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泄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西贝炫 书名:圣邪法则
    <---凤舞文学网--->    红河市的灯光依稀出现在舞阳的视野里,舞阳缓缓放慢车速,最后干脆停下车子,关掉车灯,突然又想起什么,对,紫金手镯,假如自己带着紫金手镯进去,很容易被血鬼察觉到,想到这里,舞阳拿出手镯,在车子下面挖了洞,将手镯藏在里面,这才放心的跑向红河市。--凤-舞-文-学-网--

    顺利的躲过城门的守卫,舞阳来到城里。原本以为会是一片血影蚕食的景象,可是进来以后才发现,红河市并没有被屠城,城里除了街上的人少了一些以外,没有什么变化,舞阳稍稍的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朝将军府走去。

    此时的将军府依旧戒备森严,门口的警卫和以前比起来只多不少。舞阳疑惑的很,红河市真的被血鬼占领了吗?怎么不像呢?舞阳没有擅自闯入,而是偷偷的躲了起来,想等到后半夜伺机潜入。可另舞阳想不到的是,此时此刻,欣儿正在遭受空前的危机。

    单行帮助血鬼拿下了红河市,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好待遇,但是他的权力却是空前的强大了,当然都是血鬼不感兴趣的那些方面,其中就包括人类的女人。

    其实上次向舞阳开枪的人并不是欣儿,真正的欣儿一直被关在将军府里,开枪打舞阳的人,是怀变异能的秋蝉。单行想用这种方法除掉舞阳,没想到计划失败,自己也险些丢掉命。这次血鬼胜利了,他也终于可以显露真实份,不再受到亚远宏的支配,秘密的杀掉亚远宏以后,唯一可以泄愤的人就只有亚远宏的女儿,亚欣儿了。

    打开地牢的铁门,欣儿正抱膝坐在上,她还不知道血鬼已经占领了红河市,但是父亲的惨死让她受到很大的震撼,对单行的恨也达到深入骨髓的地步。单行嬉皮笑脸的走进地牢,丝毫不避讳欣儿仇恨的眼神,大大咧咧的坐到欣儿边,很自然把手搭到欣儿的肩膀上。

    “老婆!想我了吗?”

    欣儿对着单行的脸,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同时打开单行的手。“畜生!忘恩负义的小人!早晚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欣儿脸上,骂声变成了小声的抽泣。单行擦掉脸上的吐沫,晃了晃了脖子。“臭婊子!你老爹使唤了我十年,我早就受够了,你以为我喜欢当他的女婿?笑话。”单行上前一把抓起欣儿的头发,往自己边一拽,欣儿痛哼一声。“告诉你,其实我是血鬼的细,早晚要对付你老爹的,现在我成功了,他死了,他生前的一切都是我的了!这是我应得的,明白吗?”

    “畜生!你个王八蛋!”

    “呵呵,我今天就要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畜生!哈哈!”

    欣儿已经意识到即将要发生什么了,所以她拼命的挣扎,手脚并用,牙齿也上了,可是没有用,单行又一记耳光打来,欣儿脑袋被打的嗡嗡直响,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单行笑笑,一把扯掉欣儿的外衣,露出里面粉色的文

    “呵呵,欣儿,本来你就快事我的老婆了,何必挣扎呢?哈哈!”说着,单行放倒欣儿,爬上去疯狂的亲吻,欣儿的脸、嘴、脖子直到部,都被单行吻了一遍,一股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眼泪顺着眼角无声的流下,她多么希望此时能有人来救自己,可是英雄救美的事,不会总出现的。

    单行一把扯掉欣儿的内裤,欣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杀父仇人的面前,没有反抗,她只能将头歪向一边,尽量不去看眼前的畜生,同时眼泪一直无声的流淌。单行喘着粗气看着面前这具几乎完美的**,洁白的皮肤,丰满的部,两条纤细的小腿看一眼就让他浑血气翻腾。“老婆,我来了!”欣儿咬紧牙关,等待最后的凌辱。

    单行迅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上前掰开欣儿的纤细的腿,毫不怜惜欣儿的处子之,猛然侵入欣儿的体,巨大的疼痛让欣儿难以承受,大声的尖叫一声,昏厥过去。

    将军府外,舞阳抬头四处看看,刚才好像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环顾四周以后,舞阳低下头,点上一支烟,心想可能是自己太紧张,出现幻听了吧。深深的吸一口烟,肺部传来的满足感让舞阳很舒服,看着硕大的将军府,舞阳想起了上次来到这里的景,想到了欣儿,想到了和欣儿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当然还有欣儿最后那无的一枪。舞阳猛的摇摇头,他心里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忘记那一枪,忘记那一枪,可是越刻意去忘记,记得就越清晰。

    吐出的烟雾渐渐在空气散去,舞阳慢慢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烟草带给他的眩晕。突然,一道白影闪过舞阳的脑海,舞阳急忙睁开眼睛,只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出现一只白色的动物,再仔细一看,是亚远宏的那只雪鹿。舞神为之一振,急忙闪到雪鹿边,雪鹿不善不躲,直直的看着舞阳。

    舞阳心中犯疑,这里是将军府外,雪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没等舞阳消散疑团,雪鹿一个转跑开了,舞阳想也未想,跟了上去。七拐八拐的,竟然走到一处铁门前,雪鹿停顿了一下,铁门嘎吱一声打开了,雪鹿一头扎进了黑暗的门里。舞阳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走廊里漆黑一片,舞阳勉强能看见前方白色的影子,小心翼翼的跟着,又走了一会,光线渐渐变亮,却没了雪鹿的踪影。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舞阳想回去,可是哪里还有来时的路,后除了一面白墙以外什么也没有,舞阳皱皱眉,紧握双拳,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这时,拐角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舞阳急忙侧贴到墙上,一动不动。

    脚步声渐近,还伴随着小声的哼唱,看来这小子心不错,舞阳暗想。随即一个箭步闪出拐角,吓了对面那人一跳。

    “舞阳!!!”

    舞阳定眼一看,此人不正是那谋害自己的单行吗!新仇旧恨一起涌来,舞阳一个箭步冲上前,右手狠狠的扣住单行的脖子,子未停,推着单行的体快速向前移动,直到单行重重的撞在另一头的墙面上。

    此时单行面色惨白,可能是舞阳右手过于用力的缘故。舞阳正要开口说话,突然一股揪心的感觉袭来,舞阳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右手微松,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地牢,只见欣儿**着平躺在地牢的上,一动不动,头发凌乱,破碎的衣服散落一地,这种景,傻子也能看出是怎么回事。

    “混蛋!”舞阳怒骂一句,单行见舞阳动了真火,想解释求饶,可舞阳哪里还会给他机会,手腕一用力,单行的脖子应声而断。

    “欣儿!”扔下单行的尸体,舞阳急忙冲进地牢,此时欣儿双眼微睁,上青一块紫一块,看的舞阳心如刀绞,急忙捡起衣物该在欣儿上。“欣儿!欣儿!醒醒,我是你的舞阳哥啊!欣儿!”

    没有任何回应,舞阳颤抖的右手缓缓伸向欣儿的脖脉,静止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圣邪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