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战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北冥的鱼 书名:青帝九鉴
    <---凤舞文学网--->    东方白此时,颇为郁闷,本来在家可以陪花花,梅梅一起玩的,甚至还可以不时的揩点油,可现在却被他老爹叫到李家来和李羽一起,美其名曰:“培养感”着实的,让东方白心理老大一个不高兴。--凤-舞-文-学-网--

    这不,刚进后院,一个声音便道:“咦,东方少爷,想来是揩到姑娘的油了。呵呵,今天是不是又摸了哪家的姑娘,被人家追着打,而过来躲灾来着?”

    东方白听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径直的走向李子虚道:“我到是想有那样的美事啊,可是事与愿违啊!对了,你家少爷呢?”

    “在房中练功了。”

    “哦,我去看看。”说着便向那屋子走,却见李子虚一只手拦住了去路。

    李子虚很是无奈的道:“对不起了,东方少爷,老爷有吩咐,在少爷练功的时候,任何人不得进去扰少爷,包括我在内。”

    “哦,那我就在你这坐坐吧,老爹也真是的.”东方白无精打采的向旁边的地上一瘫,支着两只手,仰着天道:“啊,秦辰月的小手可真是滑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次碰到她,让我牵一下她的小手,我死也甘心了。”

    李子虚皱着一张脸,微微呀然的道:“需要表现的那么向往吗?不就是牵个小手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诺,我的手你要不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回那种感觉?”

    “什么?你。”东方白满脸惊恐。

    “算了,算了。”

    “哎,对了,听说你以前是个小乞丐啊!是真的吗?”东方白不无所谓的道。

    “恩,是真的,要不是老爷肯收留我,恐怕我现在还是在街上乞讨。”李子虚神色伤然的悄无声的坐在了东方白旁。

    “哦,那你做乞丐是不是很苦啊,有没有那个啊!”东方白道。

    “哪个啊!你说清楚了。”

    “就是那个啊,就是你有没有揩那些过往女子的油啊!”东方白紧张道。

    “切,你当我是你呀,那时,要个铜子,都难如上青天,弄不好,还要被大婶骂,被大哥打,哪有心思去想那些啊!”李子虚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道。

    “你做乞丐那会,那街道口侧旁的那个‘回院’你知道不知道啊!”东方白此时满脸的兴奋,两眼放光的转向李子虚。

    “你说的是那个门口有棵数的那个什么院啊,那个我经常在那边乞讨,那里可是风水宝地啊,那个时候,要是说我做乞丐那会子最好过的,就是在那门口乞讨了,每天至少也得一两个银币,哎,可是,讨回来的还要交给小球子。”

    李子虚得眼中透着幸福,可当说到交给小球子时,却突然一变,转而伤感起来。

    东方白可不管这些,迫不急待的便问道:“那你,那你有没有进去啊,那里我可听说是男人的神仙居所啊!我去了几次,可每次那个老鸨都能准确的辨别出是我来,不让我进去,偏说,要是让我进去了,她的老鸨也就做不成了,可让我伤心多了。”

    李子虚很是惊讶的大叫道:“你想进去的啊,那可不是我们这般大,能去的地方,胖子这样说的.呵呵,当然啦,我到是没有进去过,不过,那会我伙里有一个乞丐,他叫猴子,很是出名的在我们那一些人当中,他忍着几天讨到的钱,不吃饭,最后把所有的钱拿去那里,很是高兴的给了院内的姑娘,当时,我都惊呆了,你是知道我们乞丐,一天也就吃那么点,甚至几天都没有饭吃。可猴子却这样做了,他是如此的让人敬佩.想来院里的姑娘比我们乞丐还可怜,我到现在一直都很是佩服猴子,他的这种精神,真是让我自愧不如。每每想至此,我都┄┄,哎”

    李子虚越说越感到自己很是惭愧,不停的摇着头。

    东方白则强忍着笑意,鳖的脸色发青,当张开口时,偏偏又听不到声音。让李子虚一阵惊奇。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一声长笑响起。

    “嘘,你小声点,少爷在练功!”李子虚责怪道。

    “对了,你长大了有什么理想没有?”李子虚脸色一整道。

    “理想,当然有,我东方白此最大的理想便是,听好了,咳,便是‘遍收天下美娘’,如何,这个理想如何?是不是够远大啊,够有志向啊!”此时东方白站起来,俯看着李子虚,一脸的骄傲,意之色。

    李子虚仰着头,看着这个黑脸一脸兴奋之色,脑中不知为何一阵眩晕。

    不无关心的道:“的确与众不同,那你好好努力吧。”

    接着又说道:“难道你就没真真正正的喜欢过一个人吗?就是那种让你没法忘怀的感觉,很是玄妙的。”

    憧憬着以往,很是欢喜,当愉快时,或许你会会心的一笑,然后在不经意间露出幸福的笑容接着微微的摇摇一下头颅。当伤心时,或许你会在心间流淌着一丝苦涩,让那天地为你哭泣,在你的眼睛中,始终没有流出的是,那一滴,满含真挚的晶莹。

    此时李子虚,就是这样的憧憬着,或许,在他的乞丐生涯中,也有让他幸福的,会心的一笑的事,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

    此时,两人一阵沉寂┄。

    突然东方白一脸的严肃,对着李子虚很是真诚的道:“我喜欢一个人,真的很喜欢,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去追求她。”

    “谁?”

    “秦辰月”

    接着又道:“你有什么方法能教给我的没有,我想很认真的去追求她。”

    李子虚则一脸的意外,转过头看着东方白的眼睛,心道,没想到东方少爷并非想想中的那样子,还是有一颗真挚的心灵的,便正色道;“你真的想去追秦家的那妮子?”

    “恩。”东方白脸色庄重,让人看了深信不疑。

    接着道:“方法到是没有?”

    东方白微微失望。

    “不过,做乞丐那会,到是在庙堂里听了很多。我就给你说这么一个吧,待以后我知道的多了,在告诉你。”

    李子虚,此时到真像一个先生的口气,想来,那种九流三教之地,到是无其不有啊!

    缓缓的说道:“假如,你现在去追她的话,一定非常的困难.如果你想短时间的话,就不要让秦辰月那小姑娘旁多出一个男人来,最好多出个追求你的女子.当然,如果你想长时间的话,最好让那小妮子旁多出一个男人来,这个男人一定要比你差.女人嘛,都很肤浅的,她们只看表面现象!当然了,这只是我道听途说的,只能借鉴啊,你想好了,否则了,后果你自负啊!。”

    李子虚说完嘻嘻一笑,对着正在接受并且深思的东方白道。

    此时,东方白看到李子虚那笑容,很是颤抖了一下。

    “好你个小子,敢耍我,你,你┄。”东方白说完便向李子虚抓去。

    “喂,等等啊,这可是金言名句啊,只有我们庙堂里的阿三才会的决计啊!”

    李子虚低着声音道:“停,停,先把手拿下来,君子动口,不动手。”

    东方白狠狠的放开了手。心中忍是不高兴,好不容易的自己将心理话终于说出了,却换来李子虚的一阵唏嘘。

    接着,又是一阵沉寂。

    李子虚,在李家这些子,心里终于有了一些灵动,在做乞丐的时候,他每天只为了吃,还是为了吃,每天都想有很多的骨头,吃,可是,今天他终于不在做乞讨了,在这阵沉默中,他突然发现,他在变化。他的心境及所有,都发生了前所为有的变化。

    “其实,我也有一个梦想?”李子虚打破寂静道。

    “说。”

    “在我做乞丐时,我梦想我能每天都吃上骨头与,我梦想我像你们一样,做个富家子弟。后来,终于,老爷收留了我。在一瞬间,我不知所措,对与未知,我想逃避,我惶恐,在无奈中我丢失了自己。

    而现在,我的梦想是,我想学武功,从此行走江湖,仗剑天涯,做个了不起的剑客?“说完,把仰起的头颅转向东方白看去。

    而此时,东方白,却低着头,不知在搞什么,只见地上有一点水。

    李子虚低下头望去,甚是不高兴,却见东方白,流着口水,人正在睡觉,鼻子间不时的还有个水泡打出。

    “你,”李子虚吱着牙。

    过了一会儿,李子虚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却又抓不到。不由的,暗自摇头,随手从旁边的地方,拔起一根草,塞在了口中。

    望着天空,可天空不知在何时,却也暗了许多。

    “东方少爷,东方少爷,你醒醒,快醒醒啊!天阳已经落下山了。”李子虚使劲的晃着东方白。

    “鄂,什么,太阳下山了,哎呀,糟糕,糟糕,我这脑袋,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今晚,小鹃她要洗澡。我先走了!”

    东方白猛的站起,仰头,看了看天色,接着用袖子,使劲的擦了一下嘴巴。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先回了。”然后,冲冲忙忙头也不回的直奔而去。

    李子虚惊的是,张着嘴巴,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此时,秦家一方面正在为‘七绝计划‘而准备,一方面则开始培养下一批人才,另三个世家也在努力着。李羽自从得到’玄天真经‘,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不闻不问,每天只是练功,形同一个武痴般,即使吃饭的时候,也是虚坐成马步。而对与李家家主李贵不会武功,秦家居然好心的免费的派了一个武功颇为了得的高手过来代替李贵做培养下一辈人才的老师,即使这样,从李家得到的好处,也微乎其微,李贵是是一个商人,对自己挣的没一铜钱,都是非常的珍惜。这让秦赤有好一段时间很是不满。

    时间就这样,匆匆而过,让所有的一切都盖上厚厚的灰尘,只是在山水城中却是暗流涌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青帝九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