重击,车下埋藏的紫金手镯也不翼而飞。

    换做以前,舞阳定会疯狂的四处寻找,可是现在他不会了。欣儿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一切因果都是源于血鬼的出现,而自己上的紫金手镯一直招来血鬼,现在没有了,反倒是一件好事,至于镖师守则,天下人耻笑的种种,都他妈见鬼去吧。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个人和一只鹿走在路上。

    没有了方向,没有了目的地,怎么走都是正确的,关键是不要停下来。傍晚的阳光凄惨如生,舞阳看着西斜的落,心中胡乱的想着。突然右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这种感觉他很熟悉,就是这种疼痛把他带回现实的世界,不知道这次的剧痛会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呢?

    边的雪鹿看着痛苦的舞阳低鸣一声,随即周开始发光,体型也开始渐渐变大,最后完全成了马匹的大小,但是样子没有变。舞阳的惊讶的看着雪鹿,手指的疼痛感渐渐消失,黑色戒指又重新出现在手指上。

    “舞阳,上到我背上!”

    惊讶!惊恐!意外!可怕的一幕!雪鹿开口说话了!

    “你……你……你叫我?”

    “是我叫你!上到我的背上来!”雪鹿的嘴没有动,但是有一个真切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舞阳挠挠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什么东西!”

    “废话,我是雪鹿!”

    “不对,雪鹿是畜生,怎么会开口说话呢!……你,你是神仙!”

    雪鹿猛的垂下头,“行,就算我是神仙吧,快点上来!一会来不及了!”

    舞阳一听,浑像是被雷击了一样,上前一把抓住雪鹿的脖子,眼泪都快出来了。“神仙大哥,你救救欣儿,求你了!只要你能救活她,我愿意让你骑,骑一辈子都行!求你救救欣儿吧!”

    雪鹿彻底无语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开口说话了。“……好,我救她,不过你要先和我去个地方,办完你该做的事,我就回来救她!”

    舞阳猛猛的摇头,“不,你要先救她!晚了就真没机会了!”

    “放心,我是神仙,就算她变成灰,我也能给她揉出人样来!快点上来,要不我就不救了!”

    “好好好,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只要能救欣儿!”说完,舞阳一个翻到了雪鹿的背上,雪鹿四腿一软,险些栽倒,心中暗暗骂舞阳太重,不过嘴里什么也没说。后脚一使劲,噌的一声,飞了出去。

    舞阳趴在雪鹿背上,耳边呼呼的风声划过,本来还想再问问雪鹿神仙,但是一张嘴就灌进一嘴风,无奈,只好乖乖的趴着,紧抱着心里的那丝侥幸。雪鹿的速度奇快,山川湖泊河流如履平地,说它在飞,一点都没错。

    天色渐渐全黑,一轮明月当空照着大地。今天不是中秋节,也不是什么民间的好子,应该说,这轮明月象征着一个新生的魔鬼诞生。

    一口烧的通红的大缸立于中间,旁边的高台上五花大绑着两个人,一个十分虚弱,和死人无异,另一个神采奕奕,和崭新的植物人一样。高台下面,宣默戴着他招牌式的金丝眼镜站在大缸前,一脸的得偿所愿。惊云阁全体成员齐到现场,一个个表坚毅,警惕的洞察着四周的动静。

    宣默走到高台下面,仰头看着上面的两人。“二位即将为我献,一定感觉很光荣吧!未来的史册中会这样写道,仆人献出他们宝贵的心脏,帮助主人完成统一世界的大任!哈哈……”

    天算老人真想好好的骂宣默一顿,可是他的声线已被封堵,只能干瞪眼,不出声。宣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拿出一个锦囊,潇洒的扔进通红的大缸里,顿时火星四溅,缸口腾起一团紫雾。

    “血鬼之心,你可以出来了!”宣默的右手微抬,一阵断骨的剧痛惊醒了血鬼卡伦,只见他双目圆睁,口传出咔咔的碎裂的声。宣默面带微笑,“卡伦的心,应该是血鬼中的极品了,哈哈,交出来吧!”

    “啊!”失去了发声能力的卡伦,从口发出一声咆哮般的吼声,吓的周围站岗人都齐齐回过查看。卡伦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哀吼,口的皮肤活活被挣开,一股血泉喷出好远,随即肋骨外翻,一颗黑色的心脏缓缓离开了本来的位置,飘了出来。

    宣默眼中满是惊喜之色,右手一勾,心脏嗖的飞到他手中,与此同时卡伦的吼声也停止了。握着手里砰砰乱跳的血鬼之心,宣默的眼睛几乎都要放出光来。“宝贝,我要的就是你!进去吧!”血鬼之心拨开缸口的紫气落入缸中,砰的一声,腾起一团黑气。

    “两样了,师父,该到你为徒儿贡献自己的时候了!”宣默转过,没有任何停顿,断喝一声,一道黑影脱而去,直直扑向高台上的天算老人。黑影穿而过,天算老人没有丝毫感觉,口的心脏就被夺走了。

    宣默站在原地没有动,那道飞出的黑影瞬间又飞回他的体,不过宣默的手上多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师父,徒儿给你一个痛快,也算是报答您老多年的养育之恩了!”说着,宣默给惨死的老人鞠了一躬,面带哀伤之色。不远处的机要先生冷笑一声,心中暗暗为宣默的无耻赶到羞愧。

    随着大缸内腾起的红雾,一颗金光闪闪的丹药丸出现在缸中。宣默激动的走到跟前,拿出药丸,“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终于要成神了!我就是传奇!哈哈哈……”

    伴随着宣默放肆的狂笑,周围的人都皱着眉头。到现在为止,他们都不知道宣默到底在干什么。只听见悲痛的吼叫,看见惨死的血鬼,再有就是砰砰的声音和腾起的彩色烟雾。

    金光闪闪的药丸没有在空气中暴露太久,就被心急火燎的宣默吞了下去。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生怕宣默会爆炸似的。宣默面对月光展开双臂,等待着力量的晋升,升神的荣耀。

    一秒、两秒、三秒……时间慢慢过去,转眼已经快一分钟了,四周寂静的很,只有火堆里的干柴劈啪作响。所有人都远远的看着宣默,等待着心中幻象的一幕。

    三分钟后,宣默缓缓睁开眼睛,刚才的兴奋变成一脸的疑惑和不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没有感觉!难道是哪里出错了!还是晋神需要口诀!怎么回事!”宣默的失常表现吓的众人又是一阵后退。

    “药效太慢!对,药效太慢!再等等!”宣默自言自语的又站到刚才的位置,面对月光展开双臂。又过了几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宣默睁开他血红的双眼,怒气冲冲的跑上高台,一把扯起天算老人的脖领。“老家伙!你骗我!这根本就没有用!我吃的那颗药丸,到底是什么!告诉我!”

    剧烈的摇晃也唤不醒死去的老人,此时他完全是宣默发泄的工具。

    “宣默大……大人!”

    这时一个手下战战兢兢的叫了一声,随即悲惨的事再次发生了。宣默猛的回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刚才说话的那人瞬间被撕开,体的各个零件散了一地,血液来不及散去,在空中继续保持着刚才的人形。这一幕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是低呼一声,吓的腿直哆嗦,他们没看清死的是谁,只看见死的很惨。

    月光下,一道红色的影子飞驰而过。那是雪鹿和舞阳。此时舞阳已经被风吹的有点迷糊了,雪鹿也由于过度奔跑,浑是汗,白色皮毛变的血红血红的。

    隐隐约约间,前方的树林里出现了一点火光,舞阳眯着眼睛远远的张望。“舞阳,马上就要到了!你做好准备,我会带一个人离开,剩下的事,就靠你了!”

    “什么……”舞阳刚一开口,一股风灌进嘴里,险些把他扬下去。

    “别的不要问,记住,权定心,在,夸世翻宇,天命舞全!”雪鹿的话音未落,子已经冲进密林,舞阳迷迷糊糊的听了个大概,至于意思嘛,全然不懂。等不得他多想,雪鹿后一抖,猛将舞阳甩了出去,舞阳落地的一瞬间,他看见雪鹿冲上高台,爆发出一团红光,随即连带着上面的那个人一起消失不见了。

    “哎呦~”舞阳重重的摔在地上,疼的低声叫了出来。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就是一瞬间的事,舞阳还没明白过来,雪鹿已经消失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头,那个神仙鹿鹿还没有去救欣儿呢!

    在场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舞阳,空气中还残留着宣默的咆哮声,但是宣默的人却随着一团红光不见了,现在唯一的当事人就是地上的舞阳了。

    舞阳揉揉疼痛的股,起环视四周,这才看见旁边还有这么多人在,吓了一跳,而且这些人都很眼熟,貌似以前见过一样。

    “舞阳!”

    人群中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舞阳迷迷糊糊的寻声望去,“丽莎?!”揉揉眼睛仔细看看,真是丽莎,舞阳顿时清醒了不少,再看周围的人,怪不得这么眼熟,这些都是惊云阁的人。丽莎拨开人群,跑到舞阳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真是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圣邪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