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亲了她的樱桃小嘴一口

    渐渐的离边城越来越远了,南元天和鲨鱼妹坐在一起,飞向本。不知为什么一次买的飞机票,鳄鱼妹坐得却非常的远,也许那是她故意买的,不想看到南元天与鲨鱼妹亲密的在一起,那将是她心底最痛的伤再度裂开。可是不陪姐姐去本,不但她不甘心与放心,父母也不会许。

    南元天一个人吃着零食,大口大口的吃,就象从来没有吃过一般。此刻鲨鱼妹的气根本还没有消,更根本不和南元天说话,无论南元天做什么?说什么她根本不管,就似乎两个人已然一刀两断了一般,或者根本没有相识过。

    南元天已然好几个月没有过这样无拘无束的好子了,正好乐得逍遥自在,吃着三大美女给买的零食,就差问一句:“老婆,你吃不吃?”

    南元天当然不敢问,那非吃拳头不可。

    忽然他又想起了黑哲雪,不知你在边城还好吗?或者她早回本了吧,那也是说不定的。

    不过一想起最美丽的本美女,南元天的脑袋就和放电影一般,以前的种种甜蜜,次次心酸,回回撕心裂肺的悲伤就会将元天缠绕,不但精彩会重放,回味真无穷,其乐亦融融。南元天想起与黑哲雪的几度无奈别离,他就吃不下了,把一大堆零食放进包,心里道:“算了,自己就是管不住自己,总想那些干什么?已经全部过去了,那就该忘了,可是自己怎么就忘不掉呢?也罢,也对,恐怕就算圣人也未必管得住自己,自己如果能完全自控,就根本不是人了。”忽然南元天脸红道:“对,我不是人。”鲨鱼妹气笑了道:“你怎么不吃了?”气有些消了。

    南元天嬉皮笑脸道:“老婆你认识我了。”

    鲨鱼妹切了一声,就再不言语了。南元天又自讨了一个没趣,和鲨鱼妹一般望着前方,怔怔发呆。

    突然南元天的脑袋又在播放电影《回忆录》了:啊,最不经心的相亲,得到最惊心的本美女扰,最精彩绝伦的恶搞,以至到最甜蜜浪漫的私奔,最激的药力发作,到最痛心的分别,难舍难分,撕心裂肝的分离,一眼再让我看最后一眼,啊,最后一眼之后海边还有最后一眼————

    南元天正在如醉如痴的胡思乱想,鳄鱼妹不知何时到了他的眼前,道:“元天哥,求你个事呗,咱们换换位置。”

    南元天先是一怔,随即立刻答应道:“好,换。”

    鲨鱼妹立时愤然道:“不行,要换,我去。”南元天立刻不敢动弹了。

    鳄鱼妹就是一皱眉头,她也不说换座的原因道:“姐,我劝你别去。”

    鲨鱼妹道:“那里再不好,也比见到天下最大的傻瓜强。”

    南元天笑道:‘怎么这个飞机有傻瓜吗?在哪里?我买一个。”魔鬼姐妹看到他装疯卖傻,胡言乱语,都瞪他一眼,鲨鱼妹蹦到了鳄鱼妹的位置还没有坐下,就目瞪口呆了,立刻就蹦了回来道:“我还是不换了。”

    鳄鱼妹却早坐下了,就当没有听见,躺在座位上装睡。南元天觉得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道:“老婆,那里有人吐了吗?”

    鲨鱼妹立时笑得很假道:“没有。元天哥,那还是咱们换一下吧。”

    南元天看到鲨鱼妹很诡异的笑容,他就是一怔,连忙摇头道:“不必了,我知道就算没有人吐,也快吐了。”

    鲨鱼妹忽然一**坐地上,就不起来,也不说话,樱桃小嘴撅得很高,显然气到了极处,异乎寻常的愤怒。不过生气的样子美得煞是可人。

    南元天大骇,知道这是在飞机上,要在家里早就挨揍了。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把鲨鱼妹抱到自己的座位上,当着许多人就亲了她的樱桃小嘴一口,鲨鱼妹立时甜蜜蜜的笑了,也不说话。

    南元天也不说话,一抹头发,一抖衣领,颇有大侠风度的道:“还是我牺牲吧。”他此刻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用坦怀包容一切。然后很有风度的走到原鳄鱼妹的位置,下一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和鲨鱼妹一般目瞪口呆,哑然骇然木然。

    只见面前一位异常“闪亮’的白衣美女坐在那里,明眸如水,脸赛梨花,长发长长,风采照人,完全可以说她美得就是世界第一等,她猛然抬头,当元天看见她那一刹那,她也看见南元天了,两个人都傻了,世界再度不存在了,时间都停止了,南元天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黑哲雪会和自己在一个飞机上去本,而且两个人就要坐在一起了。

    南元天根本都不敢坐下去,更不敢相信,难道世界上有如此巧的事,南元天木了许久,终于一晃脑袋,又回到了鲨鱼妹那里道:“我————’

    魔鬼姐妹已然睡着了,就是听不见。

    索南元天也不用说了,转又回到黑哲雪旁,颤抖的坐了下去。

    黑哲雪嫣然一笑,美人一笑值千金,道:“你好吗?”

    南元天道:“我很好,你呢?你瘦了。”

    黑哲雪用一双如星明眸注视着元天道:“你倒是胖了,她对你很好吧。”

    南元天道:“那是。”心里道:“我天天挨揍,能不胖吗?”可是下一刻,两个人突然无话可说了,黑哲雪浑都不自在。南元天手脚都不知放哪里好?

    怪不得魔鬼姐妹不来,这里就是地狱的第十九层,南元天假咳一声,然后用颤抖的手捂头睡觉,他异常的头痛,心里道:快到本吧,要不就闷也闷死了。怎么会这样巧?根本就不可能吗?

    就在此时前座的桃井媚的一声怪笑道:“南元天先生,想不到我们真是有缘呀,到本都坐一班飞机,还坐在了一起,怎么样?到了本东京,我请你吃饭?”

    南元天大骇道:“不用了。我心领了。”说罢,实在无话可说,无事可做,只有假装睡觉,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其实没有人心里好受,黑哲雪一闭眼睛,轻叹一口气,亦只有装睡,毕竟此刻和南元天再度睡在一起了,本来应该说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可是此刻她的芳心极度澎湃,真的无法入眠,更无法理解命运怎么会如此戏剧化?

重要声明:小说《与日本女生谈恋爱(激情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