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想念他的日本美女

    就快天黑了,几束七彩绚烂的阳光飘落在眼前,南元天与鲨鱼妹面对面坐在咖啡馆里,一时都没有说话,咖啡都凉了,他们就这般安静的坐着,各怀心思,若有所思。

    南元天在想念他的本美女,鲨鱼妹道:“你是在想她吗?如果你现在后悔来得及,在她上飞机之前拦下她,电视不都这么演吗?”

    可是南元天怔怔的发呆,竟然没有回答。

    鲨鱼妹怒道:“我在问你的话呢。”

    南元天就是一惊,随即淡淡的道:“你还提她干什么?你知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我们的分开,不是因为你的自杀,你的自杀倒让我找到了归宿,让我看到你的有多真。至于我和黑哲雪的分开,那是因为我们不合适,只有我们才合适呀,老婆。”

    鲨鱼妹的心里被叫得甜甜的,灿烂的绽放出微笑道:“就是嘴好,那今天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胡搞?你看婚纱照会拍成什么样呀?”

    南元天笑道:“你呀,你太认真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胡搞,又会拍出什么好效果呢?等我的伤好了,你的腿好了,我们在本富士山补拍回来不就可以了吗?你想呀,那里的风光,多么美丽?我这么个大帅哥,你这么个大美女,那就是天造地设,武林绝配,独一无二,天下无双。”

    鲨鱼妹道:“好了,也不知羞耻?还大帅哥,武林绝配,独一无二,天下无双,有这么形容自己的吗?就你会用成语,都用了,也不管通不通,还中文系大才子呢?”

    南元天道:“这叫做当仁不让,让我拍着脯说话那也义不容辞。”

    鲨鱼妹道:“好了,你就别在那里显了,我只怕你后悔。”

    南元天道:“我还怕你后悔呢,我是朝鲜族,可以生两胎,反正咱们家有钱,生四胎也不怕罚,如果四胎都是龙凤胎,或者‘三宝胎”我也不反对。’

    鲨鱼妹大骇,道:“你当我是老母猪呀,给你生那么多。你想累死我。”想到有一帮猪崽子一般的儿女,恐怕如今的家庭,谁都感到毛骨悚然。

    南元天绝对不怕羞的道:“老母猪可相当厉害,它一窝能生十几个,你是不能和它一比高下的。”

    鲨鱼妹立时愤然,抓起咖啡就扔向了南元天道:“去你的吧。”

    南元天由于有经验了,这一回可十分的注意了,闪躲过道:“习惯就好了,相信不久的将来,我的手一定青出于蓝胜于蓝。”

    鲨鱼妹即刻笑得非常开心道:“好了,你就是不知道正经,你不后悔就好,跟我回家吧,要不家里的人该着急了。”

    南元天推着鲨鱼妹就要回家,电话已然追过来了,鲨鱼妹接道:“怎么大哥?你想我了?”

    于大京就是一怔道:“都跟元天学坏了,快回来吧,饭快好了,别有了元天,家也不知道回了,看把你高兴的。”

    鲨鱼妹道:“我就是高兴怎么了?大哥,你嫉妒了,还不尽快找一个。”

    于大京道:“好了,别得意,我这就找,在你前面举行婚礼。”说罢挂了电话。

    南元天推着鲨鱼妹回家,幸福就在前方,夕阳就在前方,可是黑哲雪已然不在前方了,南元天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感。

    回到家中,鲨鱼妹的父母,南元天的父母,于大京,鳄鱼妹已然久侯多时了。

    其实鲨鱼妹真的希望今的路没有尽头,那她的幸福就没有终点。

    可是还是到了家,大后天就要去本了,一家人难得团聚,聚在一起吃一顿非常难忘的团圆饭,朝鲜族很注重礼仪,长辈坐了主席,席间不可胡言乱语,更不可大声喝汤,至于鼻涕更不可随便流出或者席间处理。虽然于家是汉族,但是必须尊重人家的民族习惯。

    开饭之前,鲨鱼爸爸首先发言道:“我的女儿和女婿就要去本了,飞机票已然买好了。虽然他们还没有举行婚礼,可是已经登记了,今天又喜气洋洋的去拍了婚纱照,我首先祝贺他们结成连理,祝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到老,相敬如宾。今天做父亲的,我很高兴,先干了这一杯。”

    一片掌声响起来,人人都干了一杯,只当它是喜酒。

    南元天与鲨鱼妹喝得很甜,于大京与鳄鱼妹却觉得这杯酒非常的苦,简直难以下咽。

    为了尊敬长辈,晚辈必须起立干杯,喝完大家坐下,鲨鱼爸爸道:“老南头你也说两句吧。”

    南元天父亲可没有什么发言经验,地地道道的农民,他老人家慢慢站起道:“敢山米大(谢谢),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今天穿的鲜艳民族服装,就是来见儿媳妇的,希望你们快抱大胖小子,好了,发言完毕,再一次敢山米大。”说罢他就坐了下去,再度响起一片掌声。

    这几句话实际非常搞笑,可是这个场合这个气氛,没有人敢笑得出来。鲨鱼妈妈就是一皱眉头,心里道:“如果不是我女儿离了那个臭小子就活不了,我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嫁到南家,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南元天与鲨鱼妹却异常的高兴,两人互相顾望,在桌子下面两只手紧紧相握,四目对视都是火花。

    鲨鱼爸爸看得心满意足,道:“好了,一桌的好菜,大家别客气,已经是一家人了,今为他们庆祝,等他们从本回来,我还等喝喜酒呢。”

    于大京与鳄鱼妹也不说话,张口就吃,虽然觉得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如果元天与鲨鱼妹幸福,他们亦别无他求了,自己委屈一下,当然可以忍耐。

    鲨鱼爸爸和元天父亲有着海量,不住的劝酒,哥俩又有说不完的话语,就连南元天和鲨鱼妹也必须干几杯,才可以放过。

    一家人异乎寻常的高兴,吃得心满意足,大唱民族歌曲。

重要声明:小说《与日本女生谈恋爱(激情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