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情圣从此从江湖消失

    南元天推着鲨鱼妹在海风中漫步,两个人的心里其实都不怎么好过?特别是南元天,他几乎希望私奔就是永远,那该多么美好。没有鲨鱼妹的自杀,没有全世界的反对,只有他和黑哲雪,快快乐乐的在一起,那么他现在将是多么幸福的人呀?

    可是往往一切事与愿违,自己偏偏就不可能和本美女在一起,那将是自己一生最大的悔恨。

    鲨鱼妹心思亦特细,看穿元天的心,道:“元天哥,你不要难过,我会好好对你的,你也要好好对我,一生一世,永不变心。”

    南元天道:“放心,这是一定的,老婆大人。”

    鲨鱼妹道:“最近这几天虽然发生的事很多,但是元天哥你永远是我的,我永远是你的,你知道吗?”

    南元天笑道:“好了,老婆大人,我都明白,你不要用这样的口气哄我,我有些受宠若惊,因为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只不过相了次亲,私了次奔,自了回杀,挨了顿揍,警了回告,几个月就全忘了。”

    鲨鱼妹心里道:‘你如果能忘就好了,可是我知道你永远忘不掉的,口是心非的元天哥。”鲨鱼妹笑得很美,强颜欢笑的道:“那你就讲个笑话给我听,或者唱首歌,就是不许唱袄里袄里东东,脑力袄立冬东,对了那首歌是什么意思?什么东东东东的?”

    南元天笑道:“那是咱们朝鲜民族几乎人人会唱的儿歌,说的是鸭子鸭子,黄色的鸭子,袄里就是鸭子,脑力就是黄色的。”

    鲨鱼妹道:“奥。”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帅气的本男人来到南元天与鲨鱼妹近前道:‘你好,南元天先生,于莎娜小姐,我是黑哲阳平,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说罢,伸出一只手来,那意思非握一回手不可。

    南元天打量着眼前久仰大名的本男人,只见他足有一米九,异乎寻常的帅气,高大,伟岸,潇洒,一西装,皮鞋特亮,头发打了很多摩丝,一双精光四的大眼睛也在盯着元天看。

    鲨鱼妹此刻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虽然没有带太多人来,但是那也是很是无聊,而且委实欺人太甚,鲨鱼妹眼神里都是杀气,就动作,踢飞黑哲阳平。南元天一下按住了媳妇的肩头,竟然一边微笑一边伸出一只手来,道:“你好,久仰大名,我记得你是雪的未婚夫对吧,确实很帅。”

    两个男人的手掌紧紧相握,黑哲阳平淡淡一笑道:“你的名字才是久仰,元天君,听说你就要到本去了,我欢迎你,有空我请你吃饭,咱们这也算朋友了,以后多多互相关照,虽然你做不成我的姐夫,可是以后我们是朋友,兄弟。”

    南元天道:“好,带我向你姐姐,和父母问好。”

    黑哲阳平道:“一定,专程来交你这个绝对男人的朋友,你的话我一定带到。不过我还有事,再见。”

    南元天道:“撒要那拉。”此时此刻两个男人的手掌方才分开,黑哲阳平朝南元天与于莎娜一点头,转离去,不再回来。

    南元天道:“你看他和我谁帅?”

    鲨鱼妹此刻方眼睛恢复正常色彩道:‘他真的很帅,似乎比你高。不过说帅吗?他照我的元天哥可差一大截。”

    南元天道:“对呀,我是圣吗?”

    鲨鱼妹立时愤然道:“不许提圣两个字,以后只有我老公,圣从此从江湖消失。”

    南元天道:“人们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是你怎么————”

    不待他把话说完,鲨鱼妹回头瞪了他一眼,道:“你娶了我鲨鱼,就必须听我统治,否则,我就揍你。”

    南元天道:“啊,人家都说不许与陌生人说话,你的意思我不许与陌生女人说话,不成?’

    鲨鱼妹道:“对了,就与我说一生的话,别人不许说,不管男人女人。”

    南元天笑道:“好,都听你的,最严厉的管家婆。”

    鲨鱼妹怒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南元天掉头就跑,鲨鱼妹蹦着就追,也不怕腿再伤到。两个人在海边追逐,嬉闹,竟有说不尽的话,笑不完的笑,快乐不完的快乐,还有那最美好的梦中之梦。

重要声明:小说《与日本女生谈恋爱(激情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