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邪眼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那只眼球在黑夜中泛着幽幽的绿光,看起来是那样的妖异与诡魅!

    这时微尘也觉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他回过来看到这眼球也是神色大变,急忙弯腰去捡,正好与同时伸手的秦风撞了个对头,两个人的手都凝在了半空,随后他们的目光就碰在了一起。--凤-舞-文-学-网--能有十秒钟之后,秦风还是先缩回了手,他看着微尘把那个眼球拾了起来,举在眼前仔细地打量着。

    秦风听到微尘“咦”了一声,接着就锁紧半拉白眉不住地摇头,嘴里还一个劲地咕噜着:“奇怪,真是奇怪。”

    他啧啧称奇不已,回过头问秦风:“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秦风被他问得打了个愣神,不解地说:“这个东西不是你的吗?它刚才从你上掉下来的。”

    说着就凑过去细看,但见微尘捏在手指间的并不是什么眼球,而是一块看起来象个半透明玻璃球似的东西,这东西跟人的眼睛大小差不多,椭圆形,呈浅绿色,里面还有个黑紫色的圆圆的物体,看起来倒真跟人的眼睛很象。秦风眯起眼睛细看,这才现在这个眼形物体当中隐约夹杂些极细微的丝线,细得几乎用眼都很难觉,这些细线竟似乎是活的,它们游移不定,在“玻璃体”内流光溢彩,闪出妖异的光芒。这椭圆形物体的一端钻有一个圆孔,那个孔里原本是应该串联着一根线绳或是金属链,但现在显然是被扯断了,孔边还有碎裂的痕迹。

    怪不得微尘称奇了,这东西看起来竟象是一枚琥珀,但是琥珀有虫珀、金珀、花珀、石珀等等,却从没听说过有“葡萄珀”,因为那个黑色的物体打眼一看就是颗水灵灵的葡萄,它是那样的真实,上面似乎还挂着晶莹的露珠。

    微尘听秦风这样说,狐疑地问:“从我上掉下来的?这怎么会?我头一次见着这东西。”

    “对了,”秦风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这个东西应该是刚才搏斗时你从那个怪物上扯下来的,刚才我好象看到他有三只眼睛,那第三只眼睛该不会是这个琥珀吧?”

    微尘听他这么说也想起了瞎眼蠓曾说过,怪物在前还长着一只独眼,那岂不正是这个琥珀项坠吗?它在黑夜中看起来确实象极了闪着绿光的眼睛。可是,不管这个怪物是什么。它终归是一只野兽,野兽又怎么会在脖子上挂着这样精致的项坠呢?是谁替它挂上去的?

    两个人想到了同一个问题,不由得面面相觑,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中所想是不言自明的了——这个大头怪莫非是一个人?或者是有人伪装的?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人的伸手与力量也太可怕了!据微尘说,他被大头怪扑倒在地时并没有看清它的样子,只是觉得这东西力量奇大,还有,它的大头被披散的毛遮盖着,也不能确定那究竟是真正的头还是一个面具。

    微尘在草丛中找到了手电,他把手电照向手里的琥珀,嘴里又是轻轻“咦”了一声,秦风凑过去细看,这才现,原来那里面的细线不是什么物体,而是刚才一摔时产生的裂纹,现在,被手电光一照,那些细微的裂纹愈地明显了,并且似乎正在渐渐变粗变长,看来随时都会碎裂的样子。

    “这个东西不是琥珀?”秦风问。

    微尘不置可否地嗯了声,他捏着琥珀齐眉举到眼前,用另一只手中的手电照着小心翼翼地审视着,过了足足有三分钟,这才回道:“它是琥珀,不过是人工合成的,应该是近代的产物。”

    说到这里,他把手移到了秦风面前,接着说:“你看这里,有明显的细微汽泡,而且排列有序,这分明是人工合成过程中最后封闭产生的痕迹。大多数天然琥珀是不会有这些气泡的,即使有,也不会排列得这样有规则,以我的推断,它应该是用一些小的琥珀块经过高温溶解后,再加压冷却而制成的,里面那个葡萄状的物体有可能就是在那时加进去的,显然它并不是葡萄,也许……也许是黑宝石或是煤精。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绿色的琥珀本就已经算是名贵的宝物了,又何必把它溶解重新加工呢?而且还在里面加了颗不伦不类的宝石,。那岂非是明着告诉别人,这个东西是伪造的?”

    秦风听微尘说得头头是道,只有在一旁干瞪眼的份了,他对于古玩宝石,那是一窍不通,听微尘这样说也觉得有道理,但是心中也有一些疑虑,他沉吟着说:“那——这个东西,会不会是用树脂或是玻璃之类仿造的?”

    “这个要区别不难。”微尘说着向秦风要了打火机,他用火苗在下面薰烤了一下,然后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又送到秦风鼻子前,马上有一股淡淡的松香的气味直入鼻端。

    微尘点着头说:“肯定错不了,如果用其它的物质,如塑料、电木之类仿制的话是不会散出松香味的,这块琥珀绝对是真的,不过它是后期合成的,只是它里面的那个东西非常的奇怪,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做的。”

    他说着,就又用手电在上面翻过来复过去地照着,希望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秦风从他的神色中看出,如果瞧不出什么门道的话,这个老道士十有**会将琥珀剖开,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老微尘看了一会儿后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揣进了怀中。

    这个时候在他们的后传来了“吱吱啦啦”的声音,同时有什么重物坠到了地上,出“嗵”地闷响,二人警觉的同时回头望去,看到那挂在树上的几十只耗子已经被铁锭的重量给剥下了整张的皮,有些铁锭就跟血骨彻底分离,噼噼啪啪地带着血鼠皮砸落在了石块草丛中。那些老鼠大多都断了气,剩下还有余息的几只也是在那儿痉挛着,血乎乎的筋上还在冒着丝丝的气,与山霭搅在一起,显得狰狞已极!

    秦风觉得整个胃里就象钻进了几只大耗子,搅得一阵翻腾,险些呕吐起来,他不忍多看,把头扭向了一边。微尘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问道:“你是不是觉和我很残忍?”一面说着一面在收拾他的那些铁锭子,同时割断了吊着老鼠的绳子,那一具具痉挛成奇形怪状的尸体就掉进了树下的陷井中,最后微尘又把支在陷井上的树枝泥土全挑到了坑中。他做这些事时不急不缓,精力集中,就象一个老农在向田间地陇里撒种子一样。

    秦风看着他做这些事,他并没有回答微尘,而是反问说:“难道要除掉那个大头怪物只能用这种方法吗?你已经试过了很多次,到现在仍没有成功是吧?”

    他是根据瞎眼蠓收了那么多的活老鼠才这样推测的。果然,微尘被他触动了什么似的,他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盯着秦风问:“你很早就在监视我?”

    “那倒不是,其实我这是第二次到这里来,本来是想向你打听大头怪物的事的,却不巧撞上这一幕。”秦风说的并不是实话,他并没有说出曾在暗中偷听瞎眼蠓与微尘之间的对话。而且他也绝不会相信,诺大年纪的一个老道士,隐遁在这深山古刹中就是为了除掉大头怪物,尤其是刚才看到了他剥鼠皮的那一幕,这可不象是个一心为民除害的高士的行为。再想到他在紫云观中威胁瞎眼蠓的话,这个人的内心其实并不象外表那样和善与脱俗。

    “刚才那个怪物,以你看,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秦风并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的想法,他故意叉开话题。

    “你看呢?”

    嘿!怪不得都说人老、马老滑,这个双手沾血的老道士,他居然又是一个反问送了过来。

    俗话说“知心内事,必掏腹内言”,看来不抖出点儿猛料,微尘是不会说出他的真实想法的。于是秦风就把隧道中的食尸案以及老胡头,还有萧寒的事挑不重要的说了出来,最后他补充说:“我觉得这些事似乎都与大头怪有关,这应该是个……是个未知物种。”他思忖了一下,用了“未知物种”这个词,目前来看,这用词是最合适的。

    微尘这时已经收拾好了家什,他拎着箱子,背上那柄古剑,打着手电在前面带路,由于腿上被撕了一条很长的口子,他踩在一块小石块时措得伤口处一阵钻心般的巨痛,忍不住脚下一个趔趄,秦风赶紧伸手扶住了他的胳膊。微尘虽然一大把年纪了,争强好胜之心却是愈地强烈,他推开秦风的手,嘴中说着没事,当先大踏步向前走去。

    “未知物种?你信不信这世上有妖魔之说?”微尘一边走一边问秦风。

    听到他这么一问,秦风心中暗喜,他知道这老头要抖料了,“我信,每一个神奇新物种在刚被现时都会被认为是妖魔的,况且有些物种由于种种原因是会生变异的。”

    “嗯!”微尘赞许地点了点头,看来对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还是相当满意的,其实自打第一眼他就看出这叫秦风的小伙子非等闲之辈,在他的上没有当下多数年轻人的那种浮华之气,从外表看,他普普通通,毫无出彩之处,实则却是个思维敏锐,聪颖非常的人。更难得的是他不但文采出众,拳脚也似是不俗。这样的年轻人,在目前的社会中可是不多的喽!

    微尘在心中暗自合计了一下,他决定把隐藏了几十年的秘密说出来,也许这个年轻人倒真的可以帮自己。“哎!我必竟是老了,许多事凭一人之力是无法做到的”他这样想着,对秦风说出一件惊天的秘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