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妖孽现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无数的老鼠围成一个半圆,无声地注视着歪脖树上几十只同类在挣扎、惨叫,一种诡异的令人近乎窒息的氛围笼罩了整个山岗,秦风甚至能感觉到鼠群中那极度的惊恐与不安!但是它们却山出奇地冷静,并非是吓懵了般的呆立,倒更象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在等待着什么。--凤-舞-文-学-网--

    在我们的这个星球上,并不是只有人类才有组织的,许多动物群体间的纪律其实不比人类逊色,因为它们要生存就必须得相互依赖,分工协作,这就如同我们每个人生活在社会中不可能单独存在,而不同其他人交往一样。

    然而象这些耗子一样,如此的纪律严明,在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还从未听说过,莫非它们在等的是那个怪物?而那个怪物,它又是什么呢?

    这个时候,山雾愈地浓了,秦风几乎都望不见挂在树上的老鼠,只能依稀听到越来越微弱的叫声随风飘了过来。山风潮湿冷,时而将青雾撩拔成了各种形状,有时竟让人觉得有无数巨大的怪手隐于其中,那其实是盘结在岩石上的古树虬根。同时风中还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秦风起先没留意,他以为是从鼠群中散出来的,但忽然觉得不太对劲,这气味是在一瞬间猛地窜升起来,就象突然打开了一个马桶盖,里面的气息一下子散布开来。在鼠群出现时虽然也有这股腥臭味,却明显的没这么浓烈。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侧前方的一处树丛忽然居烈地抖动起来,跟刚才鼠群出没时不同,这树丛杂草波动的很是厉害,好象在那里隐藏着一只凶猛的野兽。但是,翠屏山近几十年来也没听说过有大型野兽出没,秦风小的时候,倒听爷爷常说过山中野狼吃人的事,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这山中倒底有没有狼还真是不好说,至少在最近几十年中从没人见过。

    随着树丛的波动,鼠群忽然开始动起来,它们“吱吱”叫着向两边散开,那围成的半圆形从中间闪出了一条通道,那阵势有点儿象是电影中古战场的一种战阵,在这种时候通常都是统帅要出马了。鼠群有领应该是正常的事,但这么整齐划一的阵势可不象是丑陋的大耗子能做出来的,莫非它们也通了人

    当鼠阵布成时就又恢复了沉寂,同时那片波动的树丛也静了下来,但是那股呛人的腥臭味却更加地浓烈了,秦风几乎要被熏的呕吐起来,他悄悄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方纸巾捂住了鼻子,忽然间他全打了个机伶,因为在飘渺的雾霭中,刚才树丛抖动之处,隐隐约约地闪现出了两团鬼火般的绿光!

    这绿光看起来就似幽灵在眨着它那妖邪的眼睛,忽闪不定,透着说不出的森可怖!

    这应该是一只动物的眼睛,可又不太象,因为这两只闪光眼睛之间的距离也太长了,秦风估算了一下,它们的间距怎么的也有三十厘米左右,如果这是一只野兽双眼的话,它岂非是大得惊人?但是要说不是一只动物眼睛的话,它们的频率怎么会如此的一致?

    这时那绿光又闪了闪不见了,秦风凭感觉知道它的头转向了挂老鼠的那棵歪脖树,同时在这个绿光一闪间,似乎由两个变成了三个,但不能肯定,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也许是光源晃动造成的错觉。

    如果没有山雾,秦风在树上可以看出很大的范围,可现在不但雾霭缭绕,而且又是夜幕降临,在他所处的树冠上,目力所及的范围就很小了,加上石阵中乱石嵯峨,古木盘绕,看来就象无数个怪兽卧踞纠缠在一起。而就在那绿光再次隐没时,一段石笋的后面闪过了一抹寒光,那应该是微尘手中的剑,看来他也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又是一阵山风吹过,雾霭飞散处,前方的一块石岩后探出个硕大的毛茸茸的大脑袋!

    那头大得异乎寻常,上面披了层乱扎扎的黑色的长毛,有点象是黑瞎子,却又比黑瞎子的毛长了许多,甚至有点儿象是人的头,秦风是在它的后方,因此看不见它长得什么样子,只是按着这个头的大小来推测,隐藏在石后的肯定是个无比庞大的躯。

    这个东西扭动着脖子,四处观望着,它非常的警觉。奇怪的是,它转头的姿势很怪异,不是那种大幅度的扭动脖子,只是微微摆动着头,就象一个人在轻轻摇头一样。虽然它摆头的动作极轻,乌篷篷的毛还是随风晃运飘摆。

    秦风想看的仔细些,他又把遮在眼前的树叶拔了拔,目光却一直未离开那个怪物,只有那么一眨眼的工夫,他惊得几乎要叫出声来了——在怪物浓密的毛下忽然出了两道鬼气森森的绿光!它并没有转过头,而是在脖子轻轻摆动的况下,双眼忽地就转到了后脑勺上!或者是整个面部都转了过来?秦风不敢肯定,反正它是在绝对没有回头的况下,披着浓密毛的后脑壳一下子就闪出了两道目光。

    那眼睛透过毛的缝隙,闪出两团光芒,直直的向了秦风!接着它“吱”地尖叫了声,闪电般的把头缩到了岩石后。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一道银光撕裂雾霭,带着刺耳的锐啸直向大头怪物所藏的岩石后。

    “铮”地一声,火花四,银光击在了岩石上,同时,随着一声断喝,微尘从石笋后冲了出来,他一手握着高强度探照手电,一手攥着柄明晃晃的青钢宝剑,他的手电照向了刚才大头怪藏之处,借着手电光,秦风看到落在地上的正是刚才微尘用来剥鼠皮的那把尖刀,此刻他却当成飞刀给掷出去。

    同时,围在四周的那些老鼠陡然间象开了锅的沸水,拥拥挤挤的四处逃窜。此刻微尘也顾不得它们了,他手中的剑直刺石后,这一剑只是凭感觉刺出去的,他并没有看清石后倒底还有没有那个怪物。在他右手剑刺出的同时,左手中的手电顺势上扬,照向了岩石的顶端,那只是一晃而过,但是秦风还是隐约地看到在手电光晃过的同时,岩石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它四足着地,顶着个硕大的脑袋,,前腿崩得笔直,后腿蜷曲,整个体前倾,看起来就象田径动动员起跑前的动作,那正是攻击前的姿势!

    “小心头上!”秦风大喊了一声。

    但是……已经晚了。一团黑影裹夹着劲风,由上至下猛地扑在了微尘的上,微尘手中的手电筒被撞了出去,翻滚着在杂草乱石中划出几条散乱的光线,在光线的映下,纠缠在一起的两团黑影时隐时现,撞击的灌木碎石哔啪作响,同时夹杂着纷乱的“吱吱”声,草叶老鼠到处激——那些散去稍缓的大耗子成了搏斗的牺牲品,它们被甩的四处纷飞,有的撞在岩石上,被摔成了酱,血飞溅,仿佛在浓雾中绽出无数怒放的花朵!

    这番景象是如此的惊心动魄!又让人心弦颤!秦风这时不由多想,从树上跳了下来,以最快的度冲了过去。他手中没有家什,在从树上跳下时,随后折了根树棍握在手中,以做武器。他的反应虽然够快,但还是晚了一步,在快要接近博斗圈时,忽然间微尘就象个破麻袋包一样被凭空给掼得飞了出去,随着一声闷响,他掉进了自己准备的那个树下陷井里。而那个怪物也作势跳了起来,直扑向陷井,看来它是铁了心的要老道士的命了。

    这时的秦风离那个大头怪还有七八步的距离,他急中用手中的树棍一撑地面,来了个高难度的“撑杆跳”,整个子借势弹了起来,凌空双脚齐出,正踢在怪物的后肩部。这一踢的力量是何其之大?加上一百多斤凭空贯出的冲击力,直把那怪物踢得横着飞了出去,“篷”地一声撞在一棵老树的盘根上,又弹回来能有三尺,这才砸到地上,那棵老树的根须竟也被撞得断裂了几截。

    若是换**或是别的什么动物,这一撞一摔即使不筋断骨折怕是半天也不会爬起来,但是这个东西,它简直就不象是血之躯,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后,闪电般的一窜,就跳到了一块岩石上,接着它在巨石上跳跃如飞,就象个猿猴似的,只几个起落就没入了密林中。

    秦风这才跑过去营救微尘。所幸的是微尘当初就是想活捉这个怪物,他的陷井虽然挖得很深,里面却没有什么诸如铁棘黎、翻刀板之类狠毒的利器,只在井中设了一张老式的捕兽网,此刻他就被兜在这网里,连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秦风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拉了上来,现在看来这老道已没有了那仙风道骨的气魄,他那宽大的道袍被撕的七零八落,上有的地方还带着一绺绺的血痕,不过都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口,更令人可笑的是,老微尘不但胡子被扯去了一把,连左边白花花的长寿眉也被揪掉了,那里血迹斑斑,糊的他眼睛都有点睁不开。

    狼狈不堪的老道士微尘先用秦风递过来的纸巾擦拭着脸上的血迹,他看到秦风在注视着自己,索背转过去用破拖布般的袖子揉着眼睛。

    哎——!自己活了若大年纪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年轻后生面前,这跟头简直是裁到家了!

    他在撩袖子时忽然有个东西从袖筒中滚落出来,掉在地上的一块岩石上出了声脆响,骨碌碌地滚到了秦风脚下,秦风低头看时心中一颤!因为从微尘袖子中滚落的竟是一只眼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