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不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北冥的鱼 书名:青帝九鉴
    <---凤舞文学网--->    李子虚只觉得耳边呼呼声响。--凤-舞-文-学-网--在他刚落下时,他的心在颤抖,他甚至能想想到自己落到落英涧底时的形,随即他看到了一块石头,一块白色的石头,他拼命的喊了起来,全挣扎着,可眼前的石头越来越近,他更加惊恐,在快碰到石头时,他小心的闭起了眼睛,只是,等了很久很久,胆却的微微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并没有碰到石头上,随即他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转而他突然间发现,他还在下落,此时,他希望自己会飞,那样,他就不在惧怕什么了。

    他随即想到他还不能死,他还有追求,突然间,他感到体在微微的发抖,他开始怕起死来。因为他很想很想在看一看小暮的笑容,小暮的笑容是那么的动人心魄。转而他想到了胖子,胖子还是那个样子,只是呆呆的,在后来他想到了虫子,他把一根骨头分了给虫子,虫子就拿出很多馒头出来,两人一起笑着,吃着。随即他想到自己,在做乞丐时,他就以为自己跟畜生没什么区别,整天只为一丁点吃的而满城的跑,甚至为了一块骨头,他不惜一切代价与大黑狗结仇。有的时候,他认为自己还不如那条大黑狗,因为,大黑狗还能得到几根骨头,此时,他羡慕起了大黑狗。突然他想到,此时,他的生命在慢慢的消失,他惊恐了,伸开手,四处抓了起来,可是,他能抓的地方全是空气。无助的他,流出了眼泪。

    在眼泪流出时,他突然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开心,因为他想到了来生。他想到如果有来生,他愿意接着做乞丐,因为他可以在看到小暮的笑容,那个让他心灵得到安静的笑容。

    在一片黑暗中,他感到很冷,那种冷,就如冬天时,在破庙中,他蜷缩着自己那单薄的体,上简单的盖着几根干草,而嘴里却始终紧紧的咬着一根干草,瑟瑟发抖。接着便是感到自己难以呼吸,他开始挣扎起来,他使出平生的力气,只是为了能呼吸一下,哪怕是一下。只是在下一刻,他脑中一片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他微微的醒来,映入眼前的是一片黑暗,他无助的看了看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一片黑暗。他努力的,挣扎着,站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地狱,他想看看这个地狱。只是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脑中在次一片空白,他又倒下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努力的睁开眼睛,只是这次,他看到的不是黑暗,而是一片白色,在白色的世界里,他觉得自己很温暖,凉凉的,丝丝的感觉,就如同夏里跳进水中般,他在这温暖中熟睡。

    在次醒来时,他感到刺骨的凉,翻了一下,闭着眼睛向高处爬去,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只是使出平生的力气向前爬去,不久后,脑中又是一片空白。

    当在次感到温暖降临时,他惊诧的动了一下手指,此时,他费力的坐了起来,低着头颅,慢慢的睁开眼,紧接一阵眩晕后,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双腿,此时,反而没有了惊讶,因为他感到自己还活着,接着费力的爬向不远处的一棵树,在那树下,有很多很多不知名的果子,他抓起一把,猛的向嘴里填去,吃饱了,便又睡去。

    他就这样,饿了,便抓起旁的果子吃,吃饱了,就睡去。一天一天的过去,终于有一天,他感到自己好了很多,可一站起来了。

    李子虚从地上爬了起来,脑中一阵眩晕袭上脑袋,他慢慢的闭起眼睛,过了一会,才慢慢的睁开,首先映入眼前的是一棵比自己略微高一些的一棵小果树,只见地上撒的满了果子,只是自己站的地方少了很多。

    随后,他四周打量了起来,在自己后的不远处,便是一个十几丈宽的椭圆形水潭,而水潭的四周长满了从未见过的树木,每棵树的树梢处都向中间聚拢,而在树上,则是无数粗细不等的草藤环绕着,甚是妖娆,而在其树木的聚拢处,一个人形豁然在上面,只是人形处已经有少许的草藤开始覆盖在上面。

    “看来,我是被这草藤和水潭救了,真是命大啊!”李子虚自语道。

    接着便四周打量了起来,他看到,那种果树,在水潭的其他地方还有很多,伸手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塞进嘴里,目光仍打量着四周,只是在李子虚咬下果子时,又猛的吐了出来。

    “咝,啊,这是,怎么这么酸啊!”李子虚咧着嘴道。

    随后一扔,向着水潭一边走去,因为那里有几缕阳光透过树林了进来。穿过几棵树木,眼前一变,居然是一个大约三丈宽,**丈长的弯形小山谷,两旁的岩石异常平滑。李子虚望了望,向山谷走去,当过了弯形时,才发现这山谷居然是月牙形状的,当李子虚过了月牙山谷时,随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山谷外,居然是一个宽广的小型平原,在对面豁然是一座直上云霄的山峰,此山峰异常笔直,而在山峰的中部,居然是一块巨大而光滑的石壁,一个大大的太阳,光芒四,赫然映在其上。

    李子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便向其冲去。

    快速的在此平原上奔跑,让李子虚的心中有说不出的舒畅,耳边虽仍然是风声呼呼,但却与先前掉落至落英涧时的景,心截然不同。

    待至山脚下,却见石壁在云中飘渺,浮云漂漂,若隐若现。

    李子虚,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心中无比激动,他陶醉在这片梦中,忘却了烦恼,忘却了所有。

    “啪,啪,┄”李子虚睁开眼睛,偏过头看了一下。

    顿时大叫道:“妈呀!”随即撒腿便跑。

    一只雪白的大熊,歪着老袋,看着眼前的一个小人,惊叫着跑着,甚为疑惑。

    亦

    李子虚彻底绝望了,当他小心翼翼的避开白熊,第十次,走到水潭边时,他发现了一个事实,这里居然是一个死谷,没有任何出路。

    最后,李子虚无奈的在此建了一个家,在月形谷口搭了一个藤椅。每天坐在藤椅上望着升,月落。饿了就吃潭旁的水果,渴了就喝潭中的水,无聊的时候,就去逗一逗那只白熊。在者,便是辱骂起扔下他的东方浩然。子倒也轻松自在。

    一年后。

    李子虚坐在藤椅上,望着石壁上的太阳,懒洋洋的发着呆,手中拿着水潭旁的野果,慢慢的品尝着。此时他的头发长长的,穿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唯一没有破掉的地方,就是他的两腿间还有一小块完整破布了。

    在不知不觉中,悍然睡去。

    也许是凉风吹醒了他,也许是夜色的繁华惊醒了他,他睁开眼,眼前出现着无数的星星在告诉他,此时已经不是白天了。

    他微微转动了一下子,伸手拽下藤椅上的一根干藤,放在嘴中。习惯的看向石壁中的圆月,伤色道:“月亮,我何时才能离开这个美丽的地方,我是一个乞丐,我不该拥有如此美丽的地方,求你放我出去吧。”

    他无数次对着月亮,太阳,祈祷过,就如同当年,对着一座石佛一样,可是,回应他的依然是永恒的不变。

    在他的心中,对佛的绝望,在此时形成。

    石壁中的月亮,居然比天空中的更圆。他开始对比起来。

    突然间,李子虚似乎发现了什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月亮怎么会在石壁的上方,石壁中一个月亮,峰顶的天空中居然还有一个月亮?这不是反照?这是┄”李子虚惊道。

    只是在他惊讶的同时,石碧中的圆月出一道石壁形状的光芒来,一直到下方的平原上。

    李子虚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难以至信的一幕。

    只见那道光忙到地上,立时,出现一幅夜色天空,在那天空下,大地一片雪白,在白色的世界里,傲然立着,几棵梅花。

    在梅花中,一女子,轻盈而曼妙,忽左看一朵娆的梅花,忽又吻一下含苞待放的枝头。女子穿白色丝绸长袍,赤着脚离地三尺漂浮着,李子虚望着眼前光芒中的背影,那曼妙的材,那轻盈的步伐,那顽皮似的左瞧又看,那淡淡的背影,是如此的清晰,是如此的近。

    李子虚狠狠的用手使劲的朝自己的大腿上捏了一下,只是,脸色没有一丝变化,因为此时他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了,在那疼痛感觉袭上心头之时。

    女子慢慢的远离,向不远处的一间木屋走去。却始终没有回头,李子虚在心中盼望着,想着女子的绝世音容。

    李子虚直直的盯着女子远去的背影,不知何时,嘴已张开,口中的干藤已不知去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想张开口,叫住眼前的女子,只是,他发现,他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在李子虚焦急的盼望中,女子终于走出了木屋,又出现在光芒中的梅花里。只是在白雪的世界中白**显明亮。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青帝九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