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无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北冥的鱼 书名:青帝九鉴
    <---凤舞文学网--->    山水城外。--凤-舞-文-学-网--

    一片树林中,三三两两的坐着逃出来的人,其中一处,李贵躺在一棵树下,唐元敏替其包扎着伤口,其中的毒已被唐霸天出。另外一处,几个孩童围在一起,嬉笑不已。

    “胖子,这次真是太感谢你救了我们和老爷。”李子虚道。

    “没什么谢的,自己人还谢什么。”胖子傻呵呵道。

    李羽皱眉道:“我有点不懂,你们乞丐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多了?”

    胖子笑道:“这也没什么了,只不过,四大家族中都冒起了烟,而且城中有很多人想在四大家族中想捞点油水,而我们乞丐人又不是很多。所以了,虫子就煽风点火让那些城中百姓也参合了进来,他们把家中能做武器的都拿了出来,就是想弄点油水。”说玩呵呵一笑。

    唐依月不屑道:“他们不怕死吗?”

    东方白看着唐依月接着道:“怕死,怕死的话,那我们现在就不会在这了。”

    唐依月白了他一眼。

    胖子望了望笑道:“这个,那你可要去问虫子了。”

    此时,李贵前站着东方浩然。

    “李兄,该兑现诺言了吧。”东方浩然冷声道。李贵随即挣扎的坐起,喊过李羽。看着跟了自己多年的这把剑,李贵心中甚是揶揄,今天却要拱手让人,不由的让李贵悲从剑来。

    在李贵的心中,这把剑一直是祖上传下来的宝物,李贵视若生命。李贵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一生为家劳,东方浩然说出秘密时,李贵便知道,这把剑不能让其放在边。在者李贵多年来,每天面对着这把剑,却也看不出一丝不同来,想来笑话就是笑话,便不甚了之了。其心中只是觉得对不起祖宗。可一边是朋友,一边是世俗的戒条,无颜面对列祖列宗。让他不甚无奈,最后果断选择了抛剑保人的决定。

    接着伤色道:“你要的剑,就是我手上的这把。”

    东方浩然眼中精光一闪,慌忙接过。

    东方浩然接着道:“符纸了?”

    李贵无奈,看了看东方浩然,伸手向口摸去,不一会,摸出个精囊,小心翼翼的打开,拿出一张黄纸出来。

    想来,李贵一直把它当着平安符带着了。

    “拿去。”李贵道。

    “后会有期。”东方浩然异常激动的接过道。

    只见东方浩然带着众家眷扬长而去。

    在其走后,李贵命人将幸存下来的李家人叫到跟前道:“我李贵无能,让大家跟着我也连累了,我真是对不起你们,待会发点钱财给你们,你们各自回家吧。”

    “老爷,我们想跟着您。”一丫鬟道。

    “老爷,我们也想跟着您。”一弟子道。

    “老爷,还有我们。”另一弟子道。

    ┄┄

    李贵一一看过,心中更为忧伤。

    “好,好,好,你们这样,让我李贵心理更是难受啊!”李贵声色凄凉。

    李子虚突然跪下道:“五年前,辛蒙老爷少爷不弃收留,子虚铭记在心,此生若有所成就,必当相报。”

    接着慎重的磕了三个头。

    李贵道:“有此心就足了,我李贵也心满意足了。”

    说完分发钱财,各自散去。

    此时,林间小道上。

    “胖子,你打算去什么地方?”李子虚道。

    胖子微微一愣道:“除了山水城,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

    接着问道:“你了,打算去什么地方了?”

    李子虚微微一笑,只是笑的很凄凉,道:“我想像我们家老爷那样,有一个家。”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道出了无数心声。或许,你也曾这样想过,‘我想有个家’,只是在我们生命中有许多不如意要走,我们小心的在心灵的一角孕养着这样一丝信**,然后在世界的一个小小角落里,幸福的生活。

    胖子接着道:“那还不简单,跟着我在山水城里混,想来也不会太差的。”

    李子虚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正所谓,此时的他,已非多年前的他了,因为他有了自己的追求。

    李子虚深吸一口气道:“好了,胖子,我们就在这分手吧,顺便带我向虫子问好。”

    说完踏上那林间弯弯的小道远去。

    胖子怔怔的看着李子虚消失在小道的尽头,只是在他那背影消失的一瞬间,胖子似乎略有感触,只是一闪即逝,让其抓不住。

    在九州大陆上,山水城位于极西的边陲地带,紧连天泉山脉,天泉山脉常年云雾缭绕,异常神秘。其间隔着一条长长的峡谷,世人称为“落英涧”,在落英涧不远处的东方便是断牙山。

    李子虚望着断牙山,一路行来,了无目的,其间,渴了便喝河水,饿了便向散布的村落人家讨点吃的,一路西去。

    李子虚曾在一篇文章上看到这样一句诗句:“西去断牙山,了无人间境,落英涧可寻,飘渺断仙路。”意思就是说,“过了断牙山,便不是凡人可以踏足的地方了,你可能会看到一条很大的峡谷,那便是落英涧了,那便是天的尽头。”

    少年心,天的尽头,离山水城如此之近,何不去看看。年轻人,总是充满了好奇心,对这个世界冲满了疑问。

    落英涧旁。

    “老祖宗,你看这剑有了,这符如何用啊?”东方浩然激动道。

    “别急,让我仔细琢磨一下。”一老头道。

    老头看了半响,蒙没放一个,着实让一旁激动不已的东方浩然急得原地转起圈来。

    老头仰头沉思道:“祖上说的笑话,好象是用火把符纸烧掉吧。”

    东方浩然听到这,脸色微微发白。

    在李家,这符纸被传下来,还有一个笑话,说的是,李鸿元得到这符纸时,少年曾说,只要是你的后人拿着符纸到天尽头来,我都会满足他的一个愿望。只是后来,李鸿元把他当成一个笑话说给了东方晏听,才有此一暮。

    东方浩然急道:“可是,要是把这烧掉,什么也没出现,那该怎么办?”

    老头把头一转冷声道:“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东方浩然接着道:“那这剑了,怎么办?”

    “放一边去。”老头应声道。

    这符纸本是引剑中一丝神识用的,只要用此剑在这少有灵气的落英涧旁削开,便可见到剑中一丝神识,无奈少年当年没说清楚,想来在少年的习惯生活中也未考虑至此。

    却见符纸缓缓燃起,东方浩然,老头,神色紧张,待到符纸燃尽,天地一片平常,并没有想想中的什么电闪雷鸣,仙人现世。什么也没出现。过了差不多一住香时间,东方浩然失望大笑起来。老头脸色也一片苍白。

    “怎么会这样,怎会如此。”老头不停的道。自己开始转起了圈来。

    此时李子虚刚过了断牙山,便远远的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在疯疯癫癫的呐喊。好奇心可以害死一条九命的猫,同样,一个人也是如此。

    东方浩然疯了半天,突然看到地上的宝剑,拿了起来,哈哈大笑,甚为疯狂,却始终没有拔出剑。疯狂道:让你与我十年的追求,一同消失吧。说完便向远处的落英涧一扔,宝剑直飞至落英涧。(此时,若拔出此剑,便可看到那一丝神识。)口中道:“十年来,到最后,尽是一场空,一场空┄”

    而老头则,大哭道:“五十年了,耗费了我毕生的心血,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偏巧不巧的是李子虚偏偏躲在不远处的岩石后张望着,也许是上天注定,也许是自己手碰到什么?陡然间的一个石子改变了他的命运。一个石子直溜溜的从岩石上滚了下来。

    “谁?”东方浩然神色一紧道。

    “是我,”李子需傻愣愣的站了出来。

    东方浩然状若疯狂,一跃至李子虚旁,一只手一拧,便直勾勾的到了崖边。嘶吼道:“你也过来,看我笑话,是吧,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哈哈,哈哈,可怜我的十年精心想得到的东西,到最后尽是一场空,而这一切,都是你们李家,都是你们李家,都是你们李家,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李子虚被东方浩然勒着脖子,脸色苍白。

    “去死吧你。”东方浩然说着便扔李子虚进了落英涧。

    李贵,唐霸天,则带着众家眷,一直向北而去。

    山水城外的一角,一石头上,秦赤怒发冲冠,怒容满面的怒视前方。不远处,站着一干人等,秦无痕赫然在其中。

    “爹,我们打回去吗?”秦无痕道。

    秦赤不语。

    此时,远处跑来一个黑衣人,到秦赤面前跪地道:“禀告老爷,李唐两家家主,带着众人向北而去。”

    秦赤点了点头。

    随即黑衣人,站到一边。

    不一会,又跑来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道:“禀告老爷,东方家家主与其太主向西而去,其幸存的人,已向北而去。”

    随即黑衣人,也站到了一边去。

    又过了一会,一满伤痕的黑衣人,跑来跪地道:“老爷,属下探明,城中张大龙一行人已入住秦家。”

    “爹,我们杀回去吧。”秦无痕厉道。

    秦赤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秦无痕道:“无痕,你说我们现在杀回去,能有多少胜算?”

    秦无痕心中一紧道:“我们现在杀回去,只要杀了张大龙,这山水城便还是我们秦家的,现在他们并未站稳脚,而且属下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所以,我认为,现在我们杀回去,胜算达到九层九。”

    秦赤缓色接着道:“你算过我们的损失没有?”

    “这个,孩儿到没算过。”秦无痕道。

    “现在杀回去,是很可能像你说的那样,但是,有一点我很疑惑,张大龙本是一个街头小混子,怎会在如此时机突然出来捣乱,而且时机把握的非常准了。”秦赤疑惑道。

    秦无痕大惊道:“难道他后面有人指点?”

    秦赤微微一笑,提高声音道:“所以,我想,我们现在回去,可能对方早有准备在等我们。”

    接着道:“所以最好的办法也是最坏的办法,就是我们乔装混进去,即使有高人指点,可这群乞丐必定在酒中度过。也便是下手的好时机。今晚偷袭,想来城中的百姓得了好处便都回去休息,那时便是最好的时机,所有准备,今晚一个不留。”

    正如秦赤所料,山水城中,的确是有准备,但这些乞丐,终究心境不高,得了财富,有得开始大吃大喝起来,有的去逛院子去了,还有就在一起赌了起来等繁此种种。甚至以为秦赤不敢回来,甚至做起了发财的美梦,在极度的幸福中挣扎。

    夜黑风高时,众乞在睡梦中,在同伴的刀光中,众乞死时,脑中留下的唯一刀光。最后消失怠尽。

    (这几张删改过大,大家见谅,后面将不会在删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青帝九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