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一朵日本鲜花插在牛粪上

    于大京领着数以百计的弟兄来到了黑哲雪家门前,队伍的气势委实相当惊人,完全可以用铺天盖地,浩浩来形容,他却一点也不傻的道:“兄弟们听着,不准乱动手伤人,如果我不喊打字,即使我动手了,你们也不准动手,特别是鳄鱼妹,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鳄鱼妹道:“好的,有大哥你出手了,我们就瞧好就得了。”

    无数弟兄齐声附和,互相通告。大家下了车,光车就停满了黑哲家门前,也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辆。于大京来到铁门前叫门,道:“黑哲一郎在家吗?于大京来拜访您。”

    话音未了,铁门就开了,看来黑哲家也早有准备,四个大个本保镖站在门前,毕恭毕敬一礼道:“于先生,鲸老大,我们家老板回本了。”

    于大京与鳄鱼妹就是一怔,互相顾望,于大京森然道:“开什么玩笑?怎么不欢迎我吗?我就来串个门。”说罢,大摇大摆就往里闯,后众人乱七八糟的叫,犹如乱狗狂吠,四个本保镖一见不妙,就要伸手阻拦,于大京伸伸手罢了,也没见他如何动作,伸手就推飞了两个本保镖,扔飞了两个本保镖。

    四个本人摔成狗抢食一般,都脑袋先着地,不但鼻青脸肿,个个姿势难看至极。

    有人都笑出了声,特别是鳄鱼妹妹笑得呵呵的。于大京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迈大步就往里走,威风到不能威风了,于大京非常有礼貌的道:“怎么就四个迎接我的?自己不小心还摔倒了。”

    第一道防线如此轻易崩溃,还有三道防线的本保镖根本不敢出手了,狼狈的逃到大厅,忙去禀告黑哲雪。

    黑哲雪也刚到家,坐在沙发上正在喝茶,门外进来十二个门卫保镖,异乎寻常的慌乱道:“黑哲小姐,不好了,边城最大的流氓老大鲸老大打进来了。”

    黑哲雪就是一怔,果然见到于大京和鳄鱼妹领着无数凶神走了进来,黑哲雪相当的沉稳,脸色就是微微一变道:“于大京,老同学,怎么来也不通知一声。”

    于大京却根本就不理她,故意撞翻了一个价值不斐的古董花瓶,坐下,道:“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

    随后只听稀里哗啦一阵大响,满屋都是不小心了,黑哲雪腾的一下站起,眼睛立时红到瞳孔了道:“老同学,你欺人太甚,我不会让你走出这个门的。”

    鳄鱼妹就是心中一惊,此刻她才看到黑哲雪的魔鬼真面目,那不是一般的威风盖世,气势骇人,与温柔,美丽,可的(那个相亲时的)黑哲雪判若两人。

    虽然此黑哲雪非彼黑哲雪可以相提并论,但是千真万确是一个黑哲雪。

    于大京却很悠闲的坐在对面沙发上,二郎腿一翘,眼睛凶光四道:“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出这个门,我以后就住这里了,你们黑哲家把我的最好的兄弟打成了重伤,你说我能就让人骑着脖子拉屎,我也不放一个,那我就该退休喽。边城也该姓黑哲了,就恐怕有太多的兄弟不干。”

    黑哲雪冷冷一笑,道:“不就伤了你一个兄弟吗?那也一定是误伤,我们黑哲家的这些古董少说也值个几千万,你说这又怎么算?”

    鳄鱼妹笑道:“真是好笑,你若知道那个人是谁?为了谁而伤就不会在乎这些破历史垃圾了。”

    黑哲雪心中就是一寒,立时眼神中充满无限哀伤,人也瞬间变得温柔多了道:“难道是元天,他怎么拉?是谁伤的他?”

    于大京也一声长叹道:“那就要问你的人了,你的人今天早上有什么行动?”

    黑哲雪更是万分惊讶道:“什么?今天早上,他————他————”

    鳄鱼妹道:“就在黑水宾馆不远的大拇指咖啡屋,元天被一个本女人打得昏迷了,然后再用水浇醒,然后再打,他却始终不肯答应背叛另外的一个本女人,她的名字就叫黑哲雪。而那个打元天的本女人叫什么来着?”

    由于和南元天是路上通电话了解的况,鳄鱼妹一时想不起来了。

    于大京听得眼圈都红了,眼睛红到瞳孔了,握拳咯咯作响道:“听服务员说她叫桃井花,不但想以金钱与美色惑元天,还危险他家人的安全,还有我于家的安全,你说吧,该怎么处理?”

    黑哲雪听得出神,心中异常难过与烦乱,一时哑然。

    鳄鱼妹道:“桃井花先偷了元天的钱包,着他谈判,见美色与金钱打不动他,就很卑鄙的威胁,元天愤怒反抗,惨遭两顿非人毒打不说,他们还叫他吃大便————”

    说到最激动处,鳄鱼妹忍不住哭了出来,回转子擦泪。黑哲雪若遭雷击,这里的人想放倒她还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这些比武器还有杀伤力的话语,彻底的击倒了她,本美女一**坐在沙发上眼睛红得异常恐怖,她心中痛到痛不生,立刻站起,一顿大大的耳光扇得几个本保镖都摔倒了,黑哲雪怒不可抑道:“八嘎,桃井哪里去了?”

    一个保镖颤抖的道:“她没有回来。”

    虽然黑哲雪想吃人,但是她毕竟得顾全大局,这个行动是谁的主意?为了什么?她能不知道吗?父母匆匆的回了本,原来早有预谋,可是自己该怎么办呢?毕竟一家的人,元天他如果没有死,那就该认倒霉了。可是于大京可最不好对付。

    黑哲雪心中有数,虽然心若刀绞,必须把心一横,强颜欢笑道:“放心,打南元天就是打我黑哲雪一样,叫他吃大便和我吃也没有什么分别,我不会放过她的,就算她是我亲妹妹。既然大京你想多住几天那就您说了算,我会好饭好菜,让各位天天高兴。”说罢毕恭毕敬一礼,决计的九十度礼节。

    于大京一看黑哲雪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暗挑大拇指道:“高,不愧黑哲家第一高手,能屈能伸,随机应变,还照顾到了两家的面子,自己有这么个台阶再不下,真的火拼起来,黑哲家暗中埋伏多少高手根本还不知道,于家未必讨到好去。既然面子都找够了,于大京微微一笑,站起道:“老同学,元天吃的是真大便,你说说就算了,不用真的去吃,毕竟你是黑哲家第一高手,不过你很了不起,能软能硬,比男人还男人,我真的佩服你。”

    说罢,呵呵大笑,转就走,不留片刻。却不小心再度碰倒了一个书架,道:“哎呀,怎么门都忘记在哪里了?对了,老同学这些看来象垃圾的垃圾?”

    黑哲雪眉头一皱,忍气吞声,强压怒火,更怕于大京真的得寸进尺,因此必须先送走这个最恐怖的瘟神,本美女一声冷笑道:“于大京说是垃圾的就是垃圾,你们要走,我送你,老同学。”说罢,前头带路,一直把于大京等人送出别墅,她又是毕恭毕敬一礼。

    于大京和鳄鱼妹带领黑压压的兄弟们不敢再放肆了,对黑哲雪的为人处事,八面玲珑,他们五体投地的佩服,怪不得黑哲一郎不同意她跟南元天好,这个异常能干,处事果断的黑哲雪如果嫁给南元天,以现在的南元天能力来说,根本不配,再说难听一点就是,一朵本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因此于大京心里想:“鲨鱼妹和南元天似乎更合适,那自己真的要退出吗?来追求黑哲雪,父母倒是同意如此乱点鸳鸯谱,可是一切真的太复杂,决计不是做买卖,你想买谁的都可以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与日本女生谈恋爱(激情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