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抓过她的胸部

    鳄鱼妹拿起书朗朗上口的读道:“你好,我真的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自从你住进医院的这段子,虽然和你有时相对,思念仍会那般火烧一般的炙与强烈,我才知道我不知不觉进了你的圈,我竟然也是得那般深,如果说大海就是我思念的源泉,那么波涛就是我思念的节奏与高音,今由于你的离开,我茶饭不思,虽然没有于莎娜对你那般忘我,那般舍生忘死,刻骨铭心,不顾一切,可是如果让我付出,我也会不计我的所有,为了你哪怕让我粉碎骨,跳一百次楼,我也心甘愿,我不再奢望你说:我你。你只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纯洁的女孩对你,念念不忘,那我就心满意足,而且那会有不知多少夜的失眠?此刻我对你依然得火,这就是我对你的。而且是永远不变的,知道你就要远去了,我的心里真的就象被野兽掏空了一般,我的体里原来已经有了你的一部分,我知道今生它就是我永远割不断的丝,它的一头系着我的思念,一头系你的体,你此刻一定比风筝飞得更高,我用最诚意的祝福,祝你飞的更高更远,啊,你走了,我生不如死,我火焚————”

    鲨鱼妹听到这里知道最后一句是妹妹自己加上去的,立时愤然道:“够了,难道还不够麻吗?还火焚,纯洁女孩,被野兽掏空了心,大海,风筝,波涛,真不要脸,这样的书也能写出来。”说罢,鲨鱼妹眼神里都是怒火,瞪着黑哲雪。

    南元天,于大京已然笑得前仰后合了,他俩以为真是黑哲雪的不朽杰作呢,黑哲雪却知道这是那个护理南元天的小护士的生花妙笔,写得如泣如诉,感真挚,娓娓动听,似乎临其境,感同受,书写得就象诗一般美。这些精妙的语言何尝不是自己的亲所受呢?黑哲雪听得怔怔发呆,自己的感觉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泄的地方。

    鳄鱼妹道:“姐,你听我念完,后面还有很长呢,啊,你为什么不————”话没有说完,鲨鱼妹一把抢过书就撕了个稀巴烂,她的体动作太快,没有什么动作,已然到了黑哲雪近前,撕完书就一个大巴掌扇了下去。

    还不等人明白过来,南元天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与力量,横在黑哲雪前,就替她挨下了这一巴掌,打得南元天鼻口穿血,趴在了黑哲雪温暖如的香怀里。

    南元天感觉一点也不痛苦,反舒服得兴奋,疯狂,手按,嘴吻着黑哲雪绵软的酥,心里道:“大海绝对是大海,波涛绝对是波涛,何止被野兽掏空了心,我的五脏都不存在了,只要让我和她在一起,我别无他求,哪怕只有这么一个拥抱,可是我不能够拥有。”想到痛处,元天哇哇的哭,即刻泪如雨下,眨眼湿透了黑哲雪的前衣衫。

    黑哲雪抱着他猛然站起,愤然道:“你为什么要打他?”

    于家三兄妹听到哭声就是一怔,鲨鱼妹看见南元天作为自己的新郎竟然在别人的怀抱不肯离开,那一定非常的过瘾舒服了,她照元天**就是一脚,立刻把他强拉到自己的怀里道:“你还说呢,那么不要脸的书你也写得出来,勾引有妇之夫,今天我们刚登记,这就要去照婚纱照,你看他满脸的伤都是你害的,我怎么舍得打他?我是打你呀,谁知道这个傻小子,这个没有良心的,你什么时候学的功夫,替她挡我的巴掌。”

    南元天擦干泪,道:“没有哇,我怕你打不过她,我只是拉架。”

    鲨鱼妹嗔道:“就是嘴硬。”

    鳄鱼妹,于大京,黑哲雪都不说话了,怔怔的望着这一对欢喜冤家,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与苦处。

    门口的桃井与阳平也无言默然了,正所谓沉默是金。

    所有人都以为那封最感人的书出自黑哲雪之手,因为除了她还有谁呢?殊不知多了,美花,公司会计,小护士等等都是替补。

    黑哲雪也根本不去否认,就算自己写的好了,其实她知道自己写不出那么美丽的语言与诗篇,可是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心里话,说也说不出口,既然南元天都知道了,那就默认为自己好了,就是委屈了那个写了一夜的美丽小护士,或者可以说她是最伟大的诗人,其实只要是恋中的男女都是最了不起的诗人。

    黑哲雪叹了口气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南元天,于莎娜,祝你们幸福,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好的灵感,元天你真厉害,我佩服你。”说罢,毕恭毕敬一礼道:“浪子就是浪子,到处都留,以后想不挨打,自己小心点吧,我们不再见了。”

    说完这些绝至极的话语,黑哲雪心里的痛已然造反,本美女形一晃,眼含泪,转就走,真的不想再见了,见了还不如不见,见一次心碎一回,心碎千百回不妨,只是感上越来越迷茫,痛苦,生真的何欢,死又有何悲?

    黑哲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活着?如果得不到南元天的,自己活着又有什么意义?难道自己也要自杀来解决?有些过于可笑。

    看着黑哲雪与桃井等人都走光了,于大京拣起残碎的书道:“这是医院专用的信封,再说黑哲雪根本没有那么好的文笔,她什么都优秀?就是写诗肯定没有那么好,元天,你又该请我的客了,你不知又迷倒了哪个漂亮的小护士?或者是医生,教授是不可能了,呵呵。”

    南元天道:“难道是她,我跟她没有什么呀,她给我打针的时候,总向我笑,连话也难说上一句,鲨鱼妹跳楼的那天,我抓过她的部————衣服。”

    魔鬼姐妹立时眼睛都红到瞳孔了道:“抓过她的部,还没有什么?”说罢,砰的一声,一人一拳同时落在了南元天的脸上,南元天立刻仰面就倒,脸上又多了两个的记号。

    于大京看得直摇头,也无机会阻拦。

重要声明:小说《与日本女生谈恋爱(激情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