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爱情不是东西

    鲨鱼妹吃着南元天削的苹果,那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手中的苹果更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那不是苹果种的好,长的好,熟的好,那是因为南元天削的“好。”虽然苹果上有一半皮没有削掉,苹果上,还有南元天的鲜血,但是味道吃起来,就是不同凡物。

    鲨鱼妹一边吃一边幸福的笑道:“元天哥,我们明天去照婚纱照好吗?”

    南元天大惊失色道:“啊,我现在这个鬼样子,去照婚纱照,还不如去先把记登了,过两天我象个人了,再去照吧,你说呢,鲨鱼妹。”

    鲨鱼妹根本不敢违她的意道:“好,可是我总有些心急。”

    南元天道:“你怕什么?你还怕我跑了,这回你打我,我也不会跑了。”

    鲨鱼妹道:“真的。”抬起拳头就要打他,南元天大骇,还是兔子一般跑了。鲨鱼妹笑得花枝乱颤,满面风,媚横生。

    此刻于大京和鳄鱼妹凯旋而归,鳄鱼妹一进门就大叫道:“真是过了瘾了,大哥多少年不出手了,终于见到他当年统一边城的风采了。”

    南元天道:“快说一下,怎么教训小本的。”鳄鱼妹就把精彩片段重放了一遍,乐得鲨鱼妹与南元天不停叫好,最后说到其实还是黑哲雪胜利了,她竟然愿意承认为南元天吃大便,并把一切严重后果都担下来了,还扬言要为元天报仇,南元天与于家三兄妹都木然沉默了。

    南元天当然知道黑哲雪与自己之间,如果没有鲨鱼妹的自杀,就算再难,哪怕死在感的道路上,他们也不会后悔,不会分离。可是走到今天这一步,不但黑哲一郎夫妇反对,就连南元天父母,鲨鱼妹父母,于家三兄妹,甚至于美花,黑哲阳平,桃井都站出来反对,几乎全世界没有人赞成他们在一起,再加上听说黑哲雪如此深不可测,南元天也感到自己配不上她的优秀,那是大本第一的家族高手呀,真的如果没有于大京做台阶,自己怎么可能认识这么优秀的女孩?相亲的时候给南元天的感觉:黑哲雪就是一个富家千金罢了,可是从私奔开始,黑哲雪的神秘与含金量一点点浮出水面。南元天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了,与她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无所事事的浪子。

    因此南元天笑道:“看来我和她根本不配,还是我和鲨鱼妹在一起吧。大京多谢你为我出手,那就把黑哲雪还给你吧。”

    于家三兄妹就是一怔,于大京心底都是痛道:“不是东西,元天,不是你想还就能还的,你心里真的没有一点她的影子了吗?”

    南元天被问得顿时哑然,自己怎么可能忘记她呢?恐怕这一生也忘记不了了。门外送钱包的黑哲雪听得断肠苦,苦断肠,心底泪,泪成河。

    由于于大京和兄弟们告别,喝了顿酒,黑哲雪为元天与自己出了口气,因此他们到医院的时间差不多少。

    鲨鱼妹立时嗔怒道:“在我面前别提那个本女人,元天哥,你答应我的,你不再想她提她,你要结婚后还这样,你看我怎么修理你?”

    南元天大骇道:“啊,结婚真的是男人的坟墓呀。”

    于大京道:“什么?元天你答应要结婚了?”于大京终于快没有希望了,他的心里一片黑暗,黑哲雪明明决定离开元天了,可是自己的心里此刻若油煎一般痛,自己知道元天要结婚,黑哲雪亦想自杀了。万死难逃地狱。

    鲨鱼妹不知道于大京对自己多年的暗恋,她异常幸福的把元天答应结婚的全部过程精彩回放了一遍。鳄鱼妹听到一切已然如此,再也忍不住了,脾气火山一般爆发,美人泪已滚滚落下,心如死灰道:“他终于答应了,为什么自杀的不是我?姐姐祝福你,你太有勇气了,你太有福气了。”说罢,夺门而走,决计不想回头,她又想杀人了,竟然与门外的黑哲雪撞个满怀。

    鳄鱼妹看见黑哲雪,眼睛都红到瞳孔了,不容分说,一拳打了过去。由于职业习惯,黑哲雪形一偏,鳄鱼妹立时一拳走空,黑哲雪却自然反应的一脚踢出,鳄鱼妹被踢得撞在墙上,放声大哭,就和三岁顽童一般无二。

    黑哲雪就是一怔,自己再厉害,也不可能把她打哭呀,而且哭得天昏地暗,不顾一切,返老还童。可是随即一想。立刻明白了鳄鱼妹南元天也有多深,海枯石烂心不变,刻骨铭心一回。

    南元天,于大京扶着鲨鱼妹闻声出门,南元天父母,鲨鱼妹父母也匆匆赶来,鲨鱼母亲一见自己的女儿被黑哲雪打得哭成如此悲惨状态,鲨鱼母亲火往上撞,过来就给了黑哲雪一个耳光道:“你还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

    在场者都惊呆了,木然哑然骇然,鲨鱼母亲发威,果然不同凡响,连黑哲家族第一高手也敢掌掴。

    黑哲雪忍着火辣辣的痛,如星明眸中闪过一丝杀气,道:“对不起,我是来送钱包的。”说罢,毕恭毕敬一礼,然后来到南元天,于大京,鲨鱼妹三人面前道:“元天君,这是你的钱包。”也不知何时她的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钱包,很恭敬的双手递上。

    南元天伸手接过,黑哲雪眼含泪,却说什么也不肯放手了,道:“你要结婚了,祝福你,我一定参加你的婚礼,本来我打算立刻回本的,我一定参加完你的婚礼再走。”

    南元天形就是一晃,天旋地转,他一言不发,苦苦一笑,心里的苦水就象开锅的海一般,使力一拉,黑哲雪还是放手了,转就走,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医院,蹲在医院门口放声痛哭,就象失去了所有,什么尊严,名利,荣辱,成败,生死,一切都不存在了,她只想和鲨鱼妹一样跳下去,可是自己来到楼顶,终究没有迈出那一步。也许因为医院楼太高。

    南元天握着钱包,心里空的,什么也不存在了,他想自己会坚强的,自己怎么可以哭?女人哭是她们的权力,自己毕竟是男人。可是他忽然一阵恶心,狂扑到男卫生间,他不但再度疯狂呕吐,他的泪水就象洗过脸的人一般,他放声大叫,一拳击碎了面前的镜子,他告诉自己:“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哭泣?都是镜子的错。”

    手上鲜血淋漓,心上鲜血淋漓,他疯狂的呕吐,他才知道自己也很脆弱,面对这个本女人,自己原来如此脆弱,忘记不了的何止一个字。

    于大京在元天后紧紧的抱住了他道:“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没有人和你争了。”

    南元天洗了把脸道:“对,这都是梦。我怎么可能哭,走,去喝酒。”

    于大京含着泪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与日本女生谈恋爱(激情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